殷青璿夜景煜免費閱讀 作品

第1022章 白虹貫日

    

著眼眸問道:“什麼事?”殷青璿正色說道:“是阿獅蘭的事,我懷疑咱們可能抓了個假貨。”她把自己的懷疑,以及狗子的反常都說了一遍。夜景煜眉頭頓皺,他揹著雙手,在地上踱了兩步。“璿兒的推論也不無道理,難道阿獅蘭早已窺破了皇叔的計策?可他若真的知道酒樓中有埋伏,為何要派這四人劫你?”殷青璿想了想,道:“唯一能說得通的,便是他想藉此金蟬脫殼,讓咱們誤以為阿獅蘭已經被抓了。”“確實有此可能,咱們對他的認知隻有...此時,夜景煜已經出了宮。

他下了死令,誰都不準跟隨,秦天等人自然不敢違抗。

一路上信馬由韁,感受著百姓的煙火氣,心情也慢慢的平靜了幾分。

不知不覺,人已穿過市集,來到了幼時被襲的廟前,忽然發現此處竟被人修正過,如今已經改成了一座道觀,名為上清觀。

裡邊似乎正在講道,夜景煜站在門口聽了一會,索性將飛墨栓在門口,緩步走了進去。

殿內麵積不小,此時已坐了不少百姓,他們的前方坐了一個白髮白髯的老者,此人麵目清臒,雙眸精芒內斂,身邊一件青灰色的粗佈道袍,頭頂彆著一根木簪,給人一種仙風道骨之感。

他的身前坐了八個年輕的小道士,這些人同樣衣著破舊的,有的人身上還打著補丁,他們各個低眉垂眼,神色莊嚴,這種莊重感並非裝作,而是從骨子裡透出,讓人心生敬畏。

夜景煜有些好奇,便在百姓的身後找了一塊青石,撩袍坐了下來。

就聽那老道士說道:“夫人心,身之主,魂之宮,魄之府。將欲施行五賊者,莫尚乎心。事有所原,必合天道。此則宇宙雖廣,觀之隻在於掌中,萬物雖多,生殺不離於術內……”

夜景煜聽得入神,隻覺這短短幾句話,似乎暗合了極大的天理。

這些日子,他已察覺自己的武功比從前大有精進,但卻一直都有種瓶頸之感,今日聽到這幾句話,腦中仿似開出了一線天光。

人之心的確為身之主宰,隻有心定體魄方可強健,五賊者,命、物、時、功、神,圖大而不顧其細,體瑜而不掩其瑕,就是這個道理。

他急於求成,已經亂了心神,隻知道一味橫衝直撞,根本冇有花心思去鑽研此中的道理。

一瞬間,夜景煜茅塞頓開,鳳眸中露出了些許喜色。

正欲離開,道觀上空忽生異變。

一團刺目的光圈突兀的出現在了道觀的上空,光圈之內,太陽越發的耀眼。

老道士頓時閉住了口,抬頭向天上望去,嘴裡低低說了幾句什麼。

百姓們也都抬起了頭,不由對眼前的奇觀議論紛紛。

隻有夜景煜聽得清楚,那老道士說的是,白虹貫日殺亂起,懲惡之令將欲行!

這話是何意?

他抬頭看向了那個老道士,卻見他已提袍站起,目光祥和的看向了眾人。

“今日就到此為止了,諸位當修身養性,方可強身健體,不違天道,當無災厄臨身

他身前的幾個小道士也站了起來,其中一人抬起頭,清澈的目光透過層層的百姓,看向了夜景煜的方向。

這是一種很奇異的感覺,兩人中間明明隔了很多人,夜景煜就是可以認定,他看的正是自己,那小道士微微一笑,便轉過身,跟隨眾道去了。

百姓們恭敬的拜彆了道士,也都跟著散了。

夜景煜跟著眾人出了道觀,心中卻越發的奇怪。

老道士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京城四海昇平,何來殺劫?

再抬頭,太陽周圍的白色光圈,已經悄無聲息的消散了。題還可以如此解答。”“是啊,這實在是比硬算要簡單的多。”“真是妙啊,想不到殷學政小小年歲,竟會這麼多知識,老夫不如也。”幾個老學究連連點頭,殷青璿又給他們講了一下如何求各種圖形的麵積,以及什麼是正負數,有理數,還有一元二次方程等等,這些都是小學到初中的基礎知識。未免這些老學究一下子接受不了這麼多知識,殷青璿還是著重講一元一次方程,其他的一筆帶過,主要也是為了勾起他們的興趣。接著又帶他們瞭解了一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