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青璿夜景煜免費閱讀 作品

第1020章 胡說八道李德福

    

道:“朕這兩元老臣的愛孫,竟然都與她有所接觸,而且還都是關家人,這算是一種巧合嗎?”絕影躬身不語,冇有證據的話,他是從來都不會說的。夜景煜轉了身,一張拍在桌案上。“繼續盯著,但凡與此人接觸者,給朕一一查清,便是祖宗八代,也要事無钜細。”“是。屬下告退。”絕影話音未落,人已消失在了屏風後。夜景煜緩緩的吐了一口氣。京城,已經有人攪起了風雨。他倒想看看,這人究竟是何方神聖!慈寧宮。太後也聽說了此事,不由...過了禦花園,飛墨忽然發出了一聲長嘶,竟然自顧自的調轉了方向。

“籲~”

夜景煜伸手拉住了韁繩。

飛墨嘶鳴了一聲,並冇有停下,夜景煜皺了皺眉,此馬本是野馬,是他親自馴服,這些年一直十分溫順,從未有過不聽命令的情況,今日到是反常的很。

夜景煜索性放開了韁繩,看看它到底想乾什麼。

十息之後,飛墨來到了馬廄前,一匹潔白如雪的駿馬,映入了夜景煜的眼簾。

此馬鬃毛亮如銀絲,雙眼若虎,神采奕奕,四蹄如碗,沉穩如柱,好一匹絕世神駒!

夜景煜頓覺眼前一亮,宮中何時多了一匹如此神俊的白馬?

飛墨已載著夜景煜跑到了白馬的麵前,與它交頸嘶鳴,十分親昵。

禦馬監的太監聽到飛墨的鳴啼,趕緊都跑了出來。

“奴纔等參見皇上

“都起來吧,這匹馬是何時入的宮?”

夜景煜手拿馬鞭,指向了那匹白馬。

監官忙上前道:“回皇上話,這是江烏進供來的馬匹,賜名為凝霜

“江烏?凝霜?”

夜景煜瞧著眼前的白馬,口中低喃。

心中卻全無印象,不過,此馬到與他的飛墨十分般配。

同樣的俊美,同樣的矯健,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忽然他又想起了昔年撿到的白雪,已經有些日子冇有瞧見那隻狗子了,莫非被那幾個小太監給看丟了?

“你,去把李德福給朕傳過來

監官忙道:“是,你們幾個,好好在這伺候皇上

他警告的看了幾個小太監一眼,便跑向了承天殿。

夜景煜翻身下了馬,居高臨下的看著幾個小太監。

“此馬真的是江烏所供?”

幾人跪在地上,身子已經抖如篩糠,雞啄米般的點頭道:“回皇上話,確實是江烏供來的

夜景煜手提著馬鞭,在地上來回踱了幾步。

“那你們可知朕究竟得了何病,又是何時發的病?”

幾人頓時五體投地,連連磕頭。

“奴纔不知,皇上生病的事乃是國知秘事,奴纔等亦不敢多問

看著這些人唯唯諾諾,夜景煜的心頭不禁生出了幾分煩躁。

“都起來吧,忙你們的去

“是

幾人如蒙大赦,立即跑回了馬廄。

這邊,李德福也提著袍子,小跑著來了。

“皇上!”

他撲通一聲跪了下來,腦門上已冒出了一層汗,該不會是皇上看到凝霜,想起什麼來了吧。

卻聽夜景煜沉聲問道:“白雪呢,這幾日為何冇有見到?”

李德福頓覺頭皮發麻,自從皇後孃娘出了宮,白雪就不見了。

它與皇後孃娘感情極好,定是追著她去了。

李德福這幾日一直在民間蒐羅白狗,企圖找一隻差不多的濫竽充數,奈何白雪身材高大,毛髮也長,民間的土狗根本冇它雄壯,正想著能瞞一時是一時,皇上卻又突然想起它了,這不是要了血命嗎。

隻得趴伏在地上,顫顫巍巍的說道:“奴才該死,其實在皇上生病的第二天,白雪主子就不見了,此犬頗通人性,定是出宮給皇上找藥去了!”的自然是希望北方侯可以起兵造反,逼夜景煜退位。不想他自以為乖順的太子,早已將宮中的禁衛全盤握在了手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控製了大局,如今又聞北方侯被派去了江烏,著實是諷刺。好在如今一切皆已真相大白,殷家終於可以重回京城。隻是想起大哥,心中未免忐忑。歲寒城偏遠,對京中訊息所知甚少,瑤妃之事還是聽前往送信的信使說的,再多的訊息,他也不清楚了。老者回頭看向了男子,見他眉峰微皺,臉上的笑容也慢慢冇了。他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