刈野ミカタ 作品

終章 一日為尼特,終身是尼特

    

感情,不明白情為何物,至少她自身是這麼認為的。所以她的行動排除了任何感情因素,充滿理性。——請助我一臂之力。既然被拜托的話,便這樣回答。「喵喵喵?」本應由被召喚的英雄說出的疑問,卻出自少女口中。對於少女冇有絲毫感情的提問,《英雄》也麵無表情地說道。「召喚既愛又恨之人」不符合《英雄》的異樣請求。一般的巫女聽到這話會蹙眉反問,少女則“單純不明所以”。不知道請求內容自然無法幫忙。結果自然是少女表示拒絕。...-

第七卷

森靈族公主支配了世界所以當尼特。

終章

一日為尼特,終身是尼特

——半年後。

提斯特爾城辦公室,蒂法莉西亞一如既往的忙碌。

「女王!地下資源挖掘部隊發來意見書,請問如何處置?」

「待會兒確認,按照優先順序疊好來」

「蒂法莉西亞大人,關於先前議會通過的移民法檔案……」

「這裡麵有部分解釋不適合,修正案在這裡,請再次議會稽覈」

「喲,小姐!!之前說過搬運木材需要更多人手吧!?怎麼冇個迴應!」

「從今天開始應該會增員,你再去現場確認一下。另外,公共場合請注意稱呼」

「蒂法莉西亞大人,第二街區發生小火災——」

「第一書庫的司書有水流魔法使用者,請找她幫忙。——這是命令書」

如此這般,一天天人來人往,埋頭於公文當中。

好容易能夠稍微休息片刻。

「今天也很是辛苦呢~」

就在這時克蕾兒莉西亞……“偏在者”出現。

「母親……您有事嗎。說吧——父親這回又怎麼了?」

「你聽我說呀蒂法莉西亞~!勒斯特他啊——」

於是一如既往就丈夫……即蒂法莉西亞的父親發牢騷的原提斯特爾城主。

來無聲去也無聲,克蕾兒莉西亞與勒斯特他們似乎在不知覺間變成蒂法莉西亞無法認知的存在。

剛聽說時無比驚訝大受打擊,甚至哭鼻子,好在這樣頻繁相會聽她秀恩愛也漸漸冇了情緒。

「呼~說出來暢快多了~。那麼下回見啦~」

「……啊,好的」

「對了~,蒂法莉西亞如果多了弟弟或妹妹要怎麼辦呢~?」

到底還是問了……說實話不想摻和父母這種**。

「打擾一下,蒂法莉西亞大人,這邊的事情……要怎麼處理呢?」

「……冇事……請繼續說」

隻要父母幸福就好……嗯……是了……。

天要下雨孃要嫁人,看開點吧。

之國——原提斯特爾,為接納移民,從之國——格蘭雷姆獲得部分土地,規模得以擴大。

話雖如此,與其他國家比起來也是小巫見大巫,著實冇有代表世界七大國之一的排麵。

是的,在《大誓約魔法》重新整理以後的新體製,舊六種族的國家,加上之國提斯特爾組成七大國牽引著世界。

「……自那之後已經半年了啊」

結束一天的公務,回到自己房間的蒂法莉西亞深切回首。

新《大誓約魔法》——全世界尼特法(種族解放)施行之後的世界,出乎意料,很快為民眾所接受。

《大誓約魔法》剛消失時確實發生了一些混亂,但在各種族——現各國——《誓約者》與《英雄》的共識下,國家間得以協調。

當然,關乎《誓約者》權限細節的重要事項和領土的往來問題,尚且存在些許糾紛,有些還遺留至今。

但是,反過來說無傷大雅,哪怕發生席捲全世界的大戰,也不會出現壓抑的**失控的事態。

不僅如此,眼下比舊《大誓約魔法》時代相比更為和平。

答案不言而喻。

“世界之敵”——。

提到這所有人都會想到一個男人。

那個男人在蒂法莉西亞她們著手解決浮遊大陸墜落這一難題時,出現在各國各地域這樣宣言。

「啊,《大誓約魔法》換新的了種族也冇了。另外,偶爾會來攪亂世界請多指教~」

堪稱奇葩。於是這個被視為問題的男人,在七大國的《誓約者》們發出官方宣言之後,指定為“世界之敵”。

很快半年過去,討伐帶來無秩序的他,掌控新的秩序——這樣的標語瞬間傳播開來。

……說是傳播其實也經曆了不少曲折,最終就任同“世界之敵”對決的代表,便是提斯特爾國女王蒂法莉西亞。

「唉~……」

越想越無奈。深知肩負重任,運用權謀術數折服各國《英雄》和《誓約者》也是蒂法莉西亞。

即便如此——還是忍不住發牢騷。

「到頭來……從一開始就是這個目的吧……」

原尼特《英雄》現“世界之敵”的崩喰零二。

他如字麵意思什麼都冇做便統一七國,並在和平的背後恣意妄為。

當然,種族的概念並非完全消失。

不過,至少更傾向於民意。

成為“偏在者”的母親克蕾兒莉西亞,還有父親勒斯特•尹德巴——所希望的世界。

……反正這些隻是附帶的吧。

他不可能會考慮自娛以外的事情。

因此不斷引發小問題,增加蒂法莉西亞的工作量。

真的是……忙碌不已,連睡覺的時候都不夠——

「就算說這麼多你也不會聽呢——零二!」

說著,蒂法莉西亞看向床上。

「……」

對躺在床上玩弄著平板的尼特喊道。

「多少給點反應啊!」

「——嗯?我?」

「這屋裡就我們兩個吧……!?」

“世界之敵”——原尼特《英雄》,在蒂法莉西亞她們《誓約者》發出共同聲明的那一天就在這裡了。

於是對呆若木雞的蒂法莉西亞這樣宣言,完全當【較量】的約定不存在。

「完成了一生分量的工作,今後就當一輩子尼特吧」

從那以後,蒂法莉西亞的床就被零二占據,也無法告訴彆人自己就任代表將要討伐的大敵就在這裡,隻好避人耳目為零二又是準備食物,又是確保洗澡,為了零二……

「所以說為什麼!到底為什麼啊!」

不禁自我吐槽的蒂法莉西亞,零二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投來憐憫的目光。

「說過很多次了吧,從一開始就是這個目的」

——當一輩子尼特~,在新世界統治者蒂法莉西亞•克利爾格林的背後。

確實是言出必行,蒂法莉西亞無語的同時不由欽佩。

零二當著各種族首長的麵,竟能臉不紅心不跳地扯犢子。

不是表麵或細枝末節,而是根本上。

最大的謊言莫過於和蒂法莉西亞的【較量】。

「真是……無可救藥」

「哎呀~那時候忍住不笑可辛苦了」

「爛人!?」

零二是這樣一個人早已深切體會到。

儘管如此,蒂法莉西亞還對零二那樣……那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吵耶~,不能安靜就出去~?」

「這是我的房間好伐!?這是!我的房間!!」

「現在屬於我了?」

「……」

這裡無疑是蒂法莉西亞的房間,卻被零二鳩占鵲巢,暴露的話反而是蒂法莉西亞會有麻煩,又不能讓零二亂跑,所以想趕人都不行。

而且零二的存在維繫著世界和平,也不得不守住秘密——。

「真的是……不可救藥……」

其實仔細想想,還是很值得尊敬。

如是想著蒂法莉西亞看向零二,對上目光又連忙扭過頭去。

享受著她的反應,世界的尼特說道。

「不過,你無論如何都要我做些什麼的話——來【較量】嗎?」

挑釁的揚起嘴角。似曾相識的表情與口吻,蒂法莉西亞會心一笑,故作嚴肅回答。

「視條件而定」

似曾相識的對話。

心有靈犀一點通,兩人不約而同撲哧一笑。

「真是的——」

「這個世界太棒了」

異口同聲,蒂法莉西亞與零二——《萬象樂園》的敵對角色與救世主角色相視而笑。

-經意地轉移話題,禮司看著房間深處,通往鄰室的大門。「……」聽到聲音大了幾個分貝,明白是在向自己說話,大門對麵的另一個人打了個激靈,小聲回答。「衣,衣服是換好了……」咬牙切齒的聲音。「可,可是這個……太羞人了啦——」「啊~一個人不好意思出來是吧,我懂我懂,那麼你能去將她帶出來嗎?」身旁的專用女仆聽後,猶豫了一下,隨即換上笑容。「好的,主人(*^▽^*)」颯爽地走向鄰室。「——啊,呃。等,等會,纔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