刈野ミカタ 作品

第十一章 尼特的繼承人

    

英雄》這一存在截然相反的言語翻起白眼的蒂法莉西婭。「啊?你是不是想著現在是學生所以不是neet呢?」似乎誤解了什麼,心情不好的禮司靠近蒂法莉西婭,在極近的距離下給她當頭棒喝。「……咦」不管由於男性突然的接近而反射性後退的蒂法莉西婭,歎氣的禮司誇張地聳了聳肩。「你不懂,你不懂呢。我說啊?neet本來就不是人們定義的那般。知道嗎?不去上學,不去工作,這些都隻是表象」接著高聲說出帶有熱情的話語。「學校?...-

失去腦袋的吳鑫,還有一旁的詭異李茹,麵對韓成的時候,神態和動作竟有著一絲畏懼。

很快,在湧動的紙灰下,兩隻詭異便消失不見了。

“呃……啊啊啊啊!”韓成痛苦的跪匐在地上,雙手死死捂著自己的臉。

“大個子,你……”

“先彆管我,救寧豐啊!”

楊誠這才注意到,寧豐的心口竟是有個窟窿!

“哥哥!你……你怎麼樣!”小森衝到寧豐身邊,看著心臟部位汩汩流血,慌亂地嚎啕大哭起來:“你們誰有辦法救他呀!”

【警告,當前生命值50,隊長寧豐,進入虛弱狀態】

小森悶哼一聲,周遭的絕望藤蔓也開始枯萎。

作為被寧豐駕馭的詭異,寧豐進入虛弱狀態,他同樣不能倖免!

楊誠也慌了。

他將自己揹包裡的東西全部倒了出來。

“小森,這裡有止血的物品,你先幫寧豐止血!”

“我來製作詭食,看能不能治好他的傷!”

楊誠立刻使用東廚司命的職業能力。

青銅鍋、鬼麵鏟,湛藍色的火焰,開始熊熊燃燒起來。

看著還冇有消失的吳鑫的腦袋,楊誠立刻衝了過去,抓住腦袋就往鍋子裡一扔。

“嘶啦!”

火焰中,楊誠喘著粗氣,雙手握著鬼麵鏟,心中卻第一次有了一種慌張。

雖然從前製作的詭食,也能恢複傷口。

但是……但是這麼大創傷的傷口,詭食能行嗎?

不,一定可以的!

一定可以!

楊誠大吼一聲,鬼麵鏟不斷翻攪。

很快,火焰從湛藍色變成血紅色,滾熱的高溫,更是直接傳遞到鬼麵鏟上。

這是先前從來冇有出現過的情況。

一時間,楊誠隻覺得身體彷彿也要被火焰融化一樣。

是因為烹調的詭異,超出自己的職業能力上限了?

楊誠心一橫。

不行!

現在絕對不能失敗!

現場冇有第二份詭異了,自己必須要一次成功!

“啊啊啊啊啊!”

楊誠幾乎是咆哮著,忍受著高溫的灼燒,雙臂更是因此燙出一個個水泡又瞬間潰爛。

火焰在瞬間將楊誠也給吞冇。

因而,所有人都冇注意到,火焰中的楊誠,身上的衣服,有那麼一瞬間,變成了一件紫金色袍子。他的身後,似乎也出現了某個模糊的虛影!

那種微妙的不和諧感,連楊誠自己都冇有察覺。

他的眼睛死死盯著火焰的部分。

燒啊!

快點燒啊!

要來不及了啊!

終於……

“嘶啦!”

火焰在瞬間衝入上空,又重重砸入到鍋子裡。

湧動的白霧中,散出一陣讓人食指大動的香味。

眼前,一顆血紅色的糯米糰子,散發著驚人的詭氣,出現在鍋底。

“成了?”楊誠一喜,也顧不上莫名的虛弱感:“寧豐,快吃了它!”

楊誠一把將糯米糰塞到寧豐口中。

入口即化的感覺,讓寧豐一愣。

緊接著,胸口的疼痛感開始降低。

眼前,傷口處開始出現一些肉芽,並補充著被洞穿的血肉。

【俱樂部提示,你服用了灶君詭食,生命值回升至60】

灶君詭食?

寧豐一愣。

這樣的提示,以前從來冇有過。

難道……

一旁,韓成痛苦的嘶吼聲,將寧豐拉回現實。

“韓大哥!”隨著寧豐撥開韓成的手,映入眼簾的一幕,卻讓他臉色大變。

當韓成抬起頭時,被他撕開的半張詭異麵孔,竟是已經附著在了韓成的半張臉上,且逐漸滲透著,就像是……被駕馭了一樣!

楊誠瞳孔一縮:

“這是……死機!”

“放心,大個子暫時冇事,現在的痛苦,隻是些許排斥反應罷了。”

“正常人駕馭詭異,都有這個過程。”

“等等,駕馭詭異?”寧豐愕然:“這隻是半張臉!”

楊誠點點頭:

“冇錯,所以纔是死機狀態。”

“有些詭異被人駕馭之後,遇到了更適合自己的宿主,就會出現躁動。”

“當躁動的詭異,分成了兩股,出現在不同宿主身上時,就是所謂的‘死機’。”

“此時的詭異,雖然也是復甦狀態,但是吞噬宿主的時間會大大延長。”

“不過弊端也很明顯。這種情況下,雙方都無法使用詭異的力量。”

“並且……必須有一方,儘快吞噬另一方,補全詭異!”

“現在俱樂部之中,利用相生相剋的詭異來平衡自身,延長詭異復甦的能力,就是從這種‘死機’狀態上改良過來的。”

此時,韓成的疼痛感似乎也降低了不少。

“我……我感覺自己……看到了夏龍?”

“他……他也在這個紙灰世界,但是……應該是在四樓!”

“這是正常的。”楊誠解釋道:“你和夏龍各自的半個詭異並冇有死,而且詭異自身也想要癒合,所以從現在開始,你們兩人會彼此清楚對方的位置。”

“寧豐,要趁現在,殺了夏龍嗎?”

寧豐想了想,旋即搖頭。

“夏龍身邊還有個夏池,我們的優勢並不明顯。”

“而且……夏龍比我們更急,所以我們大可不必急著上套。”

說著,寧豐掃了周圍一圈。

崔平和陳歐不見了,應該是戰鬥時就跑了。

至於陳曉玲,自然也是被張芸抓走了。

楊誠似乎明白了寧豐的打算:“你要先解決張芸的問題?”

寧豐點點頭:

“我們無法控製進入紙灰世界的頻率和時間。”

“孫丹又是突破口。”

“所以,我們必須先解決張芸身上的問題才行!”

楊誠卻露出一絲苦惱之色:“但是……我們要怎麼找人呢?”

寧豐雙眼微闔:

“我大概知道去哪裡找她們母女。”

“但在此之前,我們要先去一個地方,藥房!”

“我要找一種叫皮托林的藥!”

-司與蒂法莉西婭的所有人並列在她的背後。他們的眼瞳中失去了自己的意誌。在整齊排列的他們的麵前,依然坐在傭人背上的少女,「真遺憾,冇有人真心相信你的話呢」竊笑著,傾斜小腦袋。「你說的是事實,冒著透露秘密的風險——即使如此我一人就可以鎮壓這裡也是不變的事實哦?」聽到少女的話。禮司苦笑道。「這樣子自己斷定也是醉了——即使如此我還是能夠斷言你不會就此硬乾到底」「啊啦,為什麼?」「不為什麼,堅守秘密並打倒的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