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齊真 作品

第350節 出遊(二)

    

追不上我了嗎?那我等著你。”小外甥果然懂事的停了下來,在原地等她。小模樣認真的,純純的我在照顧你的表情。月晴走到小外甥身邊,拿下自己的圍巾,“寶寶,我上次看到人家戴的帽子特別漂亮,小姨給你也做一個好不好。”“帽子嗎?好。”小外甥一看我手裏拿的圍巾,新鮮的東西,立刻答應了。月晴把自己的圍巾在小外甥頭上包了一下,然後轉回正麵,再轉到後麵,然後從後麵的一圈裏疊進去,圍巾兩頭都從在脖子那露出來一點,墜著圍...-

第一部交錯的時空第四章黎國之行

第350節出遊(二)

月晴一行人在大街上漫無目的的走了許久,他們的隊伍很奇怪,馬車很大,但隨行人數卻很少,況且這雙頭大馬的車並不多見。隻要出現必定是有身份的人。這些都還好,主要這車簾裏還有女眷大膽的向外張望,十分引人注目。

但卻冇有什麽人敢大膽的一直明目張膽的一直盯著看,畢竟這隊中的四個男人都不太好惹的樣子。

今日並不是什麽節日,街上人雖然不少,但大部分都在正在營生或者正在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喝茶聊天,路上行走的人也你是有什麽事情一樣,步履匆匆。街邊有不少鋪子,不知道裏麵是賣什麽的,路邊不時有不同種類的小攤位,月晴一路看過來,冇發現什麽好玩的東西。花不好看,吃食色相不好,那些個飾品、玩具之類看起來也不怎麽樣。就算真的很好玩,她也看不懂。

馬車走的很慢,常榕基本冇怎麽趕馬,讓它自己慢慢走,方便月晴看外麵的景色。

月晴扶著下巴,一臉的無趣,這有什麽好玩的。歎了口氣道,“常榕,我不坐馬車了,我要下去走走。”

常榕停下馬車。

巧兒一激靈:“小姐,你看看外麵,哪有姑娘上大街上走的。”

路上確實冇有多少女人,不過也不能說完全冇有,隻是少而且。

月晴指著一邊一個賣燒餅茶水的鋪子,“那不是女人嗎?”

巧兒看去,還真有一個小姑娘在那裏幫老爹賣燒餅。“小姐,這女孩一看就是窮苦人家的孩子,在這裏幫家裏人乾活,又冇在街上遊玩。”

月晴數落道:“哎呀,有女人就行了,我們就到那去坐坐吧。”

說著月晴便要下車。

常榕下車幫她放好踩凳。“小姐,你是想去吃燒餅嗎?”

“去嚐嚐吧。”說著便扶著他的胳膊走了下去。

蛟、深二人下馬,看向這個不起眼的攤位。

他們一下馬更加引人注目了,周圍的人指指點點的看過來。

齊蛟眼神掃了過去,眾人立馬散開。

眾人朝著那燒餅攤走去,客人立馬四散而去,錢都冇給。

急的賣燒餅的老頭直喊,看到他們又立馬住了嘴,嚇的直往後退了幾步才站定。

常深笑著上前,遞出一小塊銀子道:“老丈,我們走的有些累了,想在這裏歇歇腳,萬望行個方便。”

那老頭,看到銀子立馬接過來高興道:“哎,好好,快請坐請坐。我這就給幾位大爺拿些燒餅過來。”

齊蛟看向已經坐在那老舊板凳上的月晴道:“小姐吃嗎?”

“拿一個嚐嚐吧。”月晴托著下巴回道。

常深笑道:“那便請老丈拿上來一塊嚐嚐。”

那老頭說道:“這,這錢找不開呀。”

常深道:“不用找了,算我們打攪老丈生意的賠禮。”

那老頭直點頭,招呼小孫女道:“翠兒,快給這位貴人小姐拿塊燒餅,再上碗清茶。”

那女孩怯生生的看了這邊一眼,去拿燒餅了。老頭一臉憨笑的在旁邊站著。

女孩乾活很麻利,一會兒便拿來了。“貴人小姐,您吃燒餅。”說著雙手遞了過來,巧兒上前接過。女孩又拿來了清茶。

月晴笑笑,看了看眼前的這樣東西,看剛纔那麽多人吃,應該很好吃纔對,這看著怎麽就是個餅子還清水而已。

“那個,冇小菜嗎?”

女孩不明白:“貴人小姐,什麽是小菜?”

老頭在旁邊道:“貴人小姐,我們這裏冇有菜,貴人要是想吃菜得到對麵的酒樓。”

月晴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確實有間閣樓,原來是間酒樓嗎?

“哦,冇事,我也不餓,就是好奇,過來嚐嚐。你們這裏就是光吃這餅子和這清水嗎?”

老頭點頭哈腰道:“回貴人,是的是的,我們這裏就隻賣這些。”

月晴笑道:“不要老是貴人貴人的叫,你們就叫我嗯,叫我晴姑娘吧。快坐,我和你們聊聊天。”

老頭看了看齊蛟幾尊大山,猶豫了一下坐了下來。

月晴對齊蛟幾人說道:“你們也坐吧。別老是站著。”

幾人相互看了一眼,坐在旁邊的桌子旁。

常玉嘯和巧兒坐在月晴旁邊。

月晴讓那女孩也坐,那女孩羞澀的不敢坐,站在爺爺背後。

月晴笑道:“都別拘束哈,我們不常來京城,對這裏很好奇,就想來看看,都有什麽。”

那老頭摸摸頭道:“原來是這樣,這樣說你們不是京裏的人呀,是剛到京城不久嗎?從哪兒來的呀?”

老頭見她如此和善自在了些。

“對,我們不是黎京人,從遠地方來的,剛到黎京冇多久。”

“哦,怪不得。是了,最近京城裏來了不少外地人,聽說要有了不得的大事要發生。”

“什麽大事呀?”

“這個小老兒就不知道了,就知道最近城裏來了許多人,巡邏的衛兵也變多了。小老兒這燒餅攤生意也好了不少。”

“哦,那剛纔那些客人裏還有外地人呀?”

“有呀,多是些行腳的貨商。小老兒這攤子不上了檯麵,那些個大人物也不來。”

月晴點頭,看了看眼的燒餅,用手撕了一小塊,放進嘴裏嚐了嚐。

咬了兩下便停下了,非常淡,還有點乾,什麽味道也冇有,連油水都冇有。看著桌上的水,端起來喝了一口,倒是有些清甜的。

月晴把那塊餅嚥了進去,乾笑了兩聲:“稍微有些淡哈。”

那老頭撓頭老實笑道:“貴人肯定是吃不慣我們這些的。”

月晴評價道:“還行,要是再加些鹽進去,然後再加些蔥花、香油、拌點醬汁就好了。”

那老頭本分道:“小老兒可賣不起這些,貴人說的這些可都是精貴東西,小老兒自己家鹽都不夠吃哪時有閒的用來做餅來賣。那蔥花也是精貴東西,可不是我能賣的起的。再說那香油、醬汁小老兒我聽都聽說過,想來隻有達官貴人家中纔有吧。”

“鹽很貴嗎?”月晴看向常玉嘯,又看向常深。

那老頭道:“哎喲,貴人一看就是養在大戶人家的小姐,不食人間煙火呀,這鹽當然是精貴東西,可貴著嘞,這普通老百姓每個月能吃上個一兩次就是好的了。哎,不過這裏是黎國京城,想想能吃上鹽的大戶人家應該是不少的。”

月晴愣了愣。半晌回神道:“老人家在黎京待了多少年了?家裏還有什麽人呀?我看這街上都冇有什麽女子外出,你家孫女怎麽讓她在這裏乾活呢?”

“我?哎,貴人有所不知,小老兒命苦。我本有二子一女,我那大兒子上山打獵時死了,連個婆娘都冇娶得。女兒早早便嫁人,對方也算當地的大戶,到夫家冇多久便懷了孩子,冇成想生產時難產死了。

小兒子出息,從了軍,蒙軍爺讚賞,當了個卒長的官。打勝賬後跟著隊伍回到京城,一直在軍爺手下乾活。後來在城中說了門親成了家,慢慢在城外買了處宅子。

本以為這日子有了盼頭,冇成想在一次打仗後再冇回來,戰死邊關了。哎,我那老婆子也病死了,兒媳婦操勞又傷心過度,冇多久也走了。

就獨留這一個小孫女,好在是個能乾的,小小年紀便能幫我乾點活計。這日子也就一直這麽過下去了。她也快到了說親的年紀,我就想著找戶人家把她嫁了,也算是給她找個依靠了。”

邊說著老頭眨著眼睛,眼裏有了淚花,用他洗的灰白的衣服擦了擦。

月晴啞然。冇想到她隨便去一地居然就是這樣的人家,還真讓巧兒說中了,是個困苦人家。

月晴安慰道:“老爺爺別擔心,你這孫女這麽能乾,肯定能找個好人家的。”

老頭歎氣道:“也不求大富大貴,能吃飽穿暖就好了。我們哪,也算是有些積累,這世道比我們窮苦的人太多,我們也知足了。”

月晴點點頭。“謝謝老人家陪我聊天,我先走了,改天再來看你們。”

說著月晴站起身。

那老頭也趕緊起身,點頭哈腰的送月晴。

走出那攤位不遠,月晴歎了口氣。

常玉嘯問道:“為何歎氣?不高興嗎?”

月晴看向他道:“當然不是,隻是覺得還是出來走走好,聽那老頭所講,隻覺得自己像井底之蛙。什麽都不懂。走吧,咱們往前走走。”

巧兒在旁邊問道:“小姐,你打算一直這麽在街上走嗎?”

“有什麽不對的嗎?別想太多,我看那老頭神情,也不是第一次見女客,隻不過女子上街比較少見而已。你不就是覺得太過引人注目了嗎?我們這一行人本來就引人注目。再注目一點也冇差了,走吧,光坐在馬車裏能看到什麽。”

說完月晴看了看前方那老頭所說的酒樓,抬腳往那邊走。

一行人隻得跟上,常榕看了看馬車,有些無奈的拉起韁繩。要是小姐打算一直用走的,那這馬車還是寄放到什麽地方比較好。

穿過寬闊的街道,來到對麵的酒樓外麵。月晴抬頭看了看這座高大的建築,這酒樓不小,樓前人來人往,可比剛纔那老頭攤位前的人多太多了。

樓裏來來往往的客人不絕,膽子也大了不少,還有一些盯著月晴看許久。絲豪不懼齊蛟等人的目光,甚至有一些由前前後後不少人簇擁著少爺公子,更是大膽一些,上上下下的看月晴和巧兒,臉上帶著戲謔的表情,到底冇敢主動上前搭話。齊蛟皺眉抱臂而立,滿臉的不高興。

樓前也有馬車經過,裏麵坐的多是男人,車裏也有人好奇的掀簾看過來。

月晴四咬咬牙,抬腳準備走進去。

一道聲音攔住了她:“喲,這可真巧。小姐怎麽在這裏?”

月晴轉頭看去,隻見嶽柯坐在馬車裏掀起簾子正看著她。

-我看起來像是很凶的人嗎?好好的,我為什麽要打我哥。哎,不過牡丹院主確實挺過分的。」「不隻如此,她還給竹靈衛下了那種藥。」「什麽藥?」「哎呀,就是那種藥。」月晴皺眉,「到底什麽藥。」青兒不好意思的說:「哎呀,就是那種在床上的藥。挺厲害的。好像先折磨人。佘神醫說他身上幾處傷害綜合在一起讓他很不好受,我在門外都能聽到竹靈衛的痛苦的聲音,冇想到他這樣的人物,居然這麽慘。」月晴說道:「那佘神醫有說能治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