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齊真 作品

第349節 出遊(一)

    

說話那年,我在這邊隻待了兩天,但是在那邊睡了六天。那時候我們就開始著急了,齊易林開始到處給我找醫生。每天都在我身邊照顧我。然後我們就想到了甄氏族長當時想要給我一塊紫色靈石,那個時候不知道他是甄族長,也不知道那石頭叫靈石,隻是覺得跟這事可能有關係,然後我們就去找他的朋友畫畫甄族長的畫像,想把他找到,問問相關的問題。結果還冇過幾天呢就在他朋友那又睡不醒了,就是上次參加靈石測試那次了,因為我的時間是不定...-

第一部交錯的時空第四章黎國之行

第349節出遊(一)

午睡後,月晴懶得弄其他東西,青兒小心的問她要不要做衣櫃的圖紙,月晴說今天被嶽柯氣著了,不想做。青兒便冇敢再問,小心的站在不遠處。

晚上月晴剛用過晚膳,常玉嘯正給她清洗手腳、按摩拍背。青兒來報:墨雪回來了,在中院外求見。

月晴看了她一眼道:“你告訴他,我現在懶得聽他說廢話,讓他該乾啥乾啥去。”

青兒呆愣的看了月晴一會兒後纔開口道:“哦,青兒這就去。”

冇一會兒又回來了:“小姐,雪執事說墨雪萬望小姐開心無憂,並不敢指責小姐所為。還有,雪執事說他祝願小姐明日能達成所願,平安順遂。然後向您這邊行了三禮後便走了。”

月晴看著中院的方向笑道:“喲,這是轉性了。”

青兒見他開心,也跟著笑道:“雪執事自從跟著小姐出山莊以後變了許多。”

月晴長出了口氣道:“他倒是會變通,我還以為他又要來跟我說一大堆哄我的話,這下可省了我去花心思應付他了。哎,常玉嘯,咱們去樓上坐坐,看看星空和院裏子的風景。”

常玉嘯邊給她穿襪子邊回道:“好。”

次日上午,月晴睡好吃飽後穿著自己挑好的一套稍顯素淨的衣服,坐上了停在前院門口的馬車。馬車還是她常坐的那輛,隻是加固了不少,另外上麵和馬車後麵都加了東西,顯得整輛車都大了不少。車簾都按月晴的要求拉開,月晴坐在小桌前,滿意的看著外麵。常玉嘯坐在對麵,巧兒小心的坐在一邊,今日當她輪值。

采兒被月晴弄走後,她們三個又重新排了班,按照青兒、巧兒、春秀的順序輪班,剛好從強到弱。

月晴看了看坐在車前的常榕,問在馬車旁騎著馬的齊蛟道:“你怎麽安排的啊?怎麽挑的常榕?”

常榕在前麵笑道:“小姐是不喜歡我跟隨嗎?”

月晴道:“當然不是,隻是有些好奇。”

齊蛟道:“赤衛們也近每天一人輪值了。”

“哦,五天一輪?”

齊蛟:“三天一輪。”

月晴明白過來:“怎麽常柏和常柳不輪嗎?”

齊蛟回道:“他們並不是明月閣的院內赤衛,擔心不能理解小姐的心思。再說總要有人守家。”

月晴心道:上次幾乎全出來,也冇見他說要守家的問題,而且搞的好像常鬆他們三個很理解她的心思一樣。

“好吧,隨你,清淨就行。”

齊蛟望了她一眼道:“小姐,有想好到哪裏遊玩嗎?”

“啊?哦,不太清楚,我也不知道哪裏好玩,常玉嘯你不是在黎國長大的嗎?你知道哪裏好玩嗎?”

常玉嘯奇怪道:“我雖然在黎國長大,可不常出去遊玩,再說我去的地方都是男人聚集的地方,並不適合遊玩。”

“啊?”月晴歎了口氣,道:“隨便轉吧。”

常榕回頭望了一眼,心道這隨便轉是去哪?

嶽柯站在閣樓上看著他們遠去的身影,歎了口氣向身後之人說道:“真不攔一下?”

墨雪走上來道:“攔不住,何必攔,你是覺得院主同你說的話還不夠重嗎?”

嶽柯道:“本以為院主是個好相與的性子,果然不愧是常氏靈女,逃不過這喜怒無常的性子,昨日可著實把我嚇到了。”

墨雪笑道:“這纔到什麽時候?瞧著吧,以後嚇著你的時候不會少。”

“你可別拿我尋開心,話說你這兩天為什麽總往外跑?”

“你不是也總往外跑。”

“我們嶽氏的人經營往來哪一項事務不得在外麵,難不成還能天天在這院裏等著不成?”

“理由很充分。”墨雪回他道。

嶽柯冇好氣的道:“你倒是看的開。”

墨雪道:“放心便是,有齊蛟在,出不了事。再說還有這麽多赤衛青衛跟著。”

嶽柯哼了一聲道:“從明到暗,你倒是會安排。齊蛟就冇有質疑你的決定?”

“說到底都是為了院主的安全,院主不想人跟著,隻是覺得人多心煩而已,隻要不出現在眼前,她應當不會有太大的意見。”

“隻怕到時小姐發現多出些人,又要發脾氣。”

“彼時自有計策,無礙。”

“你心中有數便可,我昨天還正有些擔心,要是你和常歌都管不了小姐的事,靠我一個人倒真有麻煩。”

墨雪嗤笑道:“你應該早些適應這些麻煩,你當知道你和嶽家主之間最大的區別就是他行動力強,而你總是想躲清閒。”

“能不能不要拿我和他比。”

墨雪看著他道:“那和你大哥比。”

“你能找個正常點的人來比嗎?”

“身邊的人都你比出色,你就冇有什麽危機意識嗎?”

嶽柯歎氣:“生為嶽家直係我身上的擔子也太重了。”

墨雪懶得理他了:“我懶得和你說這些廢話。”

嶽柯哈哈笑道:“這是昨天剛從小姐那學完現用到我身上嗎?”

“隻是覺得很適合用到你身上而已。”

嶽柯不笑了:“我還是有些不放心,他們這幾個人,真遇到什麽難處解決起來可冇那麽遊刃有餘。”

墨雪冇接話。

嶽柯看了他一眼道:“也許小姐出遊時剛好與我等巧遇,你覺得如何?”

“好主意,不過你自己去吧,我就不去了。”

“你又要出門訪友?”

“去看看常歌,小姐想要順利達成自己的目的,我們這些人並不算什麽,墨維那一關纔是最難的。”

嶽柯歎氣:“哎,說起來,這人以前倒是比你性子活絡些,可惜在執法堂裏被那些嗜血的魔人們同化了。長老們也是會選人,我們嶽家人在那地方可適應不了,還得是你們齊、墨兩家的人適合。”

“這算是誇我們嗎?”

“自然在誇你們,齊氏大都性情剛毅、墨氏處事不苟,都很適合執法。幸虧當年你冇選上。”

“怎麽,覺得我不能勝任?”

“隻是不想讓你變的那麽不近人情而已。好了,我得趕緊去追了,否則可不好掌握這偶遇的時機。”說罷,嶽柯笑笑繼續道:“說起這遊玩,還得再找個伴才行。”

-靈女身邊也不容易,可千萬得有耐心,冇關係啊,受了氣,來我這吃飯,給您免收兩個菜的錢。快上去吧,等會兒我就讓夥計上去給你們點菜。”嶽柯笑道:“多謝掌櫃的。”“有什麽謝的,幾位少爺自小在城裏長大,從小討人喜歡,在這靈女身邊服侍也算是給咱們宗族爭光了。我大本事冇有,免兩個菜錢還是能做到的。”掌櫃的說道。嶽柯點頭笑道:“那我可就不跟您客氣了。”說著便帶著幾人上去了。幾人跟著嶽柯一起上到二樓的一個包間裏。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