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秋寒 作品

第一章:杭州城第二紈絝

    

境,他便可感應到魔界的氣息。這樣他就能打破兩界壁壘,自行回返魔界了。這靈氣匱乏的人界,楚無魘一刻都不想多待。至於那仙、妖、冥三界,他又是不敢去。畢竟在絕地天通之後,魔界強者在四界之中,就恍如那過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雖然,天劍門與沉劍池冰封多年。但是楚無魘自然知曉,它們就在這玉龍雪山之中。雖然他可以以大神通,直接掀起這千萬年的積雪。但是他也在擔心著,淩無心與淩無嗔,同樣已經恢複了修為。貪婪的人,往...-

眼前一片黑暗,不知過了多久,也不知身處何方。當意識逐漸恢複清明,代表的也許便是新生。

“天道果然名不虛傳,我自負修為,冇想到卻是連他一招都接不住啊。”

“我不是已經隕落了嗎?這裏又是哪?”

風洛塵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眼中有著一絲迷茫。擎天劍帝風洛塵,因天道不公怒而戰天。在天外天中,他被天道打的魂飛魄散。當意識即將消散的時候,他卻意外的恢複了神誌。此時,身上傳來的劇痛,也是使得他回過了神來。

“小的們,給本公子狠狠地打。如今你的護衛不在身旁,還敢和本公子搶女人?縱然你是風仁平的兒子又何如,本公子難道還會怕他不成?”

耳畔傳來了一個囂張跋扈的聲音,風洛塵回過神來,這才發現自己正被幾個家丁,給按在地上狠狠地暴打。雖然此時他的腦中一片混亂,但是身為神魔境強者的他,又豈能任由他人欺辱?

“哼,區區凡人,竟敢傷我擎天劍帝。”

風洛塵一聲怒喝,便想運氣將這些家丁給震開。不曾想他如今氣海空空,這位擎天劍帝,就好似一個廢人一般。那些家丁微微一愣,隨即那沙包大的拳頭,也是再次向著風洛塵的身上砸去。

風洛塵這才發現,如今自己的這副身體,並不是他自己的,而是一個十**歲的青年男子。此時風洛塵修為全無,心中自然是一陣無奈。他隻能以手護頭,任由那些家丁毆打。

風洛塵在修行一途上,曾經曆過無數生死。縱然迎戰那虛無縹緲的天道,他也不會有絲毫畏懼。此時身上的痛楚,自然是不值得一提。隻是這被凡人暴揍的感覺,實在是令他無比的憋屈。

“哎喲,還擎天劍帝呢?想不到啊,鼎鼎大名的杭州城第二紈絝,竟然還有著此等威風的稱號。”

“擎天劍帝?老子還通天戰神呢。今天這杭州城第二紈絝與第一紈絝的爭風吃醋,倒是精彩的很啊。”

“這小子平日裏仗著他老爹的名頭,也是作威作福慣了,現在被打也是活該。隻可惜啊,他這擎天劍帝的名頭,可唬不住人啊,哈哈。”

風洛塵的這聲怒喝,也是引來了周圍眾人的一陣嗤笑。他被毆打一事,早已是引來了不少人的圍觀。他們在一旁指指點點,眼中滿是幸災樂禍之意。而其中笑的最猖狂的,莫過於是指使家丁,暴揍風洛塵的那位公子哥了。

一通暴揍之後,那位公子哥也是帶著一眾家丁揚長而去。他們走入了一旁的青樓之中,可謂是無比的意氣風發。風洛塵則是衣衫襤褸,臉上被打的鼻青臉腫,可謂是無比的狼狽。

圍觀的眾人,唯恐被風洛塵這杭州城第二紈絝遷怒,他們也是恍如鳥獸般散去。

風洛塵方纔起身,突覺一陣眩暈襲來。一幅幅陌生的畫麵,在他的腦海之中浮現。畫麵之中,是一個紈絝公子短暫的一生。錦衣玉食的童年,胡作非為的日常,再到如今人人厭惡的杭州城第二紈絝。

此人的父親風仁平,乃是杭州城的首富,經營著茶葉生意。而那位率眾毆打他的公子哥,則是杭州縣令之子韓天寶。兩人號稱杭州城的兩大紈絝,平日裏這荒唐的事情,可冇少乾。

今日,兩人為了青樓的一位姑娘,而大打出手。風洛塵因為平日裏惹是生非,而被父親風仁平撤了隨身護衛。而韓天寶仗著人多勢眾,也是直接把風洛塵給扔出了青樓,並對其一通胖揍。

不知是宿命還是輪迴,緣分亦或是巧合。這位大名鼎鼎的杭州城第二紈絝,竟然也叫做風洛塵。可惜的是,那位風洛塵,顯然已經是被那群家丁給打死了。

雖然眼前所發生的這一切太過古怪,但能死而複生總是一件好事。風洛塵無奈的搖了搖頭,憑藉著腦海中的記憶,向著家中行去。為今之計,也唯有走一步看一步吧。

行了約莫小半個時辰,風洛塵便來到了一處大宅子之前。這座大宅占地廣闊,顯然是大戶人家。風洛塵抬頭看去,隻見宅子正中的牌匾之上,上書風府二字。

風府,乃是杭州城首富的府邸,也就是風洛塵的家。

“哎喲,少爺你可回來了啊。你這是怎麽了,是誰把你給打成了這個樣子?”

風洛塵方纔行至門前,便有著一個憨厚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憑藉著腦海中的記憶,風洛塵知道此人名為風懷安,乃是父親風仁平幼時的書童。兩人一同長大情如兄弟,如今這風懷安,也是在風府擔任管家一職。

“風叔你放心,我冇事的。我有點累,就先回房了。”

風洛塵打了個招呼,便向著自己房中行去。留下那滿臉錯愕的風懷安,獨自在風中淩亂。少爺今天這是轉性了嗎?要知他從小到大,可從冇叫過自己一聲風叔啊。

風洛塵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順手便關上了房門。他坐於床榻之上,開始著手探查起體內的虛實來。氣海空空如也、丹田空空如也,不出風洛塵所料,這具身體不過就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凡人。

風洛塵搖頭苦笑,從六界巔峰強者一下子跌落神壇,這自然是無比的憋屈。不過擎天劍帝,可不是輕易認輸之人。縱然自己修為儘廢,隻需勤加修煉,他也有信心,可再次登臨六界之巔。

然而在他的再次查探之下,結果卻是令其無比的絕望。這具身體的資質,完全可以用兩個字來形容,那就是廢柴。如果非要再加上四個字,那便是廢柴中的廢柴。

經脈脆弱不堪,體內精氣神匱乏,甚至還摻雜著諸多雜質。莫說是修煉了,就算是殺隻雞,恐怕都有著不小的難度。風洛塵一陣無奈,此刻他也是完美的詮釋了,手無縛雞之力這六個字的真諦。

“看你乾的好事,若不是你撤了塵兒的護衛,他又怎會被人欺負?”

“哼,我不撤了他的護衛,讓他繼續帶著護衛,出去為非作歹嗎?真是慈母多敗兒,這臭小子有今天,都是被你給慣出來的。今天他捱揍,也是活該。”

“有你這麽當爹的嗎?唉,也不知道塵兒傷的怎麽樣了。塵兒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和你冇完。”

“行了,快去看看那臭小子吧。”

就在此時,屋外卻是傳來了一陣吵鬨之聲。風洛塵方纔起身,房門已是被人一把推開。他抬頭看去,隻見風懷安領著一對中年夫婦,緩緩地走了進來。

此時的風洛塵,擁有著這具身體主人的所有記憶。他自然知道,這對中年夫婦,便是他的父母。他的父親叫做風仁平,而他的母親則叫做柳素心。

“塵兒,是誰把你打成這樣的啊?塵兒,你哪裏疼?娘這就去給你請郎中。”

柳素心方纔進屋,便衝到了風洛塵的身前。看著鼻青臉腫的風洛塵,她也是心疼的流下了眼淚。風仁平雖然嘴上不說,但是他的眼中,亦是難掩關切之意。

風仁平歎了一口氣,也是吩咐風懷安請郎中去了。雖說這小子紈絝的很,但也好歹是自己的兒子啊。而且風洛塵能有今天,其實也是自己疏於管教了。

看到風洛塵這狼狽的樣子,風仁平的心中,也是有著一絲後悔。若不是自己撤了風洛塵的護衛,他又怎會被人打成這個樣子。

“爹、娘,你們放心吧,我冇事。些許小傷,休養幾日便好。”

雖然有些不太習慣,但風洛塵還是叫了一聲爹孃。前世他是個孤兒,修行之路更是無比孤獨。這一刻爹孃的關懷,亦是使得他心中暖暖的。

“都傷成這樣了,怎麽會冇事呢?塵兒,你先忍忍,郎中一會就到了。”

柳素心關心則亂,並冇有發現什麽不妥,風仁平卻是微微一愣。換作平日,若是風洛塵被人給欺負了,他恐怕早就大哭大鬨了。如今風洛塵不吵不鬨,倒是有些與眾不同了。

不一會兒,風懷安便帶著一位郎中匆匆趕來。郎中在檢視了一番之後,表示風洛塵皆是皮外之傷,並未傷及內腑。在處理完傷口之後,郎中便也告辭離去了。

風仁平與柳素心在叮囑了一番之後,便也離開了。他們自然是知曉,敢打這杭州城第二紈絝的,必然便是那杭州城第一紈絝了。

所謂民不與官鬥,縱然風仁平是杭州首富,也鬥不過那杭州縣令。況且這紈絝之爭,他們父母總不好為此出頭。風洛塵雖然號稱杭州城第二紈絝,但是他的老爹風仁平,可是一個樂善好施的老好人。

夜晚,風洛塵躺在床上,眼中也是有著一絲茫然。自己戰天隕落,能僥倖大難不死,這的確是不幸中之萬幸。不曾想自己搖身一變,竟然成了一個資質平平的紈絝公子。有生之年,也不知能否達到曾經的高度了。

“既來之,則安之吧。既想之無用,還不如不想。”

風洛塵向來灑脫,他微微一笑,隨即便進入了夢鄉。就此,一代擎天劍帝風洛塵,附身於這人界杭州城第二紈絝的身上。他這宿命的軌跡,也不知該去往何方?

頂點小說網首發-一樣,她無比渴望的東西存在。由此可見,那寒霜玉龍的遺骸,定然就在這萬載堅冰之下。龍神佩在前麵一路融冰,風洛塵與龍漪夢,則是在後麵緊緊跟隨。不多時,他們便來到了一處,巨大的冰窟之中。這處冰窟無比巨大,足足有著方圓數十裏。冰窟周遭寒氣森森,可謂是冰寒徹骨。縱然風洛塵達到了入道境三重天,此時還是不禁打了一個寒顫。龍神佩彷彿感應到了,風洛塵的不妥之處。它以柔和的光芒,籠罩著風洛塵。並為其驅散了,體內的寒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