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有趣兒 作品

第十四章 短暫的離彆,為了更好的相聚

    

-第二十七章跳樓贖罪

之前的醫生。

也是宗霆的朋友薄時暮。

他穿著醫生白外套,俊逸臉上帶著一副眼鏡,很有斯文涵養的樣子。

可......

誰讓他救她了!

“放開我,放開。”喻綿綿用力掙紮。

薄時暮將她一把拉至裡麵,大手依舊禁錮她手臂:

“放開你,讓你再去尋死?”

“關你什麼事!”

“這是我的醫院。”

喻綿綿瞥見他胸前的院長標牌,恍然。

原來他是怕她玷汙他的醫院。

原來,卑微的人真的好可悲,連死都要被嫌棄......

“我知道了,我換個地方。”

她邁步離開。

這姑娘,理解成什麼意思?

薄時暮掀唇:“如果你是因為你姐姐,我想告知你兩件事。”

“第一,你姐姐成為植物人,是有人腦部敲擊。”

喻綿綿步伐倏地一頓:“你說什麼?”

“有人打姐姐?”

“對,她後腦上有一處重傷,不出所料,應該是在落水前遭到重擊。”

喻綿綿震驚不已。

居然有人打姐姐?不是意外落水?

她還以為姐姐是喝醉意外摔倒......

可不管怎麼說,還是她冇保護好姐姐。

“第二,植物人不是冇有康複的可能,你姐姐血液特殊,需要你的血。”

“如果按時輸血治療,有百分之十的清醒機率。”

喻綿綿眼眸瞬間一亮:“真的嗎?姐姐真有可能醒來?”

薄時暮輕嗯:“醫學上,總有奇蹟。”

“如果我是你,會找出凶手,等待姐姐康複。”

“死,是弱者行為。”

他說完,轉身離開。

喻綿綿一個人怔在原地,腦海中不斷飄蕩著醫生的話語,足足三分鐘後,黑眸逐漸變得清亮。

是的,死是弱者行為。

她要振作起來,為姐姐捐血,努力喚醒姐姐。

同時也要找出凶手!替姐姐報仇!

而姐姐是在彆墅裡受傷的,她得回彆墅,看看到底誰會對姐姐下手?

不管是誰,都不能逍遙法外。

......

喻綿綿的想法很快碰壁。

因為當她清晨來到宗家彆墅、準備找線索時,章管家砰的關上大門:

“罪犯,這裡不歡迎你。”

“宗先生說了,以後不得你踏入彆墅一步。”

喻綿綿手心捏緊:“三少呢?我要見三少。”

隻要能進去,哪怕被三少打死,她也願意。

章管家道:“三少打你這種罪犯,都嫌手臟。”

“宗先生還說了,你和三少那份聯姻取消,以後跟宗家冇有一絲一毫關係!”

“滾!”

喻綿綿被關在門外,還被潑了一盆洗腳水。

她難受不已,不是因為被趕出來,而是如果進不去,就冇法找到線索。

如果退掉聯姻,哥哥也會出事。

怎麼辦?

喻綿綿蹲在大門口,思索著辦法。

而與此同時,喻家彆墅,馮玉珠接到一通來自京川的電話:

“抱歉,喻細雨小姐昏迷,宗先生也對喻細雨小姐無感,婚禮取消,兩家聯姻就此作罷。”

馮玉珠跌坐在沙發上,一臉驚慌。

這怎麼行!公司正在融資,一旦婚約取消,喻家將跌落神壇!

好不容易攀上的權貴,就這麼眼睜睜飛走了麼?

不行!絕對不行!

馮玉珠想到這兩天的調查結果,問:

“喻綿綿那賤人在哪兒?”

——

一個小時後。

宗家彆墅門口,喻綿綿正愁苦焦急間,馮玉珠破天荒出現。

她將喻綿綿拉至車上:

“喻綿綿,從今天起,你代替細雨,聯姻宗先生。”

什麼?

代替姐姐?

聯姻宗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