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知秋虞采薇 作品

第1056章 《奇怪的她》(完)

    

’巡迴演唱會首站‘華海站’將於11月10號開展,明天早上10:00門票正式開售,購買鏈接如下...期待與所有歌迷的見麵!”葉知秋個人也轉發了這條微博,配文就隨意了許多。“你過來啊.jg”很快,評論區便炸了。“臥槽?這訊息也太突然了吧!”“這速度...今天發微博,明天開放買票,十來天後就演唱會了?”“終於來了!狗作者的演唱會,我就在華海,必看!”“真有你的,演唱會早就開始準備了吧,居然藏著掖著那麼久...-很快,會議室中每人拿到了一份劇本。

保密協議已經提前簽好,金美英壓抑下略有些激動的心情,平靜的視線投向劇本首頁。

——《奇怪的她》。

看到這個略有些奇怪的名稱,金美英抿了抿紅唇。

不是什麼很抓人眼球的標題,但看起來應該是一部女演員戲份很多的戲,的確像是為“MISS

SIX”女團成員量身定做的。

——他真的用了一晚的時間創作,這不是以前寫好的存稿,金美英心想。

不過,最終還要看劇情質量,金美英臉色平靜地翻開第一頁。

在紙張最上方,映入眼簾的是這麼一段話。

【如果你可以再次年經,你最想做什麼呢?】

【是想回到無憂無慮的上學時光、還是想和初戀漫步在學校的塑膠跑道上、亦或是為了自己年少時的夢想再次努力拚搏……】

看到這裡,金美英和SG眾人皆是微微一愣。

這段話暗示得很清楚了,這是一部“重生”題材的電影。

實際上,這個題材並不是什麼新鮮事物,在之前韓國就有幾部融入了“穿越”、“重生”等設定的電視劇,收視成績有好有壞。

這個設定用在電影上,似乎是頭一回,還是有點新意的。

但,未必會好用。畢竟電影要求在兩個小時以內將故事講完整,劇情節奏相對電視劇會緊湊許多,同時又要讓觀眾時刻保持一種“期待感”。

恰好,“看到開頭就猜中結尾”是重生劇最容易出現的問題,所以想要寫好,還是有難度的。

眾人繼續往下看,漸漸地,會議室內隻剩下“沙沙”的紙張翻頁聲。

故事圍繞一個名為“吳未順”的壞脾氣老奶奶展開。

老奶奶脾氣暴躁,仗著自己的兒子是社會地位顯赫的大學教授而處處霸道,和兒媳婦的關係也是一團糟,幾乎所有人都討厭她。

都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但反過來家庭中如果有這麼一名脾氣差還固執的老人有多添堵,在場不少人還是深有體會的,代入感一下子就上來了。

劇情中,在一次導致兒媳婦住院後,老奶奶的親屬為了家庭和諧,覺得應該將她送入養老院。

看到這裡,眾人心中也不禁泛起些許同情。

——畢竟,老人被送入養老院,基本上就與等死無異了。

失落之際,老奶奶想去照相館給自己拍張漂亮的“遺照”,冇想到奇異的事件發生,一拍竟變成了年輕貌美時的模樣。

這個世界還是看臉的,古怪的性格在老人身上惹人嫌,但在美女身上就叫特立獨行了。

年輕美麗的吳未順逐漸適應自己的新身份,開始了新生活,甚至重拾自己曾經的音樂夢想——當歌手。

看到這一段,金美英抬頭望向葉知秋。

“按照劇情,女主和孫子參加音樂選秀節目,上台表演需要唱不少歌曲,歌曲方麵你有意向目標嗎?”

“我們可以提前去溝通版權問題,如果對方不同意授權需要及時更換,否則會影響拍攝進度。”

葉知秋直接道:“不用那麼麻煩,影視劇的配樂我已經全部寫好了,一共8首歌曲,到時拍攝可以直接使用。”

金美英眼睛一亮,立刻道:“是新歌嗎,那能不能同時讓‘MISS

SIX‘錄入新專輯併發行?”

葉知秋搖搖頭,“我說過了,冇有為你們新專寫歌的打算。”

“而且,這幾首歌曲最主要是為電影劇情推動服務,從風格、完整度來說,放在專輯中也不合適。”

“哦。”金美英目光中閃過一抹失望之色,還是說道:

“那就辛苦知秋歐巴了,請同時擔任起音樂顧問一職。”

對此,葉知秋自然冇有意見。

雖說是由SG娛樂拍攝的劇本,但畢竟是出自自己之手的作品,他也不希望好好一部作品因為歌冇選好被毀了。

得到葉知秋肯定的答覆,金美英心中滿意,繼續看下去。

在追夢途中,重返青春的老奶奶改名為吳鬥麗,出色的舞台表演受到了大家的歡迎,前所未有的成就感讓她滿足無比。

同時,吳鬥麗甚至受到了年輕電視台導演的傾慕,一切都是如同做夢般的場景。

然而,意外來臨了,在選秀節目最後一次上台之前,孫子智河出了車禍重傷昏迷。

韓劇三大定律——車禍癌症失憶,葉知秋用起來一點也不含糊。

為了完成孫子的夢想,吳鬥麗堅持上台完成了精彩的演出,與此同時,另一邊醫院血庫告急,而孫子的血型隻有失蹤的奶奶才能匹配得上。

這時,剛結束表演的吳鬥麗出現了。

知曉吳鬥麗真正身份的樸老頭急忙把她拉到一旁勸阻?

抽了血可就老了,滿臉皺紋的老太婆有什麼好的?那樣就再也無法成為歌星,也無法和年輕英俊的電視臺製作人在一起了。

吳鬥麗依舊毅然決然地要去獻血,然而,兩人的對話被門外的教授兒子聽到了。

他知道,母親為這個家付出了一輩子,這是他心中最大的虧欠。

他希望得到了神的眷顧的母親,能夠從枷鎖中解脫開來,去過屬於自己的人生。

麵對容貌比自己還要年輕的母親,這名中年教授苦苦勸道。

“我的兒子,我來救活他…”

“快走吧,你快走吧。不要再吃彆人丟掉的東西,不要吃發了腥味的海鮮,不要為了孩子,像奴隸一樣生活。”

“不要找短命的丈夫,不要…不要生像我這樣不孝的兒子。”

“求你,快走吧…媽媽。”

最終,吳未順依舊選擇了獻血,當鮮紅的血液順著血管進入孫子的身體,她知道,其實這就是青春的延續。

在劇本最後一頁,葉知秋留了一句話。

【一個人不可能永葆青春,但是總有人能替你延續青春,這就是生活,這就是人生。】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會議室內,斷斷續續響起吸鼻子的聲音。

漸漸地,桌麵上的抽紙被一張張拿起。

看到最後的畫麵,在場無論男女人士,顯然都有點破防了。

金美英合上劇本,深呼一口氣,看向葉知秋沉聲道。

“劇本很好,現在可以簽合同了。-的好詩詞不少,有“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的朦朧靜謐,也有“火樹銀花合,星橋鐵鎖開”的燈火輝煌,但要說最出名的話...此時,在上京虞家彆墅中的葉知秋看向窗外,正好隱約看到側麵一個窗戶透出來的亮光。那是虞采薇的房間,得知自己在上京又恰逢元宵節快到,劉文姝說什麼也要葉知秋把酒店退了住到虞家來。葉知秋想了一下,拿出手機發資訊給虞采薇。一葉知秋:冇睡吧?那邊的資訊幾乎是秒回。薇薇:嗯。葉知秋繼續打字。一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