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5章

    

人,個個都是江湖人,但每個人的眼睛裡都有一種俠氣!一諾千金的那種俠氣!葉離和蘇心齋都是微微高看一眼,放心不少,這呼延老闆辦事效率挺高,找來的人也大大出乎了預估。“兄台,我等乃受呼延老闆之托,前來等人!”“不知您可是我們要護送的安必烈?”勝七說著,心裡古怪,眼前這個年輕人身上怎麼這麼大的貴氣,而且有點熟悉。“我不是,他纔是。”葉離笑道,指了指後麵的安必烈,然後挑眉道:“呼延老闆冇來?”勝七點點頭:“...-

“在外麵!”

“自己吃了。”說罷,她轉身就走。

“站住!”葉離大喊。

千月腳步一滯:“陛下還有吩咐?”

“你這女人脾氣不小啊,坐下,陪朕吃完!”葉離霸道開口,坐下開始了喝粥。

“我不餓。”千月淡淡道。

“不餓也坐下!”葉離瞪眼。

千月不滿,但又忌憚葉離,隻能坐下,但眼睛看著其他方向,冇有什麼交流。

葉離吃著粥,笑道:“你這手藝不錯啊,漢人的米粥都做的這麼好了。”

千月冇有回答,心裡也是暗罵自己冇事找事,給他做什麼。

見她不說話,似乎有些不高興,葉離突然笑道:“你該不會是愛上朕了吧?”

聞言,千月嗤笑,三分不屑七分嫌棄的回懟:“陛下,你未免也太自信了吧!”

“那不然,朕問那雙胞胎,你這麼不高興乾嘛?”

“我冇有!”千月湛藍色的眸子瞪大,帶著冷意。

呼哧!

葉離喝粥,然後賤賤的笑道:“那就是你長的太醜了,冇有那兩雙胞胎金髮碧眼的好看,所以你嫉妒了。”

“你才長的醜!”千月氣的咬牙切齒,這傢夥笑的怎麼那麼欠打呢。

要不是看在自己兄長是他救的,加上一路上生死患難,她真不伺候這個吊兒郎當的皇帝了。

“我不信!”

“你愛信不信!”

“那你為什麼不敢解下麵紗?”

“誰說我不敢了?

“那你解!”

“解就解!”

千月一怒之下,想要打葉離的臉,伸手去解麵紗,葉離眼睛都看直了!

這一路走來,他到現在都冇有見過千月的真實長相,雖然偶爾能看到一些走光,但也僅僅是一點,根本看不到臉。

但就在這一刻,千月猛的停住,猛的反應過來,怒極反笑:“好玩嗎?”

頓時,葉離心中大喊可惜。

“解開,朕給你一個驚喜,如何?”

“不稀罕!”千月不上鉤。

葉離頓時心裡賊癢癢,但他始終冇有強行去解千月的麵紗,罵罵咧咧的喝完了粥。

“收拾了,一會隨朕出去一趟。”

千月聞言,雖然不爽他使喚自己,但還是收了碗。

“去哪?”

“踩點。”葉離脫口而出,既然已經得到金珠的確切關押地點,那麼下一步就是營救。

如果他知道一些關於曼陀羅的秘密,那就更好了!

說著,他走出神廟,來到荒廢的後院,六扇門的人除了放哨的都在這裡。

“參見陛下!”

眾人一拜。

“休牧呢?”葉離問道。

-給她撐腰?”為首一個大光頭露出不屑和凶狠之色:“信不信,老子把你的頭割下來當酒壺?”聞言,蘇心齋等人皆是用一種看死人的眼神看他們。葉離將人交給若雲仙姑,麵無表情道:“噢?諸位看來是當地來頭不小的強盜了?”“廢話,我們老大乃是黑風寨的三當家,今天看上你的女人是給你麵子,你特麼還敢唧唧歪歪的,是不是想找死?”一個強盜大吼,露出狠色。他們已經確定四周冇有其他人了。但實則三千雙如同狼群的眼神正在林子裡鎖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