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戰狂兵 作品

第001章 染血的逃亡!

    

,這一式刀式顯得極為的尋常,可速度之快卻是宛如電光火石一般,讓人猝不及防。如此迅猛的刀式之下,即便是再尋常的刀式,也可以爆發出恐怖絕倫的威力。血王心中凜然,他急忙朝後倒退,避開葉軍浪這瞬間襲殺而上的刀式。葉軍浪瞬間追擊而上,手中軍刀急速揮舞,當中灌注了他自身那股磅礴厚重的爆發力量,層層刀影浮現而出,將血王整個人籠罩在內。方纔血王被逼退之下,實則已經失去了先機,隨著葉軍浪這淩厲的攻勢籠罩襲殺而來,更...南美洲,亞馬遜雨林,中心腹地。

砰!砰!砰!

噠噠噠噠!

原本理應寂靜無聲的雨林腹地中,忽而被一陣急促的槍聲所打破,雨林中原本顯得陰潮的空氣中立即瀰漫起了一股刺鼻濃烈的硝煙味道。

嗖!

層層林木中,忽而看到一道挺拔的身影急竄而出——不,準確的說是兩個人,還有一道身影正趴在他的後背上,從那妙曼的曲線來看,應該是個女人!

饒是揹著一個人,可並冇有影響到他自身的速度與身法,他行動如風,且又悄無聲息。

身後傳來的槍聲漸漸遠去,這道身影也稍稍放緩了腳步,在一處低矮的灌木叢中,他先是警惕的檢視四周後,停下了腳步。

葉軍浪將背後揹著的女人輕輕地放在了地麵上,這是一個正值妙齡的女人,她雙眼閉著,看上去像是已經昏迷過去。

饒是如此,仍舊是遮掩不住她那宛如出水芙蓉般的絕麗容顏。

一張臉潔淨如玉,渾然天成,顯得無比的精緻,而這種精緻代表著的是極儘的美麗。

葉軍浪檢查了一下這個女人的身體機能,確認她冇什麼大礙後他對著耳麥低沉的說了聲:“王超,王超,聽到回話!”

半晌過後,耳麥中仍舊是冇有絲毫的迴音。

這讓葉軍浪那張塗滿了油彩的臉上麵容一沉,他接著又聯絡了兩名戰友,依舊是杳無音信,這意味著什麼已經是不言而喻。

葉軍浪深吸口氣,他又聯絡了最後一名戰友:“剛子,剛子,聽到請回話!”

聲音剛落下,耳麥中立即響起了一聲森然冷漠的刺骨聲音:

“你逃不掉!”

哢嚓!

這話剛傳來,葉軍浪的耳麥中立即傳來一聲刺耳的聲音,像是另一端的耳麥話筒直接被人捏碎了。

那一刻,葉軍浪拳頭緊握而起,陰沉的目光中泛起了絲絲血色,一股濃鬱得近乎實質的血腥殺氣從他周身瀰漫而起,那股怒殺之意宛如一座正在復甦的火山口,隨時隨地都要噴發而出。

葉軍浪將耳麥取下,他麵沉如湖,狂怒的殺意被他壓製了下來,整個人變得無比的平靜,宛如一潭死水般的平靜。

瞭解他的人都知道,這個狀態下的他絕對是最可怕的。

撒旦一怒,血流成河!

這絕非是浪得虛名,而是通過一場場的血戰,一次次的殺戮,才能在黑暗世界中所形成的無上威名。

葉軍浪開始檢查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他這副身體已經遍體鱗傷,任何一個細微的動作都會牽扯到身上的傷口,使得那血水不斷地滲透而出。

帶著一個處在昏迷中的女人,要想逃出敵人層層佈置下的陷阱殺機,這很難。

但在葉軍浪的字典裡,永遠都冇有“不可能”這三個字!

……

數公裡外。

一片明顯是經過戰火洗禮過的山林中。

一個絡腮鬍男子手中正拿著一個耳麥,他高大魁梧,穿著一身迷彩服,雙臂的袖口已經挽起,露出了那賁張而起宛如虯龍般的肌肉線條,他前方的戰場中倒著一名華國戰士,肢體已經不全,那張被硝煙燻黑的臉上卻是呈現出一抹決然無悔之色。

“一個人而已,在包圍圈中居然還能拚掉我這邊十五名戰士,真是令人難以置信。不過,這場戰鬥也該結束了,還有一條漏網之魚!”

絡腮鬍男子冷冷開口,接著他眼中凶芒一閃,一股嗜血的殺機洶湧而出,他大聲說道:“那條小魚就在12點鐘方位,他帶著一個女人,逃不遠!立即通知前方的第四第五小隊,從前方兩側截斷他的去路。蝮蛇、毒蠍你們兩人立即率領所有戰士以最快的速度包圍上去。無論如何,都。旋即,他們心知葉軍浪此人不可留,如此年紀,就能夠擁有抵擋兩大武王境聯手一擊,假以時日一旦成長起來那有多恐怖?“你們怎麼如此卑鄙?”古塵暴喝出口,他身形一動,朝著葉軍浪的方向疾衝過來,想要護住葉軍浪。嗖!一道身影閃現,橫檔在了古塵麵前。古塵定眼一看,他厲聲說道:“邪無極?你今日要擋我嗎?”邪無極邪魅一笑,說道:“古塵,這不過是彆人的事情。與你古瑤聖地無關,又何必多管閒事?”“遇見不平事,我自然是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