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勝雪 作品

《》 第21章

    

就充分發揮了自己中學老師的能動性,把南明院的教育方式進行了改革。等她畢業回家之後冇幾年,她的城主夫人老媽又懷孕了。孩子生下來,發現和小時候的晏陽生一模一樣。他們一家人都以為晏陽生也穿書了,結果發現並不是這樣。他們生的這個小孩,就是現在晏陽生所用的身體,也就是原主受。原主受從小到大跟小白花似得,隻要是個男的就想欺負他。一家三口拚了命的想阻止原主受的既定命運,卻發現無論他們怎麼努力,原主受的修為都上不...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說《晏陽生司望北》,主角為修為,晏勝雪,那也小說精選:...《晏陽生司望北》第21章免費試讀青竹長老說了一大套官方話,說完又請了院長柳重山講話。

柳重山在那裡回首過去,展望未來,說了兩刻鐘纔算結束。

等到柳重山說完,青竹長老才請出了第一個優秀畢業師兄。

“接下來,讓我們隆重有請三十年前從南明院宮商門畢業的優秀修士,杜明浩!”

杜明浩滿麵笑容的上台,接過青竹長老的擴音法器,開始講述自己過往的光輝歲月,遇到的艱難險阻,最後展望未來。

接下來好幾個畢業的師兄師姐,講話都是這個套路。

一開始,眾人還覺得挺新鮮。

聽了一上午後,崇明門大多數人都打起了瞌睡。

晏陽生和他們都不一樣,他從柳重山開始講話時,就已經躲在司望北背後,縮成一個小鵪鶉睡了過去。

這種冇營養的演講大會,上一世晏陽生不知道聽了多少次,現在已經條件反射,一聽到這些人講話,就忍不住打瞌睡。

“好!”

“啪啪啪!”

突如其來的熱烈叫好聲和掌聲,嚇得晏陽生一個激靈。

同樣睡著的童飛躍差點跳起來,迷迷糊糊的四處張望:“清歡師姐,是結束了嗎?”

顧清歡歎了口氣:“冇呢,馬上最後一個師姐了。”

還冇講完?

晏陽生痛苦萬分,腦袋又靠上了司望北的後背:“我再睡會,走的時候叫我啊北哥。”

司望北低聲嗯了一聲。

這時候,青竹長老又上台開始串講:“接下來有請我們的壓軸修士!

二十年前從我們南明院長域門畢業的優秀女修,晏雨,晏勝雪!”

青竹長老的語氣有些激動。

ʝʂɠ前麵的師兄師姐,他隻唸了人家的大名。

這個壓軸師姐,青竹長老竟然還報了人家的字,格外厚愛這位晏勝雪。

剛閉上眼睛的晏陽生猛地抬起頭,揉了揉耳朵有些懷疑自己聽錯了:“晏勝雪?”

蘇甜甜激動的手都在抖,平時十分注意形象的甜妹,此時居然踩著椅子瘋狂搖旗呐喊:“晏師姐!

勝雪師姐!

偶像!

啊啊啊!”

不隻是蘇甜甜,整個南明院的人都炸了鍋。

長域門的那群人更是跟瘋了似得,一個個化身尖叫雞,大喊晏勝雪的名字。

就連一直冷靜自持的顧清歡也激動的站了起來,目光死死地盯著上台處。

“什麼情況?”

晏陽生被吵得快昏過去了,這群人怎麼搞出了追星的架勢,還一個個都是瘋狂粉。

顧清歡有些不滿的瞪了晏陽生一眼:“陽生師弟,你竟然不知道勝雪師姐?”

“我該知道嗎?”

晏陽生納悶。

“怎麼會有南明院的弟子不知道勝雪師姐?”

蘇甜甜也用一副不讚許的眼神盯了過來。

顧清歡立刻給晏陽生科普起來:“勝雪師姐可是咱們南明院的傳說級人物,她隻在學院裡呆了十年就成了金丹期修士。

並且在院內的十年裡,勝雪師姐帶領九門開展德智體美勞全麵教育,文化、修行兩手抓。”

“對,用勝雪師姐的話來說,就是兩手抓,兩手硬!”

蘇甜甜也加入科普。

“可以說現在南明院的整個人才培養體係,都是勝雪師姐完成的!

並且勝雪師姐參與的四大學院大比,是咱們唯一一次拿到了魁首的大比!”

顧清歡眼底閃爍著嚮往的光芒,似乎恨不得現在就衝上去要晏勝雪的簽名。

“那次大比,我們南明院在第三輪就隻剩下了勝雪師姐一個人。

結果,勝雪師姐硬生生殺出一條血路,贏了大比!”

蘇甜甜說完,又忍不住尖叫起來。

這時候,周圍猛地爆發出更熱烈的歡呼。

蘇甜甜和顧清歡都管不上晏陽生了,連忙加入歡呼呐喊。

晏陽生朝台上看去,一位身穿粉衣的美麗溫婉女子款款走向青竹長老。

那女子笑的十分溫和,和青竹長老打完招呼後,接過擴音法器。

“啊啊啊!

勝雪師姐,我要做你的狗!”

試煉場人聲鼎沸,一個不知在哪的男修運氣靈力全力大喊,讓所有人都聽到了他的豪言壯語。

有了這一個男修打頭陣,好多人紛紛效仿起來。

“勝雪師姐,我愛你!”

“勝雪師姐抽我!”

“……”隻有晏陽生頭皮都麻了,他死死地盯著台上的粉衣女子,一股熟悉的被支配感從靈魂深處傳來。

這個笑容溫和的溫柔女子,不就是一言不合暴揍他的老姐嗎?!

晏陽生腦子一陣眩暈。

這位晏勝雪,不僅名字和他老姐一樣,長相還一樣!

而且她還搞什麼德智體美勞全麵發展,顯然就是穿越者啊!

不行,他得去找他老姐!

晏陽生立刻站了起來,轉身就想跑,卻被司望北叫住。

“你要去做什麼?”

“我要去找晏勝雪。”

晏陽生道。

童飛躍賤兮兮的笑了起來:“你得了吧,這麼多人都看上了人家晏師姐,你排不上隊的。”

司望北的眸光暗了暗,語氣裡有一絲晏陽生聽不懂的情緒:“你也喜歡晏師姐?”

“說不定還和那位勇士一樣,想當晏師姐的狗呢哈哈哈!”

童飛躍拍腿狂笑:“不過師姐這麼美,還這麼溫柔,誰不想當師姐的狗啊嗚嗚嗚,我也想當師姐的狗。”

晏陽生無比確定台上那人就是自己親老姐,聽到童飛躍這麼說話,臉都黑了:“你再胡說八道我揍你了,不準開晏勝雪的玩笑!”

童飛躍看出晏陽生是認真的,立馬收斂起來:“不開就是了,你乾嘛這麼嚴肅。”

上次晏陽生這麼嚴肅,還是彆的門係跑來找崇明門麻煩的時候。

童飛躍不懂,為什麼晏陽生對晏勝雪這麼維護。

司望北的臉色有些難看,他第一次見到晏陽生為了一個外人對朋友發火。

他很清楚晏陽生對朋友的包容程度,這也代表著,晏勝雪在晏陽生心裡的分量超過了童飛躍……甚至是他。

“回頭再跟你解釋,我必須要去找她。”

晏陽生也意識到自己語氣有些重,但現在他冇時間解釋,連忙跑了。

司望北也站了起來,收斂氣息跟在了晏陽生身後。

見兩人都走了,童飛躍也想跑過去湊熱鬨,卻被顧清歡無情抓住。

顧清歡黑臉:“勝雪師姐的講話都敢不聽,想死了嗎?”

童飛躍欲哭無淚:“為什麼倒黴鬼隻有我!”

分明那兩個人都跑了啊喂!越了還要早起上課,上的好多都是我聽不懂的文化課!”晏陽生叫罵。晏勝雪直接**,打的晏陽生嗷嗷叫:“你再逼逼一句試試?”被揍的上躥下跳的晏陽生實在是躥不動了,躺在椅子上大喘氣:“還得是親姐,下死手揍。”“打你還要挑日子?”晏勝雪哼了一聲,看到晏陽生這麼大咧咧的躺著,單手給人提了起來。她下巴朝小樓的東南方揚了揚,問道:“剛忘了問,一直跟著你的那個人是誰?”晏陽生爬起來順著晏勝雪的視線看過去,發現藏在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