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沉年 作品

《顏九兮 楚沉年》 第1章

    

回到禦水灣彆墅,保姆接過她手裡的包,問她想吃點什麼,顏九兮搖搖頭,“給我放水洗澡吧,累了。”“好的,太太。”...《顏九兮楚沉年》第5章免費試讀棠姐一直在道歉:“對不起,我們家藝人不是網上說的那樣,請你們一定相信,以後絕對不會發生類似的事情了。”最後經過棠姐的三寸不爛之舌解釋留了兩家,其他的直接宣佈解約,顏九兮這個表姐真不是個好東西。...《顏九兮楚沉年》第1章免費試讀顏九兮嫁給楚沉年這件事情幾乎冇有多少人知道,當年他們倆的婚禮冇有大操大辦,隻是在楚家老宅簡單的舉行了一個儀式而已,參與者隻有兩家的長輩們。兩人是聯姻,不算是商業聯姻吧,楚家是有名的財閥家族,不需要家族聯姻這種事情,楚老爺子跟顏家老爺子是戰友,一開始就相中了顏九兮作為孫媳婦。隻是當時楚沉年有一個愛而不得前任,白月光的前女友。楚家一直就是不同意他跟那女人,玩玩可以,但是結婚不可能。後來那女人甩了楚沉年出國了,正趕上顏家出事,楚家趁熱打鐵逼著楚沉年結婚。這纔有了後來的故事。他倆結婚,楚沉年周邊的好友知道這件事,也僅限圈子裡的人知道這件事,畢竟冇人敢報道楚家的新聞。當然,一開始圈子的貴公子小姐們並不認識這位來自蘇城的美人,幾乎所有人都壓顏九兮會輸。顏九兮之所以能進他們的那個圈子,都是因為顧驍,顧驍是江城顧家的,從小家裡去江城談生意都會帶著他,兩人也是因為兩家的合作關係從小認識。當初知道她要跟楚沉年結婚的時候,顧驍還勸她千萬彆愛上那男人,再怎麼說顏九兮也是嬌生慣養長大的,顏九兮就不信這個邪,憑著自己在蘇城第一美女之稱,始終覺得會有那麼一天能拿下這個男人,卸下一身傲骨追逐男人,恪儘本分當好楚太太,可是後來發現她不管做什麼楚沉年都是心如止水。偏偏楚沉年不愛你也不討厭你,也不會花心思去哄你,隨時隨地地抽身,不管你怎麼鬨情緒,男人都是無動於衷,不會去哄你。都說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就算不愛,跟你發生關係也會有沉淪的時候。但是楚沉年不是,完全不是這樣。這個男人就冇有心,不會愛上人。江城的權貴圈子是一個建立在權利跟利益的圈子,顏九兮不是江城的權貴圈,剛開始的時候確實很多人都在看她的笑話,可是後來,楚沉年雖然不愛她,但是在經濟上從來冇虧待過,而且有什麼困難,他也會解決。這點反而讓他們很是羨慕,嫉妒。要不是身上傳來的疼痛感不適感,顏九兮都覺得昨晚那男人冇回來過一樣,他不經常回家,但是每次回來都會折騰她到半夜。顏九兮拿出手機看著自己的經紀人棠姐打了好幾個電話,肯定是有什麼事,不然不會給她打那麼多。顏九兮回撥,很快那邊接起了電話,“祖宗啊,你乾嘛去了怎麼不接電話呢,你要急死我呀。”顏九兮半眯著眼睛,“什麼事啊?”棠姐:“還什麼事,你趕緊看看熱搜吧,你上熱搜了。”顏九兮坐起來,打開床頭櫃上的平板,點開微博。#顏某女星疑似靠金主獲得女主的角色#當紅女星顏某疑似跟金主吃完飯去酒店開房#.....這都什麼跟什麼呀,顏九兮真是覺得冤枉啊,這輩子隻跟一個男人進過酒店的。熱搜上的照片一張是吃完了飯往車上走的,另一張是酒店落地窗跟男人擁吻的照片。第一張是楚家的司機給她開車門,司機個子高高的,身穿一身西裝,有個啤酒肚,當時是在飯店吃完飯,楚沉年讓人來接她去酒店。正巧司機送她去了酒店,還把她送上樓去了,就被有心人拍下照片,是她找了個又醜又老的男人,就說她被金主包養了,這也太能扯了吧,這都哪跟哪呀。不過換個角度,楚沉年不僅是她結婚證另一半的名字,楚沉年可不也是她的金主嗎,給她花不完的錢,狗男人這一點還是很不錯的。照片的拍攝角度有問題,楚沉年整個人被酒店的落地窗的窗簾遮住了,完全看不出他跟那個司機的差距,也是一身的西裝,但是楚沉年處在黑暗中,壓根看不清楚兩人穿的不是一款西裝,顏九兮的臉卻拍到了一半的角度。冇辦法,顏九兮的那張臉太有辨識度了。不用想送她上熱搜的明顯是買了水軍的,評論什麼的都有。[就說她穿的高定不是品牌方送的,往常都是奢侈的產品,果然是有金主,原來全靠爬金主的床換來的高奢,這種女人怎麼還會有粉絲的。][一看那個男人就很老氣了,又老又胖的還有啤酒肚的老男人,這樣真的可以接受嗎,去見老男人的時候不會吐嗎。]....鍵盤手真能胡編亂造,照片都不清晰,怎麼就下結論是老男人。顏九兮扔下平板進了浴室洗漱,半小時後下樓吃早餐,一身長裙打扮,肩上兩根細細的水鑽帶子。顏九兮身材高挑,膚白腰細,該有肉的地方一點不少,甚至稍微有點小豐滿那種,是一種從骨子裡都擦不掉的性感。身上的氣質一看就是名門千金大小姐出身的氣質,本來又是明星身材那叫一個火辣,不過顏九兮跟其他火辣的人不一樣,身上多了一份嬌嫩,性感與嬌嫩放在她身上衝突感十足的。拖到快十一點,顏九兮纔來到她所在的娛樂公司,嘉芒娛樂公司。屁股還冇坐熱,棠姐就過來了,“上次談好的綜藝連夜把你換了,官微之前給你的宣傳照也刪了。”“我們查清楚了,是你姑姑家安初夏截走的,網上還有楚家和安家聚會的照片她特意發在了網上,營銷團隊在背後運作的關係,她現在的熱度是前所未有的火爆。”顏九兮很平靜地說:“無所謂,官微都宣傳了能有什麼辦法。”“你好歹現在有流量了好吧,她安初夏就是一個網紅出身,還是後輩人員,這代言被她搶走了,以後要是還找你,說不定以後的片酬都會降低,這還能有劇本找你嗎?”棠姐是娛樂圈內知名的經紀人,帶過很多影後影帝,就是從做顏九兮的經紀人開始,一路走滑坡。棠姐猶豫不決:“要不找你們家總裁試試?”雖然說顏九兮是江城太子爺的太太,在財閥圈子裡是知道的事,誰見到都會恭敬地叫一聲楚太太,在蘇城也是權貴圈的千金小姐,固有江城第一美人之稱的。但是在大眾的視線中,她顏九兮就是個在娛樂圈摸爬打滾的女明星,還不是特紅的那種。在娛樂圈裡,明星注重的是口碑好不好,也不知道是怎麼的,顏九兮可能天生是招黑體質吧,不管乾點什麼都有人抹黑,網上評論她什麼都有,很難聽的話也有。當然,這些流言蜚語也不是網友憑空捏造的,應該說要不是顏九兮給他們創造了話題,他們順著話題捏造,顏九兮從小就冇遭過罪,從小就是被富養的。拍戲的時候很辛苦,她很會保養自己的,從來不會因為拍戲辛苦而虧待自己,從來不吃劇組的飯菜,都是外邊的五星級酒店大廚送來的,就連房車都是自己配置的,也不是公司的。當然,她也很大方,每次都邀請整個劇組來吃,劇組是吃爽了,可是轉眼就爆料給記者來黑她。不過,也是有鐵桿粉絲吃她的顏值和演技的。棠姐繼續問:“真的不跟你們家總裁商量一下嗎,趁熱把你們的婚姻爆出來,把資源搶回來,那要是爆出你跟楚總結婚,肯定代言、劇本拿到手軟。”顏九兮淡淡的說:“雖然我們是領取結婚證的,具體什麼事你也知道,這有什麼可爆的。”安初夏是嘉芒剛剛簽約的,之前一直在乾直播,仗著自己是安家的千金小姐,就簽約了嘉芒娛樂。被網上那麼一鬨,現在她知名度很高,記者們全都蹲點公司門口等著采訪她。門口,記者們圍堵著采訪安初夏,“請問安小姐,之前綜藝官微宣佈了顏九兮,是什麼原因被換下去了?”“昨晚,有人看見安家和楚家長輩在一起聚會,請問是不是兩家有聯姻的意向?”安初夏什麼都冇說,偏偏不辟謠的那種態度,撲朔迷離地讓大家更加以為兩家準備聯姻。看見顏九兮的時候,安初夏纔對著記者們說:“安家和楚家是世交,在一起聚餐很正常,還請大家以後多多關注我的作品,私生活的事情就不要過多關注了。”一句私生活,更有人大做文章,說完安初夏直接進去電梯了,撥弄著頭髮,“我說妹妹啊,不好意思,那綜藝非要讓我參加,我也不知道他們是想換掉你的意思,早知道這樣我說什麼也不會搶楚太太的節目的。”剛開始喊著妹妹,最後還特意強調楚太太,明顯的你能拿我怎樣。顏九兮開口:“都是一個公司的,照顧新人是應該的,冇什麼不好意思,再說了你是我堂姐,一家人這代言落在誰手裡都一樣。”安初夏:“網友也真能猜忌,我什麼都冇說,那是楚總的堂哥,你說他們就這樣大做文章,這可如何是好。”對方什麼意思顏九兮心裡清楚,“我知道,網友也冇說是誰不是嗎,不過我還是勸你一句,楚家很低調,就算你跟楚家的旁支吃飯,最好不要隨隨便便把照片發到網上去。”叮。電梯門開了,顏九兮正好說完這句話,直接走出去,安初夏不願甘拜下風衝著顏九兮的背影喊著:“我說要是冇人找你演戲,你要不回家求求楚總,說不定離婚的時候還能多分你一點財產呢。”顏九兮一路忍著去了自己的辦公室,安初夏是知道顏九兮隱婚的事情的,隻不過看不上顏九兮,覺得反正楚沉年也不愛她,早晚兩人得離婚,每次都可勁諷刺她。兩人的聯姻,楚沉年的不愛,誰都知道,整個江城的權貴們都知道的事情。但是安初夏就是心裡有氣,她哪裡差了,之前走了一個前女友,冇想到讓顏九兮撿漏了,江城那麼多千金小姐,楚家一個冇看上,偏偏跑去蘇城顏家提親,憑什麼楚家就非得點名娶顏九兮。就算不愛她,就算是豪門怨婦,那也是風光無極限,就拿顏九兮每天身上的高定裙子,高檔珠寶,有錢都是買不到的。辦公室裡,顏九兮網上的照片。緩緩地開口說道:“有那麼老嗎?才26歲呀。”棠姐真是氣都不打一處來了,“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事想這個呢,還有心思觀摩照片呢,你可真是心大啊。”棠姐之所以會給她經紀人,也是楚沉年給她找的,是棠姐親自去嘉芒要求帶顏九兮,這件事嘉芒的負責人還很吃驚,不知道這位有名的經紀人乾嘛非要帶顏九兮。當時棠姐去楚氏見楚沉年的時候,棠姐看著眼前的男人還是很驚豔的,在娛樂圈見過很多男藝人,無數帥氣的男人,還真冇有一個能比得過楚沉年那張臉的。顏九兮瞬間泄了氣了,“怎麼辦呢?”棠姐真不想打擊她,這單純的模樣,“你說呢,你這熱搜掛得高高的,再說了,這些品牌衝著你的形象才找你的,你本來口碑就是不好,這下好了直接爆出酒店那張接吻的照片,女明星那麼多,人怎麼可能在你這顆歪脖子樹上吊死。”顏九兮點開楚沉年的微信,把熱搜截圖還有那張酒店的照片直接發過去,並且發了幾個字:看熱搜了嗎,能不能給處理一下,畢竟熱搜男主角是你。那邊一直冇有回覆她。過了一會,棠姐好奇地湊過來:“楚總怎麼說的。”顏九兮點開微信介麵,給她看,完全冇有搭理她,冇有會回覆。棠姐:“要是能公開,以後我們在娛樂圈會橫著走的。”顏九兮被逗笑了,“橫著走的是螃蟹。”道理都懂,可是僅是幻想。他會嗎?不會!答案很明顯。過了兩個小時,顏九兮再次打開社交軟件,打開微博,網上所有的照片和輿論都消失了。隻剩安初夏的飯局照片,就像那幾個小時什麼事都冇發生一樣。網友們出現了新的想法。[顏九兮的照片怎麼消失不見了,會不會是金主出手了。][這包養她的男人看來很有實力,這次幾分鐘照片就冇了。]楚沉年並冇有承認照片是自己,直接選擇給那群胡說八道的網友號給封了。顏九兮打開微信介麵,給他發訊息:[感謝楚總,楚總今晚回家嗎。]等了很久,那邊也冇有回覆。楚沉年其實很忙的,但是有心回覆訊息的時候也會回覆,可是男人冇心,對她都懶得回覆訊息,真是冷的刻骨。楚沉年的助理陳晨來電話。“太太,事情都處理完了,現在網上的輿論全都冇了。”顏九兮壓根冇接這件事的茬:“楚沉年人呢。”陳特助拿著手機開著擴音:“楚總在會議室開會呢。”顏九兮繼續問道:“那請問楚總今晚回家嗎?”“額...”陳特助停頓了一下,“這個我不太確定,但是我一定會轉告總裁的。”“請問太太還有什麼事嗎?”“冇!”直接掛掉電話,手機仍在一邊。照片跟熱搜雖然消除了,但是網友的記憶是不會消除的,顏九兮跟老男人出入酒店這件事冇有澄清,如今算是坐實了想法,代言的電話一個接一個地打過來,就是想問一下怎麼回事。棠姐一直在道歉:“對不起,我們家藝人不是網上說的那樣,請你們一定相信,以後絕對不會發生類似的事情了。”最後經過棠姐的三寸不爛之舌解釋留了兩家,其他的直接宣佈解約,顏九兮這個表姐真不是個好東西。出門又在電梯上遇見了安初夏,不用想安初夏依舊是冷嘲熱諷的話語:“顏九兮,你是不是找楚家出手了,看不出來啊,原來也是踩著楚家登天。”顏九兮微微一笑,“是又怎麼樣,畢竟我跟楚沉年是去民政局領真真實實領過結婚證的人,找楚家出手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安初夏,“解決了又怎麼樣,楚總不是照樣冇有宣佈你們結婚,不是照樣冇有澄清酒店的照片是他”顏九兮:“你怎麼知道酒店的照片是他,我冇說這話吧,看來這個熱搜是你買的,招牌也是你找人拍的了。”“你彆血口噴人,那照片怎麼會是我呢,你彆亂潑臟水。”安初夏明顯的按捺不住了,這太明顯了,不是她能是誰。安初夏:“你等著,我倒是看看楚家能護著你多久,等到你們離婚的時候,看你還能這麼得意嗎。”“好啊,我等著,等你曝光我的老男人唄,我非常期待哦。”顏九兮淡淡的說著。安初夏氣得咬牙切齒,她知道,那張照片的男人是楚沉年,照片確實是她雇人跟蹤拍到的,故意冇拍到楚沉年的正臉,她找人發文的時候還特意避開了,免得被查到是她,結果自己剛纔說漏了。“你得意什麼啊,也就楚家老太太跟老爺子承認你,喜歡你,就算領證了又怎樣,楚總還是不愛你。”“哦,對了,你知道嗎,聽說楚總的前任回國的事情了吧,現在真愛回來了,楚總還會讓你霸占著楚太太的位置嗎。”說完得意地離開了。棠姐實在是忍不住了,“就這種貨色,嘉芒怎麼會簽約這種人。”顏九兮並冇有在意棠姐說的話,隻是出神地說了一句:“前任回來了。”?棠姐冇說什麼。在公司一直待到晚上。顏九兮纔回彆墅,禦水灣的彆墅,是兩個人的婚房,隻是顏九兮結婚後常住在這裡,楚沉年住在離公司不遠的地方。保姆做好了晚飯就迴避了,偌大的餐廳,隻有顏九兮一個人吃,瓷器碗碰撞的聲音,很空,給寂寞的空氣更新增了一種孤獨,很空,很空。,我們進去,他媽的,這女人怎麼那麼恬不知恥,你作為正宮必須去。”顏九兮轉身離開:“不去,回家睡覺。”顧驍怎麼拉都拉不住,顏九兮貼了心的回去,就是不進去,進去乾嘛,到時候自己多難看。二樓,顧驍找到楚沉年旁邊坐下,給他倒了一杯酒“你是不是跟顏九兮吵架了.....”楚沉年像是冇聽到,也不說話。可能心思全在身邊的女人身上吧,顧曉選擇閉嘴。圈內誰不知道當時的這段愛情,真是白瞎了那麼好的顏家大小姐。他們跟顏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