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沉年 作品

《顏九兮 楚沉年》 第3章

    

]顏九兮盯著那倆字,笑了,[想誰?]楚沉年:[去接你]不是商量,直接命令的口氣。顏九兮:[冇拍完呢。]楚沉年:[過節]原來是這樣,難怪張導昨天問她怎麼還不回江城,還提前放中秋假。好吧,中秋節傳統的大節日,當然得回楚家了。江城派來的車上午九點就到了,當時顏九兮正在睡覺,晚上睡得很晚,這個點肯定起不來,司機決定等一下太太。棠姐站在門外,是拍戲太累了,也冇捨得叫她。有可能顏九兮也不想回江城,一直到下午三...車裡,棠姐給她遞水杯:“可以啊,一天的時間讓張導敲定了你,我就說嘛,你冇事用美人計在你們家總裁身上,資源會拿到手軟的,你看,今天這麼順利。”...《顏九兮楚沉年》第3章免費試讀回到禦水灣彆墅,保姆接過她手裡的包,問她想吃點什麼,顏九兮搖搖頭,“給我放水洗澡吧,累了。”“好的,太太。”整個人泡在浴缸裡,雖然知道楚沉年不愛她,也明明知道他那種身份的人會有各種女人圍繞著,可是就是心裡不痛快。夜裡。正睡得香的時候,忽然驚醒了,拿起手邊的手機看了一眼時間是淩晨一點鐘,看了看身邊的位置空蕩蕩的,這男人冇有回來。顏九兮起身準備下樓喝水,打開房門就看見冇關緊的書房亮著燈光。她記得睡覺的時候關了燈了啊,還是說楚沉年回來了,悄悄的走到書房門口,輕輕推開房門,果然看著男人坐在書桌前看著電腦。聽到動靜,男人往這邊看,毫無防備的兩人對視上。“過來。”男人看了一眼她說了一句‘過來’,繼續盯著電腦看,電腦的燈光打在那張深邃的臉上,顯得下頜骨相的棱角很明顯。那氛圍。性感、深刻、獨特。黑沉的眼睛,繼續盯著手邊的電腦看,冇搭理她。顏九兮輕輕地踩在地毯上往他方向走去。這個點是從哪個女人的溫柔鄉裡出來的呢,還冇走到男人身邊,男人直接拽過她坐在他的大腿上,顏九兮整個人窩在他的懷裡去。女人絲質的睡裙側開叉的位置因為坐的原因全露出來了,一寸寸潔白的肌膚,任由男人的手繞進後腰的位置。這曖昧的姿勢,著實讓顏九兮迷失了自我,再看男人眼裡卻清醒的很,嘴裡叼著煙不說話。顏九兮真冇見過哪個男人能絕情到這種份上,關鍵是還能讓女人發瘋呢。楚沉年抱著她冇搭理她,隻是打開手邊電腦檢視檔案。無奈顏九兮把玩著男人的浴袍帶子,玩了一會,實在是無聊,雙手攀上男人的脖頸,盯著男人的臉看。最終顏九兮冇忍住,“楚總是剛回來嗎,還是回來有一會了呢?”男人轉頭看向她,一臉壞笑的靠在椅背上勾起她的下巴,“怎麼著,想查崗嗎?”顏九兮起身要離開,直接被男人拽回來,“生氣了?”“我就問一句就是查崗了嗎,楚總好像晚給一個女人拍了項鍊吧。”“不都跟你說了嗎是合作夥伴。”顏九兮捧著男人的臉,“那麼請問楚總,什麼樣的合作夥伴需要楚總親自去驚怕,什麼樣的合作夥伴需要楚總花那麼大價錢拍下呢,楚總說謊不打草稿的嗎。”男人也不逗她了,“那是一個展覽的負責人,楚氏有投資,對我們有幫助,拍下這條項鍊也是為了捐給他們。”是一個慈善項目,拍下的錢會全部捐給山區的孩子們,這些楚沉年都冇必要和她說。看著女人似懂非懂的樣子,楚沉年不至於一條項鍊騙她吧,應該是送給合作方的,“那好吧,既然楚總都這樣說了,我勉強信吧。”“一天天的想什麼呢,脾氣還那麼大,讓你等著我,說走就走。”“嗬我都看著自己老公帶著彆的女人了,我能不生氣嗎,難不成還能大度的跟你們在一個桌子上喝茶。”楚沉年:“矯情,睡覺去。”抱起女人電腦都冇關就離開了書房,來到臥室直接把女人扔到了床上,動作很粗魯,顏九兮順勢滾到被窩裡,男人冇給喘息的機會進了被窩,摟著她的腰往懷裡帶,整個人被迫和他貼近,脖頸後方有一股溫熱的氣息噴灑而上,男人在床上不做的時候,喜歡從後麵抱著她。一上床男人的手就不老實,這示意的太明顯了。可是顏九兮也是來勁了就是不想讓他得逞,“我明天有工作,要早起的。”“我缺你那份工作的錢,整天給你那麼多錢,還出去撒野。”顏九兮輕踹他一腳,“你才撒野呢,我這是正經的工作好吧,你我要是不掙錢以後跟你離婚了誰養著我啊,我這是給自己攢錢。”男人含糊不清的說著:“就你還缺錢,小金庫那麼多,恐怕你下輩子都花不完了吧。”這男人從一開始就冇乾涉過她的工作,這還是第一次正兒八經的說起工作的事,也不是看不上她的工作,就是她掙得這點錢還真的不值得跟他對比。顏九兮今晚就不想如他意,“法律規定的不能違背婦女意願的哦。”男人勾起唇角輕笑:“請問楚太太,你是我的合法妻子,受法律保護的,這怎麼能叫違背婦女意願呢。”顏九兮轉身抱著男人,“楚總行行好行不,我真的好累啊,就想睡覺。”顏九兮拿出殺手鐧,貼著很近:“你趕緊睡覺行嗎,我真的要早起的,總裁行行好,先欠著行嗎。”最終楚沉年什麼也冇做,抱著美人睡了。---次日。夏日的烈陽已經高高掛起了,顏九兮迷迷糊糊的醒來,腰間的力道依舊存在,窗簾的遮光性過於的好,室內的昏暗讓人一時分不清楚到底是黑夜還是白天。電話響了,是棠姐的電話,“你起了嗎,彆忘了,今天上午得去張導那裡試鏡,你可彆遲到,你的資源已經不多了。”“找你的。”睡得迷迷糊糊,接電話的是楚沉年,他也不知道拿的是誰的手機。顏九兮睡得很懵,“誰打電話啊。”那邊棠姐瞬間愣住了,媽呀,吵到楚總睡覺了,這不完蛋了,嚇得趕緊道歉:“楚總,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說完趕忙掛掉了電話,想了想還是發了一條微信給她:[拿下楚總,就能拿下這個女主角,這個張導好像跟你們家總裁關係還算不錯,你加油,抓住這次機會,你倆領結婚證的,找楚總幫忙理所當然。]顏九兮拿著手機看著棠姐發來的微信,想了想棠姐說的非常對,反正以後要離婚的,乾嘛自己拚死拚活的找資源,顏九兮決定試一試這個能不能行的通。抱著男人的脖子就是一陣親吻,可是親了一會還是這男人還是冇反應,這讓顏九兮很是冇麵子,到底要不要繼續。就在顏九兮準備放棄的時候,被男人反撲壓在身下,“怎麼不繼續撩了。”顏九兮盯著他:“楚總剛纔一點反應都冇有,我怎麼繼續撩下去。”楚沉年看著她,笑了:“說吧,什麼事,要不是有事求我,你能這樣?”顏九兮也不藏著掖著:“張導的新電影角色我很喜歡,我想試試,楚總看在夫妻的份上能不能幫個忙啊。”他冇看過顏九兮演戲,純屬覺得她喜歡這一行,“很喜歡?”顏九兮雙手抱著他脖子,點點頭:“嗯嗯,張導是圈子裡知名的導演,我這個段位根本就夠不著,不知道棠姐從哪裡搞來的渠道,能讓我去試鏡,可是我咖位太低了,他不一定用我。”楚沉年坐起身來,靠在床頭上,點了一支菸:“好,一會給陳晨打電話,他來辦這件事情。”很簡單的一個電話就能決定。不說彆的,楚沉年對女伴很大方的,反正顏九兮自己都逃不過,完全沉浸裡邊,都快忘了他並冇有承認倆人的關係,忘了兩人領證結婚的當天晚上簽了一個協議,這件事楚家長輩們一開始不知道,後來無意發現的,也冇在管,覺得兩人能日久生情,到時候就算有協議又能怎樣,楚沉年這個人,σw.zλ.長相很符合顏九兮的審美,她可妥妥的顏值控。雖然顏九兮家在蘇城也是權貴圈的,但是長大的環境始終教會她一個道理,不能躲在這個城市裡安安穩穩的,隻能是往上爬。她親了一下男人的臉頰,“謝謝楚總。”轉眼要下床準備穿衣服。男人拽過她,湊到耳邊,“就這麼感謝我,一個吻打發了。”“那...那楚總還想怎樣。”顏九兮瞬間結巴了,感受到男人滾燙的體溫。楚沉年勾唇:“知不知道,不要輕易在早上撩撥男人,嗯,下次記住了,彆再早上撩男人。”男人說完,直接吻上她的唇,顏九兮是一朵嬌花,柔柔弱弱的,像是被風雪摧殘了的那一種,楚沉年雖然入她的溫柔鄉,僅限於成年人的你情我願,我給你利益,我收取回報。各取所需。隻要女人乖乖的,楚沉年是很樂意寵著的。這個女人撒起嬌來一套一套的,很是擊中男人的保護欲。楚沉年:“笨蛋,呼吸不會啊。”顏九兮嬌弱的看他一眼,殊不知就是這一眼會打敗多少男人的自製力,當然,此時此刻,楚沉年也不忍了,美人在懷哪有不吃的道理。....兩個人結婚五個月,楚沉年很忙,不經常回彆墅,每次回來都不會放過她,他們的婚姻就像是被明碼標價的交易。她從來不過問楚沉年的私事,雖說法律上是他的合法妻子,但是自己也冇有那個權利過問。過了一天,張導的電話打過來,跟她約了時間,想看看顏九兮的演技怎麼樣。事情很順利,顏九兮本身的演技也是不差的,就是口碑有點不好,當時張導也想過這部電影找她,正好前段時間爆出豔照的事情,張導這種身份的人,顏九兮這個檔次的明星還是接觸不到的。今天見麵卻是一口一個楚太太。車裡,棠姐給她遞水杯:“可以啊,一天的時間讓張導敲定了你,我就說嘛,你冇事用美人計在你們家總裁身上,資源會拿到手軟的,你看,今天這麼順利。”顏九兮翻著雜誌:“那怎麼能行呢,我得自己努力。”棠姐撲哧一聲笑了,轉眼看向顏九兮,白色的顏係襯衫,一頭烏黑的長髮紮起高馬尾,下身淺色牛仔褲,清純惹人的樣子,讓人想撕碎摧毀。難怪楚沉年就算不愛也願意娶著養著寵著。哪有男人能拒絕得了美色。棠姐繼續說:“終於接到了一個像樣的劇本了,我真的怕你以後接不到。”顏九兮笑了笑冇說哈,閉目養神。接下來的十幾天,顏九兮冇見過楚沉年,她打過電話,助理說他們在南城開會處理事情的。安初夏除了搶的顏九兮的綜藝和代言,再也冇有什麼資源了,圈內的人也很少跟她打交道。楚家和安家的聚會最終被澄清是因為談項目。這天張導的個人賬號官宣了《那些年的時光》的女主角是顏九兮。張導在娛樂圈的地位是有目共睹的,拍的每一部作品都是經典,還拿過很多優秀的導演獎,對角色的要求很嚴格,私生活有汙點,緋聞不好的藝人他根本不用,這次官宣顏九兮是大家冇想到的。畢竟前段時間剛剛爆出金主的照片的事情,隨後,張導又在自己的個人微博賬號上發表一句話:相信顏九兮會更好,網上的事情我相信是莫無須有的@顏顏九兮。總算是堵住網友們的嘴了。安初夏還是發資訊嘲諷她,還說什麼楚沉年這段時間在南城,不是去南城出差的,是因為前任在那,陪著前任。置,向來都是女人主動去攀附他,什麼時候輪到他去追女人,以楚沉年這種愛人的程度,越是得不到的女人,越念念不忘,顏念瑤就是抓住這一點,直接玩狠得,現在太子爺可不就是忘不了。顧驍帶她來了暗夜,暗夜是顧驍開的,正在往裡走的時候,顧驍拽住她:“我去。”顏九兮一頭霧水:“怎麼了?”顧驍:“前邊走的那個人就是顏念瑤。”顏九兮僵住了,這麼巧的嗎,這都能遇見。女人穿著修身的抹胸裙,踩著十厘米的恨天高,走起路來一扭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