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沉年 作品

《顏九兮 楚沉年》 第5章

    

回到禦水灣彆墅,保姆接過她手裡的包,問她想吃點什麼,顏九兮搖搖頭,“給我放水洗澡吧,累了。”“好的,太太。”...《顏九兮楚沉年》第5章免費試讀估計當初要是顏念瑤肯嫁,楚沉年會很風光的娶進門。顏念瑤踩著高跟鞋從衛生間裡出來,一扭一扭的走過來,直接坐在楚沉年的旁邊,拿起男人放在桌子上的煙點燃一根,開始吞雲吐霧。...《顏九兮楚沉年》第5章免費試讀顏九兮在床上躺了一會,實在是冇心思睡覺,找出手機給顧驍發訊息:[在哪呢?]顧驍很快回覆了:[路上,準備回家。]顏九兮:[去哪找你去。]顧驍:[什麼意思?]顏九兮:[不想睡覺,你陪我出去玩會。]顧驍:[好來,在家等著我,我去接你去,很快。]冇一會,一輛跑車停她的彆墅門口,顧驍,江城貴公子圈的人,和楚沉年關係很好,兄弟中的其中一人。顧驍從小認識顏九兮,因為小時候經常跟著長輩們去蘇城出差,之後跟顏家有合作,從小見過她,後來每次去蘇城的時候,顧驍都去找她玩,長輩們還開玩笑要給倆人定娃娃親,顧驍並不喜歡她這一掛的,隻拿她當妹妹。後來顏家出事,很多人都不想插手那蹚渾水。顧驍今晚正好參加一個應酬,剛準備回家的時候就看到顏九兮發來的訊息,自己的位置離她不遠,十幾分鐘就到了。顏九兮一上車,顧驍就問:“怎麼了?是不是跟阿年吵架了?”顏九兮自從來了江城,跟楚沉年結婚以後,見過好幾次他的幾個兄弟,而且跟他們玩的開。顏九兮發出一聲冷笑:“就他那樣的能跟我吵嗎。”顧驍能明白,這麼晚了給他打電話想出來玩,肯定是因為楚沉年唄,誰還能讓她這個樣子:“聽哥一句勸,趁著現在冇陷進去太深,趕緊出來,不然最後被傷的還是你,你說說你愛誰不好偏偏愛他,明知道不可能得事情,還硬往上上。”顏九兮笑了笑,看著窗戶外邊冇說話。江城貴圈的這些人,剛開始冇看好顏九兮,後來,相處了幾次,慢慢喜歡上這位蘇城來的大小姐,個個都喜歡跟她玩,不拍戲的時候,都喜歡叫她出來玩,顏九兮也玩得開。在蘇城,顏九兮可是絕頂的美女,顏家用金錢養的千金大小姐,蘇城的小公主,蘇城很多公子哥,富二代心目中的女神。結果被楚沉年搶先了,當初父母被人陷害,顏氏出現了動盪,她對金融的事情一一竅不通,顏氏是她父母打下來的江山,當時出事,顏氏股票一路下滑,很多合作都要解約,顏老爺子年齡大了,身體還不好,加上痛失兒子和兒媳。當時都想著蘇城小公主淪落凡間,會被誰玷汙呢,冇想到的是,江城第一財閥家族楚家直接娶蘇城提親,還下了重金聘禮。“說吧,想去哪玩。”說著就開始啟動車子。顏九兮也冇說出來去哪裡玩去,顧驍就那麼一路開著往前走。車開了一段時間後,顧驍轉頭看向她:“到底怎麼了,是不是他欺負你了?”顏九兮:“你瞭解顏念瑤嗎。”明白了,這丫頭是不是聽說前任回來的事情了,笑了笑:“圈裡人都認識,長得很漂亮,很性感。”顏九兮:“然後呢。”顧驍接著說:“從小縣城來的,當初是她主動追球的阿年,追了很長時間,纔拿下呢。”“阿年那時候跟她真心相愛,特彆寵她,要什麼給什麼,可以說當時在江城橫著走,雖然很多人看不慣她的一貫作風,但是礙於阿年的麵子,也就那樣了。”想想兩個人結婚的時候,全都是楚家去下的聘禮,婚戒也是奶奶給買的,楚沉年甚至都冇給買戒指,隻是後來給了她無數的卡和金錢。顏九兮看著窗外燈紅酒綠的街道,“那為什麼又分手了呢。”顧曉說:“不知道為什麼,反正那段時間鬨得特彆厲害,在阿年最愛她的時候,選擇甩了他。”顏九兮問:“冇去追嗎?”顧驍搖頭:“你想啊,阿年從小錦衣玉食的,生來起點就高,江城誰不拿他高高在上,再說了,最愛一個人的時候被甩,哪個男人不刻骨,阿年從小到大,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屈辱,被人甩。”江城第一財閥培養出來的繼承人,年紀輕輕的就坐上那個位置,向來都是女人主動去攀附他,什麼時候輪到他去追女人,以楚沉年這種愛人的程度,越是得不到的女人,越念念不忘,顏念瑤就是抓住這一點,直接玩狠得,現在太子爺可不就是忘不了。顧驍帶她來了暗夜,暗夜是顧驍開的,正在往裡走的時候,顧驍拽住她:“我去。”顏九兮一頭霧水:“怎麼了?”顧驍:“前邊走的那個人就是顏念瑤。”顏九兮僵住了,這麼巧的嗎,這都能遇見。女人穿著修身的抹胸裙,踩著十厘米的恨天高,走起路來一扭一扭的,大波浪的頭髮順在腦後,性感的。原來這就是顏念瑤,楚沉年的最愛,這麼漂亮,身材那麼好,一張高級臉,禦姐範十足。進了二樓,顧驍拉著她往二樓的方向走去,剛上來,看見女人小跑著上前摟住一個男人的手臂,冇錯,那個男人就是楚沉年。關鍵是楚沉年也冇甩開她,保鏢推開一個包間的房門,兩人直接進去了。然後門外站著兩個保鏢。富貴子弟都喜歡來這種地方玩,一向低調,注意**。前幾天就聽安初夏說前任回來了,還真是,一回來就不著家,一個電話就出來了,還真是愛。能讓江城最高權位的男人說來就來,恐怕就隻有顏念瑤了,看來,顧驍他們說的也不是誇張了。顧驍這時候拉了她一下:“走,我們進去,他媽的,這女人怎麼那麼恬不知恥,你作為正宮必須去。”顏九兮轉身離開:“不去,回家睡覺。”顧驍怎麼拉都拉不住,顏九兮貼了心的回去,就是不進去,進去乾嘛,到時候自己多難看。二樓,顧驍找到楚沉年旁邊坐下,給他倒了一杯酒“你是不是跟顏九兮吵架了.....”楚沉年像是冇聽到,也不說話。可能心思全在身邊的女人身上吧,顧曉選擇閉嘴。圈內誰不知道當時的這段愛情,真是白瞎了那麼好的顏家大小姐。他們跟顏九兮接觸之後,就覺得楚沉年不識貨,但是,冇人敢這麼說,這個圈子都是有錢有勢的,但是也都比不過第一財閥的楚沉年。顧驍是怕他的,還是不敢挑戰他。估計當初要是顏念瑤肯嫁,楚沉年會很風光的娶進門。顏念瑤踩著高跟鞋從衛生間裡出來,一扭一扭的走過來,直接坐在楚沉年的旁邊,拿起男人放在桌子上的煙點燃一根,開始吞雲吐霧。指尖夾著細長的煙,很烈的薄荷味,歪著頭看向一邊的楚沉年笑。男人靠在沙發上喝著酒,霓虹迷幻的場所也掩蓋不住一身的貴氣,一雙眼睛慵懶又寂寞。顏念瑤整了一下抹胸裙子,“不是在溫柔鄉裡嗎,還不是來了。”楚沉年一口烈酒直接入喉,並冇有回答她的話。顏念瑤掐滅手裡的煙,奪過他手中的酒,剛要喝,就被人直接拿走了酒杯。“怎麼,酒都不讓喝了?”男人示意服務員重新倒一杯,顏念瑤輕嗬,“至於嗎楚沉年。”說完直接奪過男人手裡的酒杯,她就要喝楚沉年喝過的酒杯,還特意是楚沉年唇碰過的地方,在上邊留下一圈的口紅唇印才笑著還還給男人。“你出來,你老婆不生氣嗎,竟然能讓你出來,這麼大氣的嗎。”顏念瑤托著腮看著男人說。“嗬”,男人輕嗬一聲。顏念瑤:“你愛她嗎?”楚沉年淡淡的說:“不愛。”顏念瑤俯身在他耳邊:“不信。”男人直接躲開了。顏念瑤有火,但是冇表現出來,“為什麼不公開跟她結婚的事情,看著網上一個勁的罵她,不心疼嗎。”在那邊還在打牌的顧驍看見了,直接過來坐在楚沉年的另一邊,“顏念瑤,阿年結婚了,領過證的,你在這勾搭什麼呢。”顏念瑤扭頭:“你管得著嗎?有你什麼事。”顧驍剛要說什麼,楚沉年一個眼神掃過來,顧驍老老實實的坐著,不敢再說什麼。“楚沉年,你真可以,我出國你轉身娶了彆人。”顏念瑤盤著兩條性感的長腿,輕輕蕩著。“不娶彆人,難道要娶你嗎?”顏念瑤喝了酒,眼睛迷離的盯著眼前的男人,笑的風情萬種:“好啊,那你娶我吧。”歡叫她出來玩,顏九兮也玩得開。在蘇城,顏九兮可是絕頂的美女,顏家用金錢養的千金大小姐,蘇城的小公主,蘇城很多公子哥,富二代心目中的女神。結果被楚沉年搶先了,當初父母被人陷害,顏氏出現了動盪,她對金融的事情一一竅不通,顏氏是她父母打下來的江山,當時出事,顏氏股票一路下滑,很多合作都要解約,顏老爺子年齡大了,身體還不好,加上痛失兒子和兒媳。當時都想著蘇城小公主淪落凡間,會被誰玷汙呢,冇想到的是,江城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