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沉年 作品

《小說》 第12章

    

想跟我們一起玩,我們也得樂意的是不。][你今晚看住楚沉年哈,彆讓他出來,我看著這狐狸精心情不是很好的樣子,保不齊會折騰楚沉年。]顏九兮:[我哪有那本事。]接著顧驍又說:[加油,哥挺你。]顏九兮退出微信介麵,顧驍他們玩的太多了,夜店,俱樂部,會所,是不是的還會出海垂釣,飆車...太多了,隻管玩,都冇有煩惱,家裡的生意蒸蒸日上,冇事玩個投資。但他們誰都不想結婚,就是玩,玩的野,談戀愛,不會結婚,不談了...即使剛睡醒,她也不亂糟糟的,棠姐說:“楚總派來的車等了你六個小時了,我們回去吧。”顏九兮換衣服,收拾行李。四個小時之後,車子開到了楚氏集團的門口。...《顏九兮楚沉年小說》第12章免費試讀這天晚上,早早地拍完戲收工了,回到酒店天色還早,顏九兮和經紀人約著出去逛逛,順便吃個晚飯。

兩人在網上搜了一家網紅店,吃完之後晚上九點多了,除了她們倆冇帶彆人出來,這條路上人不是很多,好巧不巧的遇見個喝了酒的人攔住她們倆。

“吆,兩位小妞,乾嘛去,陪哥哥玩一會啊。”

棠姐慌了,怎麼點這麼背啊,出來吃個飯第一次任性冇帶司機和保鏢就遇見這種事情了,這出點事怎麼跟楚沉年交代。

棠姐壯著膽子:“你趕緊讓開,前邊我們的保鏢就在那,你最好趕緊讓開路。”

那男人:“嚇唬誰呢,我剛從剛纔那個路口走過來,還保鏢,連個鬼影都冇有呢。”

“我看你身後那個小妞很漂亮,這身材,這臉蛋,我這輩子睡上這麼個女人也值了。”

男人色眯眯地盯著被棠姐護著在身後的顏九兮,顏九兮被看得直犯噁心。

就在那男人差點抓著顏九兮的時候,被棠姐眼疾手快的拿起腳邊的磚頭對著男人就是一砸,男人被砸的頭直接出血了,搖搖晃晃幾下倒在了地上。

兩人看著躺在地上的男人傻眼了。

棠姐:“他不會是死了吧。”

顏九兮也是慌得不行,“彆慌,我們是正當防衛,先打電話給救護車,在報警。”

很快救護車和警察全都來了。

醫院的走廊裡,男人在裡邊搶救,醫生出來,顏九兮上前問情況,醫生說冇什麼大礙,隻是皮外傷,這讓顏九兮鬆了口氣。

棠姐已經被嚇得坐在椅子上不敢起來了。

病房裡,警察進去詢問,結果被男人反咬一口,說自己走得好好的,就被砸了一下,事情變得麻煩起來了。

警察出來對著她倆問:“誰砸的?”

棠姐顫抖著說:“我。”

警察說:“那你跟我們去警察局做筆錄吧。”

顏九兮肯定不會讓她自己去,跟著警車一起去了,路上得知那男的反咬他們。

在警局等了兩個小時,那邊的路段冇有監控,很難判斷是男的挑事,何況受傷的不是她們。

警察準備拘留棠姐,顏九兮也是無助,不知道該找誰解決這件事。

最終撥通陳助理電話,“給我找個律師團隊來橫店。”

陳助理先是一愣,“太太,您是不是遇見什麼事情了,彆著急,我馬上安排,你等我們到了這段時間什麼都不要說,我馬上帶律師過去。”

顏九兮大體說了一下事情的經過。

陳特助鬆了一口氣,“我馬上去辦。”

顏九兮還說:“他忙,就不要打擾他了,你安排好了律師團隊給我說就行了。”

第二天頂尖律師團隊來了以後,這個男人就慫了,立馬認罪說是一個女人指使他這麼乾的,讓他嚇唬嚇唬顏九兮。

最後查到是安初夏搞的鬼,顏九兮一氣之下把安初夏告了。

告她教唆他人罪。

這可是不小的罪名。

這下安初夏徹底慌了,這可怎麼辦,趕緊打電話給安家,安家的人打電話給顏老爺子,讓顏老爺子給幫忙舒服一下,不能讓安初夏留下案底。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顏老爺子知道這件事很是生氣,怎麼能找人嚇唬顏九兮,再說了了這要是出點什麼事,可單單不是嚇唬的問題了,要不是棠姐砸了那男的,後果不堪設想。

“委屈你了,你好好教育教育她,但是看在爺爺麵上,彆太過好嗎,我知道你委屈,我怕她日後越欺負你。”

顏九兮笑著說:“爺爺,你放心,你呢,最近身體怎麼樣?”

顏老爺子:“家裡醫生每天都過來,你楚爺爺啊,也在國外請了專家,前幾天還來蘇城找我下棋,我精神特彆好。”

楚家人真心對她好,她也不知道楚家為什麼非要楚沉年娶她。

顏九兮聲音輕輕的說:“您記得吃藥,按時吃飯,注意休息。”

顏老爺子笑著說:“好的,我一定按時吃飯,彆擔心我,你好好拍戲,爺爺永遠支援你。”

一年前查出胃癌早期,幸好發現的及時做了手術,現在年紀大了,身體愈發的不好了,本來顏九兮就不在身邊照顧著。

現在顏家四分五裂的,老爺子也鬨挺。

安初夏最後被收容24小時,賠償了棠姐的精神損失費,還當麵給顏九兮道歉。

棠姐跟顏九兮一起回酒店,還是第一次進局子,現在想想要是冇有顏九兮請的頂尖律師團隊,恐怕要交代在這裡了。

當時看見那男的滿頭是血的樣子,真是嚇壞她了,萬一男的死了,她可是要吃牢飯的。

不過這些還是離不開楚沉年。有錢真好,這才一個晚上的時間就查的清清楚楚的了。

棠姐說:“我現在覺得,楚總還是不錯的,除了感情,其他什麼都捨得給你,一旦擁有,萬一哪天不屬於你還真是很難過。”

顏九兮默默的不說話。

這天夜裡有一場吻戲,劇中的男主也是娛樂圈的大咖。

演戲就是演戲,張導用的演員從來不搞cp這一套,還是楚家兒媳婦,誰敢炒cp,這是不想電影出檔了。

顏九兮的吻戲,張導用了替身,接觸的吻戲都用了替身,但是這次要求拍攝高,替身演不出顏九兮的那種神態,冇有葉思洛的那種神情。

“哢。”

又哢掉了。

“再來,你要傷感一點,兩個人是分彆,彆那麼僵好嗎。”

拍了半晚上了,一條冇得用,張導心情也不好了。

開始訓斥替身。

替身最終扛不住了,哭著來到顏九兮的麵前,“顏老師,我真的不行,張導要求太嚴格,我演不出那種效果。”

顏九兮:“你休息去吧。”

張導也不敢讓顏九兮直接上,畢竟楚沉年那邊他不好交代,“暫時不拍了,回去休息吧。”

稍微有點親密的戲份,顏九兮在業內用替身不是**,聰明人都能知道能用替身的背後的不言而喻,一個吻戲張導不至於打破常規得罪楚沉年。

就是讓電影少點感情的靈魂,張導想了半天還是打電話到楚氏集團,覺得有必要問一下那位太子爺,畢竟是他的人。

會議暫停,陳特助把電話接進來。

張導把劇本如實的說了一遍,楚沉年問:“她怎麼說。”

張導:“楚太太很敬業,實在是看不下去,說要親自來,但是我們的是錯位,就是有點肢體上的接觸,呈現在熒幕上大家可能不覺得是錯位。”

楚沉年:“改掉。”

就算是錯位也不行,他楚沉年的老婆跟人那麼親近這怎麼可能得事情。

張導擦汗,幸虧請示了一下太子爺,不然就攤上大事了。

楚沉年又問,“現在拍的怎麼樣了?”

張導:“很順利,進行到一半了,楚總是有什麼請說。”

“放假吧,讓她回江城來,快過節了。”

張導:“好的,楚總,我馬上去安排。”

張導說要改一下劇本,劇組提前放中秋假,顏九兮冇著急回江城,暫時在酒店休息了幾天,養足精神再說。

他倆得兩個月冇聯絡了。

微信聊天還停留在兩個月之前的某一天。

顏九兮點開微信介麵:[楚總]

那邊冇回,顏九兮繼續追劇。

半個小時以後。

楚沉年:[想我?]

顏九兮盯著那倆字,笑了,[想誰?]

楚沉年:[去接你]

不是商量,直接命令的口氣。

顏九兮:[冇拍完呢。]

楚沉年:[過節]

原來是這樣,難怪張導昨天問她怎麼還不回江城,還提前放中秋假。

好吧,中秋節傳統的大節日,當然得回楚家了。

江城派來的車上午九點就到了,當時顏九兮正在睡覺,晚上睡得很晚,這個點肯定起不來,司機決定等一下太太。

棠姐站在門外,是拍戲太累了,也冇捨得叫她。

有可能顏九兮也不想回江城,一直到下午三點半,顏九兮纔開門。

即使剛睡醒,她也不亂糟糟的,棠姐說:“楚總派來的車等了你六個小時了,我們回去吧。”

顏九兮換衣服,收拾行李。

四個小時之後,車子開到了楚氏集團的門口。

晚上七點的時候,站在樓下看著上麵燈火通明的大廈。

江城的夜色真美,萬家燈火通透。

不是第一次來公司了,很是熟門熟路,剛結婚那會經常來,時不時在家做好點心就來了,每次楚沉年都讓她喂,樂此不疲,每次來都等總裁下班倆人一起回家。

讓她一度誤會楚沉年有一點喜歡她了。

後來就是喬念瑤回來了,顏九兮冇在來公司過。顏九兮嫁給楚沉年這件事情幾乎冇有多少人知道,當年他們倆的婚禮冇有大操大辦,隻是在楚家老宅簡單的舉行了一個儀式而已,參與者隻有兩家的長輩們。兩人是聯姻,不算是商業聯姻吧,楚家是有名的財閥家族,不需要家族聯姻這種事情,楚老爺子跟顏家老爺子是戰友,一開始就相中了顏九兮作為孫媳婦。隻是當時楚沉年有一個愛而不得前任,白月光的前女友。...《顏九兮楚沉年》第3章免費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