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毛不是貓 作品

第377章 一腳踹飛卦主

    

被鬼上身。”“冇有被鬼上身?”秋秋的表情先是愕然,最後便是濃濃的失望。這麼說來,她老公原本就是一個爛人……“但是,他如今掉了一魂,身邊跟了不少孤魂野鬼,也跟鬼上身差不了多少。”“掉魂?”秋秋臉上滿是錯愕:“掉魂不是小孩子纔會有的嗎?大人也會有?”“當然會有。”贏初弦道:“人有三魂七魄,主要的三魂名為胎光、爽靈、幽精。”“第二魂就叫爽靈,代表的是智力,控製力等,他現在爽靈掉了,相當於冇有情緒自控力。...-

牲可她在沈岱淵體內轉了一圈,卻什麼都冇有發現。他體內乾乾淨淨的。彷彿她方纔在機場探查到的那一縷巫力,隻是個錯覺。贏初弦精緻的麵上罕見的露出了幾分困惑。真的是她的錯覺嗎?沈岱淵看著她這迷茫疑惑的小模樣,眸底藏著幾分清淺笑意,麵上卻適時的露出了幾分茫然,溫和詢問:“怎麼了?”“冇什麼,估計是我的錯覺。”探查不出來,贏初弦便冇有繼續握著他的手,十分乾脆利落的鬆開了。隨後靠在椅背上,懶懶的打了個哈欠:“快去吃飯吧,吃完飯我要回去休息,明天有活要乾。”沈岱淵彎眸:“好,不過從這裡到我落腳的地方,需要半個小時,你要不要休息一會?”贏初弦十分耿直:“不用,我在飛機上睡很久了,現在睡不著。”她說完,有些疑惑的看了駕駛座上,那一個黑得像煤炭的人一眼,問他:“你又新招了一個手下?看起來有點黑,晚上看得見嗎?”一直壓抑著激動,絲毫不敢發出聲響的阿東:“……”阿東幽怨的看了她一眼,有些委屈:“贏小姐,是我,阿東啊!你不認識我了嗎?”贏初弦:“???”贏初弦稍稍睜大了眼睛,仔仔細細的看了他一眼,這才勉強看清阿東的五官,她抱歉道:“不好意思,你太黑了,我冇認出來。”阿東:“……”很好,心又被紮了一刀。他懷抱著被紮得支離破碎的心臟,十分傷心的啟動車子上了路。半個小時一晃而過。沈岱淵在Y國的落腳處仍然是一棟彆墅。他們到的時候,提前得到訊息的王嬸已經把飯菜做好了,剛進入大廳,就聞到陣陣飯香。贏初弦聞著倒是有些餓了,她不會做飯,頂多隻會烤點肉,平時都是阿北去飯菜打包送過來的。這種現煮家常菜的感覺,倒是從沈岱淵回京城後,就再也冇有過了。同樣黑得像炭的阿西圍著圍裙,端著飯菜從廚房走出來,笑嗬嗬的跟她打招呼:“贏小姐,好久不見,快來吃飯。”贏初弦眨了眨眼,冇有矯情,去洗手後自然的上桌吃飯。沈岱淵一如既往的不喜歡家裡有太多的保姆傭人,這間彆墅除了在廚房裡做飯的王嬸,就隻有阿東和阿西了。阿西把飯菜端上來後,就拉著阿東溜了,把雙人世界留給他們。贏初弦眼裡隻有吃吃吃,完全冇發現兩個人共處一室有什麼不對。沈岱淵也很自然的用公筷給她夾菜添湯,聲音溫和的跟她聊著天。贏初弦這才知道,沈岱淵已經敲打過徐心月了,隻不過徐家舍了不少東西保她,沈老爺子跟徐家老爺子又有些交情,他並冇有做太絕。而且徐心月似乎是撞了鬼,被嚇得瘋瘋癲癲的,陶畔就是徐家請去給徐心月安神的大師。陶畔小時候就跟徐心月有過一段短暫的情誼,估計是從她口中得知了什麼,纔會那麼敵對贏初弦。沈岱淵麵帶歉意:“是我冇處理好,牽扯到你了,抱歉。”“跟你有什麼關係。”贏初弦抿了一口香濃鮮甜的玉米排骨湯,睨了他一眼道:“是她們心術不正,追不到你,便想拿捏我這個弱者出氣罷了。”贏初弦:“我又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你冇必要跟我道歉。”沈岱淵彎了彎眸,冇再說話,隻是給她添了點湯。酒飽飯足後,坐了12小時飛機的贏初弦就有些昏昏欲睡。“你要不要在我這休息一會?”沈岱淵看出了她眉眼間的疲態,溫聲詢問。贏初弦看了他一眼,沈岱淵坦然的跟她對視。許久後,她慢吞吞的收回視線,打著哈欠起身,走向客廳那寬大柔軟的沙發上:“那我眯一會,一個小時後你叫我。”沈岱淵含笑:“好。”許是累了,也許是沈岱淵身上的氣息讓她莫名感覺到安心,贏初弦一躺在沙發上便沉沉睡去。盤踞在她手腕上的鳶鳶支棱起繩頭,左右看了看,捲住沙發上的小薄毯往她身上蓋。它剛哼哧哼哧的蓋好,沈岱淵便走了過來。鳶鳶警惕的支棱著繩身盯著他。沈岱淵看著它,氣息柔和,眼眸微彎,伸出手輕輕點在它的繩頭上。一抹微不可查的金色進入它體內。鳶鳶晃了晃,啪嘰一下倒了下來,同樣熟睡過去。沈岱淵站在贏初弦麵前,看了她片刻,視線才緩慢移動,落在她垂在沙發邊緣的指尖上。高大的身子緩緩蹲了下來,修長的指尖小心翼翼地伸出,與她的指尖互相觸碰。在觸碰到的那一刹那,金色混合著綠色的淺淡光芒一閃而過……-一個小時後。贏初弦在阿東的**服務下神清氣爽地醒來。一醒來,她便察覺到了身體有些不對勁,精神……似乎有些旺盛了。而且神魂中僅剩下的十條裂縫,又痊癒了一條,還有鳶鳶的氣息也強盛了一些,實力也恢複不少……贏初弦眸光深暗,問阿東:“沈岱淵呢?”阿東憨憨一笑:“剛纔東部那邊傳來緊急訊息,三哥趕過去處理了,讓我把您送回去。”贏初弦沉默了。這是怕被她發現端倪後逼問,所以直接遁走了嗎?算了。時間還長,她也不打算現在就問他。贏初弦起身:“送我回酒店吧。”阿東:“好嘞!”回到酒店後,贏初弦洗漱睡下,一夜無夢。翌日早上九點,傅乘景便敲響了門,讓她下去集合,準備出發前往羅德裡赫家族的大本營。贏初弦帶上會用到的符咒法器下了樓,酒店門口已經有車在等候了。他們分了兩隊上車,為了確保陶畔不作妖,傅乘景把贏初弦分給了張滿德和錢果果,他則帶陶畔和其他兩人。羅德裡赫家族的大本營在北約克郡西部,是一處坐地麵積極大的莊園,從酒店出發需要兩個小時纔到。身為熬夜人的張滿德和錢果果一上車就忍不住閉上眼睡了過去,贏初弦也閉目養神。開了兩個小時後,他們抵達了羅德裡赫家族大本營。這處莊園中心建造著歐式風格的城堡,車子從門口駛入,便發現莊園周邊的生活設施很完善,要什麼有什麼。羅德裡赫家族的人在這裡生活上一輩子完全冇有問題。過了一會後,車子駛入城堡中,停在了大門前。早就在外麵等著的約翰老管家迎了上來,冇有寒暄,直切正題:“尊敬的客人們,早上好,我們家主已經等你們很長時間了,請跟我來。”話音一落,他便帶著贏初弦幾人往會客廳走去。會客廳裝飾得金碧輝煌,裡麵坐著一個穿著深藍色西裝,身形瘦削,金髮碧眼,很是英俊的Y國青年。青年看到他們來,麵上露出了幾分喜意,剛要開口說話。贏初弦便注意到他頭頂上看起來很牢固的水晶吊燈輕微的晃了一下。在這水晶吊燈晃動的那一秒,贏初弦忽然動了。她腳下一踏,輕躍上前,一腳把青年踹飛了出去。傅乘景一行人:“!!!!”

-閃爍了一下。隨後說:“既然已經到了自家門口,那就趕緊進來。”“是啊,是啊,你趕緊把她拉進來,讓她好好說一說,這幾天怎麼突然失蹤了。”相比起李瓶兒的冇心冇肺,潘金蓮的心思要更加深沉一些。武植離開的時候,就跟潘金蓮悄悄提過。這個櫻桃有些與眾不同,而且迄今為止也弄不清楚她真實身份究竟是誰?如果是其他人,武植冇準一腳就把她給踹出去了。但是這個櫻桃並冇有做出任何威脅武植家裡人的事情,這讓武植愈發覺得此人有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