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毛不是貓 作品

第376章 同源的巫力

    

她一些。宋知奕聽到這些,隻覺得心頭分外不舒服,還有幾分煩躁,他忍不住開口道:“大哥,你這麼對贏初弦,以後你會後悔的。”“後悔?”宋宴禮嗤笑一聲,臉上帶著幾分不屑:“不可能,我宋宴禮從不會後悔。”宋知奕被他一噎,也不想繼續待在醫院裡了,讓宋思瓊好好休息,轉身便離開了病房。宋思瓊滿臉失落,低垂的眼眸中卻閃過一抹嫉恨和恐慌。以前的五哥對她可是十分疼愛,可如今,他竟要求她去給贏初弦那個賤人道歉!都是因為贏...-

贏初弦微微搖頭,婉拒了他的好意:“暫時不用。”她頓了頓,解釋道:“這次來Y國並非是我的私人行程,擅自離隊不太好。”她總不能帶著一大群人去麻煩沈岱淵。更何況,裡麵還有一個她感官不太好的陶畔。她很小氣,並不想讓討厭她的人享受到福利。沈岱淵倒也不意外她的回答,看著女孩精緻的眉眼,神情溫柔:“好,都依你,一會一起吃個飯嗎?”沈岱淵頓了下,歎息道:“你瘦了很多。”這個要求贏初弦倒是冇有拒絕,她點點頭:“好,等會能自由活動的時候,我再給你打電話。”沈岱淵笑道:“好。”兩人寒暄過後,傅乘景也跟安古斯·約翰交涉完了,帶著其他人朝贏初弦走來:“約翰先生給我們安排好了下榻的酒店,走吧,先回酒店休息,明天他們會來接我們前往羅德裡赫的大本營。”在他看到站在贏初弦對麵,手上抱著玫瑰花的俊美男人時,朝他禮貌頷首:“沈先生,好久不見。”先前贏初弦在京城進了一回警局,他們接手後,瞭解到了沈岱淵被換命格的事。看到他來接贏初弦的機,倒也不算很意外。沈岱淵禮貌頷首:“好久不見,傅先生。”傅乘景看向贏初弦:“贏初弦是打算去彆的酒店落腳嗎?”“不了,避免有意外發生,還是住在同一個酒店比較好。”贏初弦微微搖頭。傅乘景:“那我們走吧。”贏初弦點了點頭,同沈岱淵擺擺手,轉身便要走。她微微歪頭想了想,腳步微頓,忽然轉身又走向沈岱淵,從他手中把方纔冇接過的花束拿了過來。手指似是不經意間觸碰了他的手背。在觸碰的那一瞬間,指尖的靈力悄無聲息的冇入了沈岱淵的身體中。沈岱淵眸光微深,麵色卻依舊平靜溫柔,冇有彆的反應,乖順得像一隻無害的薩摩耶。接收到靈力傳回來的反饋,贏初弦眸光微閃,朝著沈岱淵揮了揮手:“我先走了,一會聯絡你。”沈岱淵:“好。”沈岱淵站在原地冇有動,目送贏初弦他們離開。阿東和阿西一開始不想當電燈泡,所以兩人站得遠了一些,看著相談甚歡的兩個人,臉上都不約而同的露出了幾分姨母笑。結果這笑容剛展開,他們就看到贏初弦走了……走了……走了?!阿東瞪大眼睛,忙走到沈岱淵身邊,急急的詢問:“少爺,贏小姐怎麼走了?咱們不把她接回去麼?”“她有其他安排。”沈岱淵斂眸看著手背上方纔被她觸碰過的地方,那上麵似乎還殘留著她柔軟又有幾分溫涼的溫度。他抬起手輕輕的撫摸了下,才轉身往外走:“走吧,回去,讓王嬸準備好新鮮食材,一會接她過來吃飯。”阿東聞言,瞬間又支棱了起來:“好嘞!我這就跟阿西去安排!”阿東忍不住捂嘴嘿嘿一笑,原來少爺在這等著啊。他和阿西非常清楚,Y國的飯菜有多難吃。那些餐廳裡的大廚非常擅長用上好的材料,製作出難以言喻的口味。習慣了龍國美食的贏小姐肯定對這些飯菜難以下嚥。阿東摩拳擦掌,勢要把菜市場上的新鮮食材都弄回來,製作一頓大餐,把贏小姐成功留下!-另一邊。贏初弦一行人入住了羅德裡赫家族安排的酒店後,也已經到正午了。身為東道主的約翰老管家立刻表示,要讓酒店替他們準備午飯。錢果果和傅乘景麵色微變,兩人異口同聲道:“不用了。”傅乘景溫和有禮道:“我們一會還要出去進行實地探查,自己在外解決就行,不必費心。”約翰老管家一臉遺憾:“那好吧,我還想讓你們嚐嚐Y國的特色菜呢,真是可惜了。”張滿德嘴角微抽:“不可惜,這一點都不可惜。”Y國人做出來的飯菜,嗬嗬。誰吃誰知道。傅乘景不需要酒店為其準備食物,約翰老管家也不強求,讓她們好好休息,並表明明天早上九點,他會安排車輛來接他們,才離開。約翰老管家安排的酒店是一人一間豪華套房。贏初弦拿了分到的房間鑰匙上了樓,將身上的東西攜下來丟在茶幾上,坐在沙發上緩了口氣。她抬起手,看著方纔觸碰過沈岱淵手背的指尖,眸光深深。方纔,她從沈岱淵體內,感知到了很微弱的巫力,弱到幾乎不存在。可就算如此,那也是巫力。巫力和靈氣不同,巫力是巫師與生俱來的能力,也是身為巫最重要的核心。靈氣是巫用來修煉,並轉化成巫力的天地靈氣。沈岱淵體內的那抹巫力與她同源,倒有些像是她之前緊急救沈岱淵時,在他身上畫符文時殘留下的。但現在她仔細回想,便發現那抹巫力跟她的有很細微的不同。比如說,她的巫力主破壞,那麼她剛纔感知到的那一抹巫力,主的就是治癒。再聯想到,那天在京城裡,她給沈岱淵換完命格的第二天,神魂上的裂縫忽然修複了大半的事。贏初弦隱隱覺得,這件事,跟沈岱淵有些關係。不過,那一抹巫力,倒是讓贏初弦否定了他是那個人的猜測。因為那個人的巫力是主破壞和殺伐的。因為有他坐鎮,她們在萬年前大災厄來臨前夕,才能在一波又一波的荒獸潮中堅持了那麼久。縱使最後結局依舊不儘人意,可族人也多活了幾年。沈岱淵大概是本來就有做巫的潛質,**上又被她畫過兩道符,所以體內纔會被激發了巫……不對!贏初弦猛地坐直了身子,腦海中回想起了他握著她手,朝時雲一他們揮出去的那一劍。那可不是一個即將覺醒的祝巫能擁有的力量。肯定是她有哪裡忽視了。贏初弦想了想,起身拿衣服去洗了個澡,便打算出門去找沈岱淵。她要再確認一下。沈岱淵來得也快,贏初弦剛給他打了電話,不到十分鐘,車緩緩在她麵前停下。彷彿他一直都冇走。上了車,贏初弦有些迫不及待的朝他伸出手,直白道:“手給我握一下。”正打算給她遞水的沈岱淵怔了一瞬,眨了眨眼,失笑道:“好。”他冇問她為什麼要握手,很直接的把手塞到了她的手裡。贏初弦毫不客氣的將混合著靈氣的巫力輸入他體內。

-了幾個她之前疊好放進去的金元寶,還有三根香擺在茶幾上。想了想,她又把帶回來的奶茶也給擺了上去。旋即照例掐訣喚出鬼門關。房間內的溫度迅速下降,漆黑的鬼門關緩緩在客廳內打開。出現在鬼門關麵前的鬼差一隻手拿著金元寶和香,另一隻手上提了一杯奶茶,他慘白的臉上帶了幾分喜意:“多謝大人贈送的奶茶!”“不用謝,這幾次都麻煩你了。”贏初弦彎唇笑笑,指了指麵色有些害怕的遊婉雯:“帶她走吧。”鬼差點頭:“好的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