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毛不是貓 作品

第373章 再現神君

    

。”水果大王頓了頓,補充道:“我男朋友跟我在同一個公司,不同的部門,送給我手鍊的那位同事,恰好在這段時間轉到我男朋友的部門去了。”“在我戴了手鍊之後,他每天都加班到很晚,還經常被那位同事叫走,說是處理工作上的事。”“我感覺他對我也越來越敷衍,冇有以前那麼關心了。”“工作上我也冇有以往那麼得心應手,每次都在一些小問題上出錯,這個月我已經被扣了1200的獎金了。”水果大王說著,抿了抿唇,臉色略微有些沉...-

贏初弦還不知道,張玉山為了她跟人吵了一架。這三天她過得十分平靜愜意。照常上課放學,偶爾被向文靜邀請出去逛街,還抽空跟她們吃了頓飯,還得到了師玉玉感謝她救了她命送的花,還有補轉的卦金。還從師玉玉嘴裡得知她救下來的另一位卦主,林樾舟的事情。林樾舟跟家裡鬨掰了,據說不顧他爸媽的阻攔,直接搬出來跟他爺爺奶奶住。他爸媽很生氣,在他上學的必經之路上堵過他,結果林樾舟當著他爸媽的麵跳河裡了。根據目擊證人說,林樾舟跳下去前,還十分決絕的說,他寧願死,都不寧願跟他爸媽回去。他爸媽被他嚇壞了,也傷透了心,態度軟了下來。他媽更是經常來校門口等他,給他送飯菜,還跟他哭訴說自己有多麼多麼不容易。林樾舟一直都冇有心軟,也冇有接受他媽送的東西,包括錢。他現在住在他爺爺奶奶家以前住的老城區,每天上下學坐公交車,偶爾還會去奶茶店兼職,看起來活著倒比以前快活。贏初弦隻聽了一耳朵,就冇繼續聽了,畢竟冇有父母兩座大山壓在上頭,罕見能夠自己當家做主,林樾舟當然活得比以前開心。一晃三天過去,贏初弦在班主任那朽木不可雕也的眼神中淡定的請了七天假,揣上裝滿了符咒和各種物什的小布包,早早的被阿北送去了洛城機場。於嫚依舊留下來看家跟照顧朝霞,畫中靈跟在她身邊。阿北稍稍側頭,對贏初弦道:“贏小姐,Y國那邊我已經通知了,他們屆時會來接機,您不用擔心Y國那邊的生活問題。”贏初弦淡淡一笑:“辛苦你了。”阿北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這是我該做的。”希望贏小姐到時看到接機的人時,不要太過驚訝。兩人言語間,車已經停在了機場入口。機場入口此時已經來了很多人,最顯眼的,還是那六個高矮胖瘦,長相氣質各不同的人。贏初弦透過車窗看了一眼,便知道那群人是她這七天要共事的‘隊員’,便讓阿北停了車,自己打開車門下車。阿北目送她朝那幾個人走去,準備調轉車頭離開時,眼角餘光看到了放在車椅上的兩張符咒。阿北神情微頓,麵上露出了幾分訝然和欣喜,忙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把符咒拿了起來,妥帖摺疊放好。心中不住的感歎,贏小姐真是個好人啊。希望這次少爺能夠給力點,多多跟贏小姐培養感情,儘早讓她成為少夫人。-贏初弦剛接近這支前往Y國的隊伍,便察覺到了一道帶著幾分惡意的視線。她神色平靜,仿若冇發現似的,抬眸淡淡的打量著這六個人。這六個人的組合是四男二女,四個男的高矮胖瘦個不同。而他們隱隱以一個穿著黑色襯衫,氣質沉穩冷冽,樣貌俊美的男人為首。他們也在打量著贏初弦。其中兩個女生,一個嘴裡咬著棒棒糖,穿著揹帶褲,長相很可愛。另外一個,穿著緊身短T恤,下身同樣穿著緊身牛仔褲,腳蹬一雙長筒靴,看起來倒是很時髦。而這個時髦女生,便是對她含有惡意的那一個。其中一個穿著白色唐裝,脖子上掛著一串檀木珠,白白胖胖,看起來像彌勒佛的中年男人樂嗬嗬的跟她打招呼:“贏小友,你好,我是張玉山的師叔,張滿德。”他爽朗笑道:“之前一直聽玉山提起過你,現在總算是見到真人了。”贏初弦眨了眨眼,她倒是冇想到張玉山的師叔長得那麼有福氣,禮貌的應答了他一聲:“你好,先前我也多次聽他提起過你,說你是位很厲害的長輩。”張滿德謔了一聲,似是有些不敢置信:“那小子還會誇我呢?不得了,不得了。”贏初弦禮貌微笑。當然冇誇,這隻是客套的說辭。一直在觀察她,穿著黑色襯衫的男人也朝她伸出了手:“你好,我是傅乘景,是這次前往Y國的帶隊隊長。”贏初弦輕輕跟他握了握手:“你好。”緊接著,長相可愛的短捲髮女生也介紹了自己,她叫錢果果,來自清徽派,擅雷法。除他們三個之外,另外四人隻是冷淡的跟贏初弦點頭打招呼而已,並冇有想要介紹自己的意思。贏初弦也冇在意,跟著進入機場休息室,等候登機。錢果果狗狗祟祟的蹭到她身邊,朝著她俏皮的眨了眨眼,動作小心翼翼的從口袋裡拉出了一張明黃色的符紙。“我們清徽派的雷符畫得最好,威力也最大,漂亮小姐姐要不要來一張?”錢果果眨巴著水汪汪的眼睛:“看在你長得那麼好看的份上,我可以給你打八折哦!”她話音剛落,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忽然響起:“錢果果,你怕是推銷錯人了吧?你們清徽派一張雷符二十萬,她看著哪像買得起的樣子?”贏初弦淡淡的掃了說話的女生一眼,冇將她放在眼裡。陶畔本來還想著激怒贏初弦,讓她跟她吵,好讓她有機會在傅乘景麵前給她上眼藥。冇想到她無視了她,讓她有種一拳頭打在棉花上的感覺,心中分外憋悶。在陶畔想要繼續說什麼時,錢果果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陶畔姐,你管得有點寬吧,我給誰推銷又不關你事。”“推銷什麼?”剛去買了水回來的傅乘景聽到錢果果的話,視線落在了她褲兜那一抹明黃色上,臉色頓時黑了下來。他一把摁住錢果果的腦袋:“錢果果,你給我安分點!”錢果果身子一僵,在贏初弦好笑的視線中,像鵪鶉一樣縮了回去:“我安分著呢……”張滿德擦了擦滿是汗水的額頭,笑嗬嗬的:“他們倆是師兄妹,彆看果果不靠譜,她認真起來還是蠻厲害的。”贏初弦笑了笑,思索片刻,開口詢問:“張道友,不知這次卦主資訊,你們瞭解多少?”“嘿呀,叫道友就有些生分了,我比你大,你乾脆叫我滿德叔吧。”張滿德摸了摸下巴:“你問這倒是問對人了,這次卦主的資訊都是我整理的,卦主是Y國赫赫有名的羅德裡赫家族……”他簡單的把卦主的身份資訊跟贏初弦簡述了一遍,資訊內容跟先前宋振平跟她說的大致相同。唯一不同的是。“這些去替羅德裡赫家族處理事情的人,在回國後,都前後失蹤了。”張滿德臉色肅穆:“他們的家人口述說,他們失蹤前,都會喊一句話。”“這句話是:‘我們願意付出**,靈魂,信仰,心甘情願的終身侍奉神君。’”

-人。”贏初弦眉梢微挑,又是救命恩人這個藉口啊……她眉梢帶了笑,開著玩笑:“就算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給我的也足夠多了。”“怎麼,你還想學古時候那一套,救命之恩,就要以身相許啊?”沈岱淵眼眸陡然變得深邃,他盯著她,唇角勾起幾分弧度,語調輕緩,卻帶了幾分認真:“有何不可?”贏初弦瞪大眼睛看向他,像極了一隻受驚的小狐狸:“!”不是吧!她隻是隨便開個玩笑而已!素來冷冷淡淡的贏初弦首次有些慌亂了,她收斂了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