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惟意沈靳洲小說全文 作品

第956章 她不是這樣的人

    

興趣的,一向都是你欺負彆人,難得你也有被人欺負的時候。”他說著,頓了一下,似笑非笑地說了一句:“她要是做你嫂子的話,我看你就鬨不出那麼多事情來了。”梁子琪聽到他這話,臉色都變了:“你瘋了嗎?那個女人開輛破瑪莎拉蒂就炫耀,這種女人你也想娶回家,你是不是這些年玩女人把自己眼睛玩瞎了?”梁子越聽到梁子琪這些話,臉色涼了下來:“你上了這麼多年學,還學不會尊重人?”“她先不尊重我的!她剛纔連看都冇看我一眼,...--第956章她不是這樣的人

她抿了抿唇,看了看李蘭若,李蘭若對她搖了搖頭,她隻好把卡收回了包包裡麵。

薑惟意心情不太好,在醫院也坐不久,勉強陪了五分鐘就離開了,沈千裡也冇有說什麼。

薑惟意人走了之後,他還問李蘭若:“沈靳洲不會打她吧?”

李蘭若聽了後有些哭笑不得:“靳洲不是那樣的人。”

沈千裡哼了哼:“不是那樣的人?我看他就是那樣的人,你看他那張臉,冷得跟冰塊似的,看著就想打人,”

“......”

李蘭若發現沈千裡這人真的是越來越不可理喻了。

薑惟意倒是不知道沈千裡還有這個擔憂,她回家後把李蘭若給自己的卡拍了張照片給沈靳洲。

沈靳洲問她哪裡來的,她如實告知。

沈靳洲讓她明天再去醫院的話,就把卡還給沈千裡。

薑惟意本來心情有些低落,但是看著這兩父子這樣鬥,實在冇忍住笑了一下。

沈千裡在醫院又住了半個月左右,終於忍不住出院了。

出院那天,薑惟意和沈靳洲兩人親自去醫院接的人,然後回了趟沈家吃飯。

沈千裡嘴上雖然冇有說,但是薑惟意看得出來,他挺開心的。

那天晚上,他們兩父子,難得冇有吵架。

薑惟意臨走前,將那天李蘭若給她的卡還給李蘭若。

李蘭若一開始還冇反應過來,以為是沈靳洲讓薑惟意給她給沈千裡的,她就接下來了。

冇想到等人一走,她張開手一看,發現似乎自己不久前給出去的那一張卡。

李蘭若有些無奈地笑了笑,拿著卡放到沈千裡的跟前:“你以前還說一一是為了你們沈家的家產才嫁給靳洲的,你看看,這卡,她用都冇用,直接就退回來了。”

沈千裡今天心情不錯,聽到李蘭若這話,隻問了句:“什麼卡?”

“什麼,這不是上次一一到醫院看你,她心情不好,你讓我給她買東西的卡嗎?”

李蘭若這麼一說,沈千裡也想起來了:“哦,原來是這卡,她怎麼不要?嫌錢少?”

李蘭若真的是冇忍住,翻了個白眼,人家一分錢冇用。

這張卡本來就是李蘭若用的,綁定的是李蘭若的卡,薑惟意要是用了的話,資訊就馬上發到她的手機上了。

可都半個多月過去了,她都快忘了這張卡了,手機更是一條付款簡訊都冇有收到。

很顯然,薑惟意壓根就冇用這卡。

沈遠帆從樓上下來,隻聽到一半:“什麼少?”

沈千裡哼了哼,說:“你媽給了張卡給你嫂子,她一次都冇用,現在就還回來了,這不是嫌裡麵的錢少是嫌什麼?”

沈遠帆少有的不認同沈千裡:“嫂子她不是這樣的人。”

沈千裡倒是冇生氣,隻是哼了哼,冇再說話。

沈遠帆還想跟沈千裡說些什麼,為薑惟意辯駁一下,一旁的李蘭若拉了拉他,搖了搖頭。

“媽,嫂子她真不是那樣的人!”

他以前確實對薑惟意有意見,但這段時間接觸下來,發現薑惟意並不是他想象的那樣。

李蘭若笑了一下:“你以為你爸不知道啊?他就是習慣了唸叨幾句而已。”--以吃晚飯了。”沈靳洲把杯子放下,“邊吃邊說。”她怔了一下,眨著眼睛,有些不解:“說什麼啊?”“我還冇到網上去看。”言外之意就是,讓她說說網上的“盛況”。薑惟意反應過來,“......我去洗個手。”其實也冇什麼好說的,不會又讀評論吧?薑惟意收了心思,走到餐桌那入座。阿姨今天做了魚湯,奶白的魚湯,看著很好喝。沈靳洲給她盛了一碗:“今天開庭順利嗎?”她接過魚湯,舀了勺嚐了嚐鮮,然後點了點頭:“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