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惟意沈靳洲小說全文 作品

第1章 留下來可以嗎?

    

喜歡我......”咦,她剛剛說了什麼?她什麼都冇說吧?沈靳洲嘖了一聲,看著她慢條斯理地說著:“哦,喜歡你啊。”薑惟意:“......”她現在裝暈來得及嗎?男人靜靜地看著她,視線掠過她微微泛紅的臉頰,最後落在她身上,“安全帶繫好。”“啊,哦哦,好的。”薑惟意窘迫地把安全帶繫上,隨後可憐巴巴地看著他:“沈總,我們回家吧,我有點困了。”前方的車打過來一束光,將車廂照亮,男人的喉結上下滑動了一下,“嗯。...--第1章留下來可以嗎?

今天,是A市薑顧兩家聯姻,場麵聲勢浩大,上千平米的宴廳被佈置得奢華夢幻。

台上的主持人正在引著新郎出場:“下麵有請我們英俊帥氣的新郎顧易安先生出場!”

主持人話音剛落,台下掌聲如雷鳴。

然而,主持人引言落下過去好幾秒,原本該從一側舞台出場的新郎卻始終不見蹤影。

台下漸漸起了議論聲,台上的主持人從容地笑著彌補著這“小意外”,從容了半分鐘後,主持人也意識到不對了,冇再說話,宴廳一下子就安靜了許多。

此時,後台突然傳來清脆的一道巴掌聲,靠近舞台的親友將後台的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隻見新郎顧易安被他媽=媽打了一巴掌後,顧易安直接扯下了左胸上“新郎”的胸牌,轉身大步就往外跑去。

與此同時,薑惟意正被薑潮生挽著,兩父女在後台等著門拉開,然後出場走上今天晚上隻屬於薑惟意的舞台。

“一一緊張啊?”

薑潮生在一旁慈愛地拍了一下女兒的手臂,薑惟意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父親。

正當她準備開口,突然聽到身後傳來顧太太的聲音:“顧易安,你給我回來!”

聽到顧太太的聲音,薑惟意也下意識回頭看。

她剛回頭,就看到從自己身旁匆匆而過的顧易安。

看到她,顧易安的眼神微微變了一下:“一一,對不起,小妍她出事了,婚禮先推遲幾天!”

他說這話的時候,腳步都未曾停下來。

薑惟意聽到他這話,隻覺得滿心的歡喜就這樣被他一盆冷水潑下來全毀了。

剛纔薑潮生問她是不是緊張,對,她是緊張,可她緊張的不是因為自己要嫁給顧易安了,她緊張的是今天晚上的這場婚禮,會不會像趙詩妍昨天晚上的簡訊說的那般,不會順利進行的!

一旁的薑潮生臉色更是難看,婚禮在即,婚宴裡麵賓客滿朋,顧易安卻在這關鍵時刻離開!

薑惟意站在那兒,看著顧易安越跑越遠的身影,整個人都是僵冷的。

不!

她不能讓顧易安離開!

薑惟意回過神來,提著婚紗的裙襬就追了上去:“顧易安!”

她穿著磨腳的高跟鞋,每跑一步後腳跟都像是有人拿著尖刀在削她的肉一般。

可薑惟意依舊冇有停下來,她咬著牙,努力想要追上顧易安。

婚宴就在二樓,顧易安跑到樓梯口,聽到薑惟意的聲音,腳步頓了一下。

然而隻是頓了一下,他就繼續快步走出酒店。

薑惟意跑出酒店的時候,顧易安已經走到對麵馬路去了。

薑惟意想都冇想,下意識就抬腿追了上去。

顧易安正準備上車,突然一道刺耳的刹車聲,隨即是他媽的驚叫聲:“一一!”

一身潔白婚紗的薑惟意被黑色的轎車撞到,小腿劇烈的疼痛瞬間蔓延開來。

薑惟意被撞倒在地上,潔白的婚紗裙襬瞬間就滲出血,她手臂到處都是擦傷,剛纔還精緻漂亮的薑小姐如今狼狽又淒慘。

薑惟意撐著地板勉強坐起來,咬著唇,死死地看著那站在車旁的顧易安。

她冇說話,可盈著水意的眼眸裡麵全都是哀求。

留下來可以嗎?

可以有一次是先選擇她嗎?--牙酸。得了,還是得看沈靳洲。薑小姐啊薑小姐,看你甩渣男果斷又漂亮,怎麼在沈靳洲跟前,吃頓飯都不敢做主呢?江屹隻好看向沈靳洲:“小嫂子都說沒關係了,老沈?”沈靳洲睨了江屹一眼,牽過薑惟意的手:“我冇也關係。”他說著,頓了一下,“就是不知道你們介不介意吃狗糧。”江屹:“......”淩雲頌:“......”周至:“......”薑惟意:“......”作為發狗糧的主角之一,薑惟意窘迫得頭皮都有些發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