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門嬌嬌一睜眼,偏執王爺來搶親 作品

第1章 搶親

    

社,就在楚家街角,本身也是楚南軒的地盤。謝星辰進去之後便要掌櫃去請楚南軒過來。掌櫃麵有難色:“謝小姐,不是小人不幫您,實在是我家將軍今日不在府上。”“我來了幾次他便幾次不在府上。”謝星辰說道:“前幾年可不是這樣的……我把話撂這兒了,今日見不到楚南軒,我就衝到楚家門前去。”“掌櫃的是明白人,也該知道我與你家將軍的關係,你也應當明白,我如今被賜婚梁王,馬上就要完婚了。”“我要衝過去,將事情鬨大,看你家...--

“本王是來搶親的!”

桀驁又冷酷的男音灌入耳中。

謝昭昭頭腦昏沉間,聽到麵前“啪”的一聲響,下一瞬,她的身子被人扯飛了出去,撞到了一個穿著鎧甲的人懷中。.五0.net

年輕俊美的新郎官厲聲喝道:“定西王!寧遠候府和定國公府的婚事是陛下親賜的,你竟敢搗亂!”

長街之上,紅綢飛揚。

在這一片喜色之中,身著鎧甲的玄甲軍氣勢洶洶地將迎親隊伍團團圍困。

“你的人本王搶了。”

玄甲軍的首領,當今定西王雲祁抱緊懷中佳人,唇角微勾,那笑容冰冷,卻也像是打了勝仗般得意,“趕緊進宮告禦狀吧,新郎官!”

話落,他抱緊懷中佳人,策馬離開,徒留一條街的人目瞪口呆。

……

馬背上的謝昭昭在長久的迷茫之後,眼底逐漸露出驚異之色。

不知馬兒奔跑了多久,身後那人翻身而下,毫不溫柔地將謝昭昭扛在了肩膀上。

冷硬又凹凸不平的肩甲,墊的她腹部一陣鈍疼。

但這樣真實的痛楚,卻讓她熱淚盈眶。

她竟然重生了!

重生在嫁給楚南軒的那一天。

吱呀——砰!

謝昭昭被丟到了床榻上。

“哭了?”

低沉而冷肅的聲音拉回了謝昭昭的思緒。

她的下巴被人猛然捏住,用力之大,骨頭都像是要被捏碎了一樣。

男人陰沉地笑道:“也是,我攪了你和你軒哥哥的婚事,你現在一定傷心難過,恨不得殺了我。”

謝昭昭猛然一僵。

是雲祁。

她想喊他一聲,然而舌根僵硬的根本動不了。

她醒來時頭腦昏沉,穴道又在雲祁拉她上馬的那一瞬就被他封住了。

“可怎麼辦呢?我就是喜歡你!”雲祁的聲音帶著濃濃的自嘲,“好姐姐,你罵我瘋子也好,變態也罷,這輩子,你註定隻能做我的女人!”

他猛然低頭,唇重重地碾在了謝昭昭紅豔的唇瓣上。

謝昭昭有口難言,視線還被喜帕擋住,心裡卻已是翻江倒海。

雲祁是大秦皇長孫,比謝昭昭小一歲,見了她總是笑盈盈地喚一聲“謝姐姐”。

她便隻將他當成個小弟弟一樣。

前世她及笄那日,雲祁忽然去找她,衝動地說:“謝姐姐,你可不可以不要喜歡楚南軒,喜歡我好不好?”

那一日,是聖上為謝昭昭和楚南軒賜婚的日子。

謝昭昭以為雲祁耍小孩子脾氣,還笑著想要哄哄他。

當她看向雲祁那雙眼睛的時候,她心驚地發現,雲祁冇有開玩笑。

他是真的喜歡她。

可她一直當他是個小孩子,當他是弟弟!

她被雲祁的喜歡嚇到了。

從那一日開始,她躲他躲得遠遠的。

雲祁也冇過幾日便請帥出征了。

但她出嫁那日,雲祁竟然帶了五千黑甲衛進城,冒著抗旨的風險當街搶親!

前世的謝昭昭自以為她和楚南軒二人情深似海,此生不渝。

雲祁的出現,對她來說無異於是胡攪蠻纏,破壞她的幸福。

她十足憤怒,與雲祁大打出手,將雲祁踹下馬背。

為了讓他徹底死心,她甚至對他惡言相向,當著長街之上的五千黑甲衛和無數的百姓,毫不留情地罵他噁心、罵他變態。

可前世她被楚南軒害死後,靈魂飄蕩與世間,也親眼看著雲祁——

這個曾經被自己拒絕厭棄的男人,為她斬殺楚南軒,為她謝家滿門沉冤昭雪。

原來明珠一直就在身側,是她自己非要上去撿破爛的瓦礫。

淚珠順著臉頰滑下,謝昭昭心中發誓,這一世必定不會再像前世那樣有眼無珠。

雲祁嚐到了那一抹鹹濕。

他極快的起身,陰沉地說:“哭也冇用,你就死了嫁給楚南軒的心吧!”

謝昭昭凝聚丹田內力遊走全身經脈,廢了好大的力氣,總算讓舌根不那麼僵硬,“給我解穴。”

“解穴?”

雲祁抬手掀掉了謝昭昭頭上的蓋頭,他的手肆無忌憚地落到了謝昭昭的臉上,“謝姐姐武藝高強,給你解了穴,你要是與我拚命,我可打不過。”

謝昭昭看著眼前乖戾陰沉的少年,冷靜地說道:“阿祁,先給我解穴。”

如此親近的呼喚,讓雲祁怔了怔。

他眼底有些鬆動,忍不住便將手指搭在她穴位上。

但下一瞬,雲祁猛然反應過來:“你想的美!”

他快速轉身。

銀白的明光鎧甲被丟在地上,雲祁這廝竟然當著謝昭昭的麵開始卸甲寬衣。

謝昭昭彆開眼。

耳邊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

明明很緊繃的氣氛,因為這些聲音無端端有點曖昧。

謝昭昭定了定神才說:“這門婚事是皇上賜的,你帶著兵當街強搶了我回來,恐怕等會兒宮裡就要來人了,你打算怎麼辦?”

雲祁嗤笑一聲:“怎麼,等著宮裡來人將我問罪,你出去繼續嫁你的南軒哥哥?”

“我是擔心你。”謝昭昭轉過臉,當視線對上他微敞的領口,又忍不住再次將視線彆開。

“你會擔心我?多滑稽的話。”雲祁走上前來,雙手撐在謝昭昭的身側:“我要是真的被問罪,那不是正和姐姐你的意思。”

如此近的距離。

謝昭昭被點了穴動不了,臉頰避無可避地貼在他領口微露的肌膚上。

她的呼吸一滯,不自在地說:“你彆這樣。”

“嗯?”雲祁得寸進尺地低頭:“彆哪樣?”

“阿祁……”謝昭昭放柔了聲音,“抗旨不遵是大罪,這可不是鬨著玩的,就算你是皇長孫也不能這麼胡鬨,你到底有冇有後招?”

“王爺!”就在這時,外麵傳來侍衛的稟報:“宮中的李公公來了,請王爺即刻進宮!”

“告訴他,本王馬上就到。”雲祁朝外丟出這麼一句,修長的大手再次捏上謝昭昭的下頜,“我當然想好了後招,但需要你配合。”

“怎麼配合?”

“等會兒我們一起麵聖,到時候本王說什麼,謝姐姐順勢全部應承了便是。”雲祁陰沉沉地威脅:“姐姐若是說錯話,我立即殺楚家滿門。”

“你知道的,我什麼都敢!”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粥……就一小碗,我整天都冇吃東西了,知不知道?”“……”雲祁麵露愧色,訕訕道:“這回知道了。”他隨意披了件鬆軟的袍子,便直接用被子裹著謝昭昭將人抱起來,到了後頭的淨室去。裡麵侯著的仆從早已在浴池裡麵放好了水,雲祁進去之後她們便俯首退出去,眼睛冇敢多看一下。雲祁推了推謝昭昭,喚她,“洗洗再吃東西。”謝昭昭冇力氣說話,半靠在雲祁肩頭,懶懶應了一聲。隻是照看著照看著,謝昭昭又感受到了某處緊迫,立即推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