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如琢謝淮南 作品

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你這是做什麼

    

女了,教養應該極好纔是,那就拜托回去轉告謝家的姑娘一聲,行事彆那般輕浮,冇得叫人看不上!”聞言,謝如琢先是一愣,繼而便笑道,“郡主讓我傳話可以,隻是謝家那麼多姐妹,你總要告訴我傳話給誰吧。”難不成是三房那兩個不老實又闖禍了麼?一想到在獵場的那日晚上二人狗咬狗的模樣,謝如琢便覺得一陣頭大。隻是,蕭馨悅說出的人名卻叫她大吃一驚,“當然是你的好姐姐謝如月了!”“不可能!月兒纔不是輕浮的人呢!”謝如琢還未...--裴旭最討厭彆人指著手衝他說話,他不疾不緩的站了起來,整個人立刻比洛均華高出一整個頭。

“你還說你是晚星的親生爸爸,如果我是你的話,就會選擇閉嘴站在一邊。

你現在為了一個彆人的女兒,指責我威脅洛芊芊,你看她那副心虛的樣子,就知道這事一定跟她脫不了乾係。

你如果不相信我的話,也該動點腦子吧,難怪洛氏現在越來越差了,他在你手裡遲早要玩完!”

裴旭絲毫不給他麵子,這話說的他連連後退,捂著胸口都快喘不上氣來。

裴芳如也顧不得半虛弱上前幾步攙住了他,“你怎麼能這麼對你的嶽父說話呢?我們芊芊到底哪兒得罪了你?先前她還傾心於你,她不過是個孩子,你怎麼能這樣子呢?”

她一連說了好幾遍,可裴旭的性格就擺在這兒,外頭那些黑壓壓的保鏢也是實打實的圍住了這洛家。

倘若洛芊芊交代出個一二的話,今天誰都彆想從這扇門走出去,

裴旭表麵上看著風平浪靜,但是心裡已經很著急了,如果洛芊芊真的咬死了不開口他還能怎麼辦?

洛芊芊垂著頭一直冇有吭聲,她冇想到裴旭居然這麼把洛晚星放在心上。

她之前的算盤全都打錯了,她原本以為是洛均華威脅裴旭,他迫於無奈采取了洛晚星。

現在看來他說不定早就對她這個名義上的姐姐有意思了。

她一時萬念俱灰,更是破罐子破摔,這怎麼可能呢?

洛晚星這樣的女人居然也有人能看得上,更何況還是裴旭,明明是她先認識的這個男人,為什麼又是她搶走了他的東西!

“嗬,我纔不信你會對我們做什麼,你不過是在虛張聲勢吧,我說了這件事就是跟我們冇關,況且就算真跟我有關係,你又能把我怎麼著呢?

一旦你對我動手,明天就會上新聞的頭版頭條,全世界的人都會看著你這裴氏的總裁居然對你老婆的妹妹下了這種死手。

大家難免會揣測我們洛家到底發生了什麼,到時候你裴家還能獨善其身嗎?”

這下就連裴芳如也意識到不對勁了,她一下子衝過去搖了搖洛芊芊,“我的乖女兒,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這件事跟你沒關係,對不對?

你趕緊告訴他呀,趕快讓外麵的人撤了,我們還有彆的事要做的呢,能就這樣被困在洛家!”

“不知道裴女士知不知道自己的女兒已經和她的爸爸見過麵了

裴旭的話音剛落,裴芳如就回頭怒吼了一聲,不可能!

與此同時,她還轉過頭來盯著洛均華臉上的表情,果然他皺緊了眉頭,很是難以容忍的樣子,“你彆告訴我你和那個下三濫的人還有聯絡,我當初帶你走的時候你說過什麼?

你再也不想回到那個地方,你現在還自找麻煩嗎?

難不成我都這把歲數了,你還要想往我頭上扣綠帽子?”

裴芳如用一副討好的嘴臉湊近了洛均華,“你這說的什麼話,你若是不相信我的話,等到孩子出生以後,我們再去醫院做個親子鑒定行不行?”

她這麼委曲求全的樣子看讓洛芊芊也難以忍受,“爸爸你怎麼能這樣對媽媽?

我是見了我的親生父親不錯,可是隻是見了一次而已,我根本都不想回到他身邊去!

要不然我現在有手有腳早就離開了洛家,可我是顧及著爸爸您,您照顧我這麼多年,我對您早就已經有了不同親生父女之間的親情,您怎麼能這樣冤枉我們呢?

現在是他裴旭口不擇言,把所有的臟水都往我身上潑,爸爸寧得看清事實纔好啊!”

裴芳如也在一旁連連點頭,但與此同時她一顆心也高高懸起,洛芊芊究竟什麼時候去找了裴東昇。

她居然一點風聲也冇漏,還被裴旭抓住了把柄。

看來洛晚星那件事跟她是有脫不了的關係了,她現在隻是想儘快的息事寧人,不要讓裴旭一直在這兒。

她壓根就冇有動過那個念頭,她也從來冇有想過要和裴東昇死灰複燃。

她隻想在洛家安安穩穩的生下兒子,以後這洛家的一切都歸他孩子到了,她也好安度晚年,可為什麼偏偏洛芊芊不讓她過安生的日子呢?

洛均華將信將疑,裴旭恰如其分的提醒一下,“我的好嶽父,我也不清楚這洛芊芊和她的親生父親見了多少次麵。

我隻是恰好碰見那麼一次而已,這監控視頻就在我手上,如果你想看的話隻管自己拿去看,等看完之後你就知道我說的是真是假了

洛晚星現在還不知道下落,裴旭冇有時間再和這家人耗下去,他動了動手指,立刻有兩個彪形大漢上前來前住了洛芊芊。

她尖叫出聲,“放開我,你們快放開我,你這是做什麼?”

裴芳如衝了上去,可她一個孕婦哪兒抵得過兩個人高馬大的保鏢啊!

惦記著她肚子裡還有孩子,他們並冇有對裴芳如動手,隻是兩個人光站在那兒就足以逼退她了。

洛均華趕緊上前把裴芳如拉到那邊去,“你肚子裡還揣著孩子呢,能不能安生一點?”

裴芳如轉身搖著他的胳膊,“你快去求求裴旭,他怎麼能讓人這麼對芊芊呢,這些年他在你們洛家一直嬌生慣養著……”

“是啊,在你們洛家嬌生慣養,到頭來反而害了真正的洛家女兒。

嶽父,我要是你的話就絕對不會插手,你心裡也應該存這個疑影吧?

這件事到底跟他有冇有關係?如果沒關係的話,我一會兒就會把人送回來。

帶走——”

兩個彪形大漢聽到裴旭的命令之後,就把人帶去了洛家的一個隔間。

跟著讓人封住了門口,幾個保鏢在裡麵擋著,洛芊芊說謊的話很快也能問出來的。

他並冇有進去這種醃臢場麵,他也不想看。

他自己在沙發上重新坐下了,還一副泰然的樣子招呼著洛均華跟裴芳如也坐下。

裴芳如膽戰心驚的,隻聽到那房間裡傳來洛芊芊的一聲尖叫。

--這話明顯就是不願意說,見她這樣,葉貴妃隻得歎了一口氣,道,“罷了,本宮這會兒要忙了,你也回去歇一會兒吧。”謝如琢聽了這話,含笑行了禮便退了出去。隻有她身後的葉貴妃一直看著她離去的背影,若有所思。蕭君涵這幾日被靖帝責令在家中閉門思過。他自然不可能不出門,可是不能接觸到當下的政務卻是事實。直到黃昏時分,他才從外麵回家,臉上則是陰雲密佈。回來之後,蕭君涵便將自己關在書房。慕容婉得了訊息之後,略微思索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