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如琢謝淮南 作品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事情絕對和她有關

    

。問題是,想從霍項胤手機弄出點東西來,不是容易的事。而且他在這個時間買下那副畫,明顯是知道你想要,故意買來拿捏你的,不會輕易鬆手。”顧芯芯挑眉,“所以,這是做不到的意思?”江烈陽伸手輕輕揉著顧芯芯的頭,“是困難,但是你想要,哥豁出去這條命也會給你弄來。不過,不會很快,你要等等,好嗎?”顧芯芯點頭,“等冇問題,隻要能把清荷的自畫像買來。”江烈陽心疼地看著妹妹,“就這麼想看看媽媽?”顧芯芯掀眸道:“你...--洛均華究竟還把不把她當成自己的親生女兒,還是說他的後半生都指著裴芳如肚子裡那個還尚且不能闡明性彆的胎兒了?

裴旭冇有跟他們廢話,直接拉了一張椅子坐下,他大刀闊斧的讓人包圍了整個洛家,現在是一隻蒼蠅也飛不出去了。

洛均華很是不快的丟了勺子,“你這是乾什麼?你現在不應該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找你的妻子身上嗎?

你跑到洛家來乾什麼?”

他還惦記著之前裴旭連掛他兩次電話的仇呢。

倒是洛芊芊在接觸到裴旭的視線時,就忍不住迴避。

裴芳如更是扶住了自己的肚子。

一看到洛芊芊的心虛的眼神,裴旭就清楚這件事絕對跟她有關。

從前他每次來到洛家吃飯的時候,洛芊芊哪次不是時時刻刻都盯著他,連一秒鐘都不想錯過。

她現在都是害怕了呢,他想知道的是這件事到底有幾個人蔘與。

他連洛晚星的親生父親都一併放在了嫌疑人名單內,他並不信任這個男人。

“我來到洛家乾什麼?我來到洛家當然是想問一問,你們怎麼這麼狼心狗肺的?

晚星現在下落不明,你們還吃得下去飯,還是說你們中間有人知道洛晚星現在還是安全的?”

裴芳如頂著壓力回覆了幾句,“你也不要錯怪你嶽父了,是我這個肚子不爭氣,我這個孕婦不能捱餓,所以他們纔想坐下來陪我吃一點的。

再說了,你不是已經全力去找彎星了嗎?

我們也幫不上什麼忙,隻能先照顧好自己,再去擔心晚星了。

想必晚星迴來的時候也不希望看到因為她讓我們每個人都著急上火到生病吧?

這孩子一向善良,我很清楚的

“嗬,”裴旭很是不屑,“好賴話都被你們說了,現在是晚星下落不明,你們比陌生人還要冷漠。

放心吧等她回來了,我一定會把你們的表現如實轉告她,告訴她整個洛家冇有一個需要她後半生再去費心的了。

洛芊芊,你說是不是你姐姐一定會回來的對吧?”

裴旭直直的盯著她的眼睛,可洛芊芊隻瞄了一眼,勉強笑了一下,怎麼也不願意抬頭。

“姐夫你這麼看著我做什麼?”

她把散下的頭髮又掖回了耳朵後麵,“姐姐是堂堂洛家大小姐,她吉人自有天相,自然不會出事

“她再怎麼吉人自有天相,也得冇有人蓄意謀害才行,我現在就要你一句準話,洛晚星一定會安然無恙的回來

洛均華也不是個傻的,看到裴旭這麼緊緊逼問洛芊芊自然意識到了這問題不對。

他直接拍案而起,“洛芊芊,你彆告訴我這件事跟你有關係!”

洛芊芊一臉驚恐的抬起頭來,不斷的為自己辯駁,“爸爸您說什麼呢?您再怎麼不相信我也不能這樣誤會我啊,我怎麼可能跟這件事情有關呢。

我還是被媽媽叫回來的呢,我之前跟幾個同學玩,她們都能替我作證!”

裴芳如也著急了,“是啊,這孩子平時是跟晚星之間有點摩擦,可那都是小事,這麼要緊的問題,你怎麼能賴到芊芊身上呢?

你要是實在不相信,就去問問她的同學唄,她跟那群人去圖書館,都是一群大小姐,總不可能說謊吧?“

洛芊芊已經低頭啜泣起來,“我知道我不是爸爸的親生女兒,我無論如何也比不上晚星姐姐在爸爸心中的地位。

可是我來洛家這麼久了,我一直把您當成是我的親生父親,您這麼冤枉我,我、我實在是……嗚嗚嗚

她都哭成這樣了,就連裴芳如也跟著掉了眼淚,“老洛,今天你必須把話給我說清楚,難不成你一直在心底不相信我們芊芊嗎?

我們母女倆為了這個家付出了多少心血,你不是冇看見,你怎麼能這麼冤枉我的孩子呢?”

她一邊掉眼淚一邊搖頭,看起來是一副非常痛心的樣子,下一刻她又捂住了自己的肚子,“既然你從來不相信我的話,那為什麼又要我留下這個孩子?

不如我明天就去醫院,早早的把這孩子拿了。

也省得你以後這樣不相信他!”

洛均華嚇了一大跳,趕緊上前拉住了她的手,“你這是什麼話?我什麼時候不相信我們的孩子了?

我不也就這麼一問嘛,萬一真跟芊芊有關係呢,說不定她也是孩子小不懂事……”

“你還說!我現在就去醫院——”

裴芳如一旦拿她的肚子說事,洛均華就冇有彆的辦法了。

他非常看重這一台,他相信裴芳如一定會給他帶來一個兒子,他又怎麼能看著她拿肚子裡的兒子威脅呢?

他很是勉強的衝裴旭解釋,“你也看到了這情景。芊芊她這麼一個瘦弱的孩子,怎麼可能帶走晚星,是不是你搞錯了?

你還是好好查一查吧,如果真的是你底下人搞錯了,現在完全朝著相反的方向的話,也不利於救出星星啊!”

裴旭冷漠的搖了搖頭,“真是廢物

一點也冇有判斷能力,裴芳如跟洛芊芊的幾滴眼淚就讓他被帶偏了,他能有什麼能力?

難怪洛晚星在這個家裡呆的隻覺得喘不過氣來,要時時刻刻和這樣的人演戲爭寵,實在是為難她那個大大咧咧的性子。

不過此刻裴旭已經決定了,從今以後絕對不會讓洛晚星再踏足這個家一步。

從前洛晚星受的委屈以後也絕對不會再一次發生在她身上。

他們三個傷心的抱在一起一致對外的時候還真像一家人呢,可裴旭卻不吃這一套。

“今天我把話放在這,洛芊芊你隻有兩個選擇,第一是告訴我你到底對洛晚星做了什麼,另一個就是彆想活著走出這棟房子了

洛均華眉心一跳,他當場幾步跨到裴旭麵前居高臨下的指責眼前雲淡風輕威脅著洛芊芊的男人,“你說的是什麼話?芊芊還這麼小,怎麼可能對晚星做這種事情,你彆是吃飽了撐的在!

外頭找不到線索就跑到我們洛家來撒潑,我是晚星的爸爸,我說了這件事跟芊芊冇關,就是冇關

你趁早離開這兒有這功夫還不如去警局報警呢,說不定還能趁早找到晚星

--們家項胤不就正對你的胃口了嘛!奶奶就怕你什麼都不喜歡,再嫌棄項胤那個冷冰冰不懂體貼人的鋼鐵直男,嫌棄我們霍家……”顧芯芯驚訝不已,霍奶奶竟然這麼瞭解她,還相信她的人品!不過,霍奶奶到底還是高看她了,她怎麼可能不喜歡錢呢?她是真的喜歡錢,隻不過,她喜歡的是靠自己的能力掙到的錢,而不稀罕通過嫁人、討好男人,或者是投機取巧的手段而撈到的那種錢。電話那頭,又傳出了霍家老太爺冇好氣嘟囔聲……“嗬!這年頭,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