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如琢謝淮南 作品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當什麼

    

有要回去,怎麼可能是搞錯了呢!原來都是顧芯芯搞的鬼!是她在那天耍心機在外麵攔下了來接親的霍少,不要臉地勾引走了我的準新郎,然後就成功頂替我嫁進了本該屬於我的第一家族霍家!啊!她簡直太可惡了!”劉酈聽得也很慪火,當初因為那次婚禮鬨出的烏龍,她被顧百川當著婆家和孃家兩邊的親朋好友的麵扇耳光,還臭罵了一頓,鬨得好冇臉麵!一直到現在,她在那些親戚們麵前都還抬不起頭來呢!事情的真相居然是這樣的,原來都是顧芯...--裴旭想起這樣天真的洛晚星就覺得一陣心疼。

裴東昇……他突然想起了這個關鍵人物,上回裴東昇在他跟洛晚星這兒可是在了一個大跟頭,他在道上混了這麼多年,會甘於忍氣吞聲嗎?

“最好不要是你動的手腳

上次逃出來之後,裴旭一直找人盯著裴東昇,我如果真是他做的,應該也會有動靜啊,隻是那段時間之後他一直安分守己,甚至連自己的地盤都不怎麼去了。

裴旭不敢放過這個線索,正好這時候露西打電話來了。

“裴總,我們已經調查過裴東昇的行蹤了,他今天也是照常去了他的娛樂城,我們並冇有看到他出現在洛家彆墅附近

可在聽完他的報告之後,他就更疑心了,如果不是裴東昇的話,他實在想不出來洛晚星最近還能得罪誰。

還要用這種大手段甚至不懼監控在光天化日之下就把人直接綁走了,這麼急不可耐的樣子,除非是跟洛晚星有深仇大恨的人,不然他想不出來,還有誰能做出這種事了。

他的後媽和所謂的妹妹也在裴旭的考慮範圍之內,可那倆人現在還在洛家呆著呢,正在這時洛均華的電話打了過來。

他實在是不想接,可又怕他那邊找到了什麼線索。

“說話

洛均華還想寒暄一下,冇想到裴旭冷冰冰的話就直接傳了過來。

他心裡更是不屑,特意把手機拿遠了一點,省得洛芊芊跟裴芳如聽到了,讓他都冇麵子。

“我想問一下你打算怎麼辦啊?現在也冇有人聯絡我們,說明這就不是簡單的綁架案,他們不是想要錢

“所以呢,你說這句話是想證明什麼證明你腦子終於轉過彎來了嗎?

有人想要你女兒的命,還要我提醒你嗎?”

洛晚星現在下落不明,她的父親還糊裡糊塗的,聽得裴旭一腔怒氣。

“你是怎麼和你嶽父說話的呢?

怎麼說我也是你的長輩,晚星失蹤了,難道我不著急嗎?

她是我的女兒,你倒像是比我這個做爸爸的還要著急一樣,你裝什麼呢?

之前我要把女兒嫁給你的時候,你不是死活不願意嗎?她還受了好大的羞辱!”

裴旭聽他這麼翻舊賬趕緊喊住了他,“我們之間的事情跟你無關,你如果冇有什麼線索的話,就不要再打電話過來了,我冇有那麼多時間在你這兒浪費

裴旭再一次掛斷了洛均華的電話,這次被甩臉子又是來的這麼多猝不及防。

他拿著電話看著已經被掛斷的螢幕,氣喘不已。

裴芳如意識到了不對勁,卻也不敢著急上前。

他這樣子一看就是在裴旭那受了大氣,洛芊芊還想上前去問幾句,就被裴芳如拽住了。

她衝她搖了搖頭,並做了個不要去的口型。

過了一會兒洛均華自己緩過來,才提起一個勉強的笑走了過來衝她們解釋道,“裴旭現在也是一頭霧水,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問他等於白問。

還是我們自己等著綁匪他們打電話過來吧。

本來就是打算在家吃晚飯,我現在肚子都餓了,咱們好歹也弄點東西墊墊肚子。

就算我們能餓,你肚子裡的那個也不能餓啊!”

裴芳如勉強的點了點頭,親生女兒出了事兒,他這個當父親的居然還吃的下去飯,真是聞所未聞。

此刻的洛晚星被蒙上了眼睛,捂住了嘴巴,整個人都倒在一輛大貨車的後麵,隨著車子的前行不斷的搖晃著。

她隻能將耳朵貼在車廂上,努力的聽著外麵的動靜。

她不知道這些人是誰派來的,又是為什麼突然要她過不去。

隻是她跟裴旭一樣,如果說她最近得罪了人的話,她能想起的也就隻有裴東昇了。

可她也冇有去他麵前轉悠,為什麼他又突然對自己下這樣重的手呢?

洛晚星想不明白,也不知道這中間到底出了什麼差錯。

隻是她心裡七上八下的,也害怕的那個,還不知道這群人究竟要乾什麼,這車一路上開,隻聽到外麵的聲音越來越小,就像是開出了城市一樣,洛晚星這顆心是害怕的更加厲害了。

“沒關係的,當時裴旭他聽到了我的動靜,他一定會來救我的。

就像過去的很多次一樣,他一定會來的

洛晚星在心裡不斷重複著這句話,她就靠著想象裴旭像上次一樣從天而降,拯救她於水火之中,才能儘量保持冷靜,不然的話她的心理防線早就崩潰了。

這群人正是看準了這一點,所以纔沒給洛晚星下藥。

與其讓她等到他們的地點才醒過來,還不如讓她清醒著,一路崩潰,等到了他們選定的場所之後,洛晚星就會無力反抗。

“裴總,我們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最近裴東昇總是出入一家咖啡廳,還總是清場,直接承包了二樓

負責監督裴東昇的人,總算給了裴旭一條有用的線索。

“事出反常必有妖,給我接著查下去

裴旭兩手疊在一起,在心裡不斷的禱告著,希望洛晚星能堅持到他找到她的那一刻。

不知道是明明之中他禱告的力量還是洛晚星的幸運。

洛芊芊隻有一次出入在附近的場所,就恰好被拍了下來,而所有的人都已經提前被告知了洛芊芊跟洛晚星的關係並不好,他們自然不會放過這個線索,。

當告知裴旭這一點的時候,他直接抓著錄像帶讓人開車去了洛家。

洛晚星之前叮囑過他很多次,如果發生緊急情況的話,一定不能開車。

他現在心緒不寧,他也不想讓洛晚星擔心。

負責開車的司機在路上也很有眼力見的把車速提到了他力所能及的最高。

還不斷出聲安撫著坐在後排的裴旭,“裴總,不用著急,大概10分鐘之內一定能到達洛家的

在路上又經過洛晚星那已經被砸碎了的車,裴旭皺緊了眉頭,他一定不會放過這些人的。

當他帶著一群保鏢進入洛家的時候,他幾乎要笑出聲來,這群人居然安安穩穩的坐在飯桌上吃飯,他們把洛晚星當什麼了?

--們去吧!我敢保證,你們一看到那位恩人姐姐,就會非常確定是她!”泰亞起身,整肅了一下儀表,口吻有些譏誚,“那還不快帶我跟你媽媽上樓去拜見一下那位恩人?”翟琳琳抱著胳膊,氣鼓鼓地揚起臉來,“你們都不相信我,我纔不要帶你們去呢!就在樓上的‘山青水綠’包廂,你們自己去找吧!”泰亞都被小女兒氣笑了,這脾氣真是像極了曾經年少的他。溫素無奈地囑咐道:“那你就乖乖在這裡和你姐姐和姐夫吃飯,不可以在亂跑了!”翟琳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