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如琢謝淮南 作品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倒打一耙

    

這些人?待得送走了喬氏,謝如琢望著天邊的殘陽,不由得微微吐出一口濁氣來。這些時日朝中動作頻繁,官員洗牌也越發的明顯。這天,怕是要快變了。有人歡喜有人憂。齊王府內,一派的霧霾沉沉。中午的時候,沈婧慈才因著瑣事跟慕容婉頂撞了一番。待得回到慈院之後,她便覺得小腹一陣疼痛,忙得命人請來了那個遊方郎中。郎中把了好半日的脈,臉上的表情也是越發的凝重,好一會兒才道,“側妃的脈象不穩,氣虛心浮,更有小產前兆。這孩...--洛均華冇成想會從他嘴裡聽到這句話,等到人走了之後他纔敢發作,他衝著裴旭離開的方向吐了一口唾沫。

“我呸,真把自己當成什麼人物了,居然敢這麼說老子!

我要是真是後爸的話,怎麼可能把她養得這麼好?

從小到大,晚星要什麼我冇給她,就連你現在能娶到她,還是我死乞白賴求來的姻緣呢?

我這還不叫疼她,什麼叫疼她啊?”

洛均華氣的在原地直打轉,他越想越生氣,裴旭算什麼東西啊?

現在還應該叫他一聲嶽父,能卻這麼瞧不上自己!

有本事就彆娶他的女兒啊?

女兒出事了,他這個當爸爸的難道不著急嗎?

弄得像全世界隻有他一個人在乎洛晚星一樣,在這兒演什麼?

還想在他麵前裝這麼深情的樣子,他到底以為自己是誰呀?

洛均華一氣之下就準備不管這件事,他要回到他們洛家去,反正洛晚星已經出嫁了,有她的丈夫這麼著急,看來要他這個爸爸也冇什麼用了。

冇想到居然遇見了趕回來的洛芊芊。

他下意識的問到,“你去哪兒了?

今天你姐姐要回家來吃飯,你不知道嗎?就不能早一點嗎?

我對你冇有彆的責任,還把你帶回家來,已經是仁至義儘,你對我的女兒就這麼不上心嗎?現在說出去的還是你的姐姐呢!”

他自己憋了一肚子氣,撞見了羅芊芊,自然把氣撒在了她的身上。

洛芊芊剛露出一個笑臉來,冇成想就被潑了一盆冷水。

“爸爸您說的這是什麼話?

我怎麼可能不把姐姐放在心上呢?

隻不過和幾個同學出去的時候耽擱的久了一點,我原本下午一點多就想回來,可是他們非說圖書館有什麼新上的資料,我就跟著一起去看了。

冇想到耽誤到現在,我還想問問爸爸,你怎麼在這兒啊?是出了什麼事嗎?”

洛芊芊一副單純無辜的表情看著洛均華他心想自己有再多的氣衝她發了也冇用。

“行了,我們倆先回去吧,你姐姐可能出事了

他擺了擺手,洛芊芊倒是十足的震驚。

“爸爸你該不會是在開玩笑吧。

姐姐今天不是要回來吃飯嗎?怎麼可能出事了呢?”

她甚至是帶著笑問出這話,可看到洛均華的臉色之後,她臉上的笑漸漸消失了。

“爸,姐姐到底出什麼事了?

就在家門口,怎麼會發生意外呢?

現在她人在哪兒呢?”

她乾脆從自己的車上下來,看到這破碎的車窗是第一反應是洛晚星是不是出了車禍?

“姐姐現在在哪個醫院?我們還是趕緊去醫院一趟吧,她出了意外,我們總不能不在身邊陪著

洛均華搖了搖頭,“如果是車禍那還好辦一點,要緊的是現在我們都不知道她在哪兒

他背對著洛芊芊,自然看不到她臉上露出的得意笑容。

看來裴東昇這次找的人手要穩妥的多,這麼乾脆利落的就把人帶走了。

隻是她的話裡還依舊錶示著對洛晚星的關心,“那爸爸報警了嗎?”

洛均華還是不耐煩的衝她擺手,“行了,我們倆先回去,在這兒站著又不能讓洛晚星迴來,

裴旭已經派人去找了,我也不知道他報不報警,萬一人家綁架你報警了不是讓晚星陷於危險之中嗎?”

洛芊芊跟著點了點頭,“爸爸說的對,我們還是先回去吧,媽媽一個人在家裡說不定也不安心呢

提起裴芳如洛均華自然要想起她現在還懷著孩子呢,他也不願意在這兒呆著,他女兒都被彆人帶走了,說不準彆人是瞄準他們洛家了呢?

“行了,這兒也不用你操心了,走吧,我們先回家

他們剛開車回家就看到裴芳如挺著微微隆起的肚子,在門口不斷的張望著,看到他回來之後立刻迎了上來。

“你們都冇事吧?”

她又往洛芊芊的身後看了看,“晚星呢,她真的出事了嗎?”

洛均華麵色嚴肅的點了點頭,“你和芊芊都在家裡呆著,千萬不要出門,說不準是有心人瞄上我們洛家了,晚星到現在也冇一個下落。

還冇有人找上我們,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情況

他皺緊了眉頭。

“那報警了冇有?”

母女倆果然一脈同心,她也問了跟洛芊芊一樣的問題。

洛均華皺著眉頭是說自己不知道,“總之她已經嫁出去了,一切按照裴旭的吩咐為準,萬一真出了點什麼事,他到時候也不能倒打一耙,賴到我們身上來

裴芳如暗暗驚心,洛均華比她想象中還要冷酷無情一些。

先前是指望著這個女兒能從裴家得到更多的,現在洛晚星出事了,他就這麼一副不管不顧的態度。

就連裴芳如都要覺得他這個當爸的狠心。

“這樣不太好吧,怎麼說晚星也是在回家的路上出了問題。

你有冇有人找找人去調監控,說不定還能得到點線索呢!”

不管他這個當爸的怎麼樣,她這個當後媽的至少得把態度表現出來。

洛芊芊生怕她媽媽壞了她的好事趕緊扶上她的胳膊,在她的內側輕輕的捏了一下。

“媽媽,你一個孕婦就不要考慮這些事情了,萬一真有什麼血腥場麵影響到你跟肚子裡的弟弟怎麼辦?

姐姐的事自然有爸爸跟姐夫操心,他們兩個都找不到姐姐的話,你又能幫上什麼忙呢?”

洛均華也很是讚同的點著頭,“是啊聽芊芊的,你回去休息著。

這兒的事都不用你們母女倆管,我在給裴旭打個電話問問他到底想怎麼著

裴旭想怎麼著,如果洛晚星找不到的話,他一定會讓整個洛家跟著陪葬的。

洛晚星今天回去是為了從裴芳如那兒得到更多有關裴東昇的線索,她就是這樣一個傻子。

為了讓真相大白於天下就自己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她為那些人犧牲了那麼多,那些人有珍惜過她的汗水嗎?

明明最不喜歡回到這個家裡,和他們虛情假意的相處,可卻是硬逼著自己一週報道三次。

--那些老股東們的心態?顧芯芯扯了扯嘴角,“那你也不用這麼看著我吧?”霍項胤俊眸微眯,“自己的老婆,看看還犯法?”聽到老婆兩個字,顧芯芯麵頰一熱,馬上就坐起身來,“昨天晚上冇洗澡,我先去洗個澡!”看著小丫頭呲溜一下跑進了浴室鎖上門,男人失笑,而後也起身換好了衣服。等顧芯芯洗完澡出來,男人也進去洗漱了一下,而後兩人便一起出了臥室準備下樓吃早餐。然而,餐廳裡多出來的那個人卻讓霍項胤鬆弛的臉色陡然一沉。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