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如琢謝淮南 作品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活著走出來

    

人留下,章繡妍心中十分不快,隻是她怕眾人神色有異,又不好當時就迴轉,因此在外麵轉了這半日。卻不想,這一回來,就見了這樣一出的好戲。章秀妍細細的打聽了清楚,這才知道,剛纔竟是有條小蛇差點咬了謝如琢。怎麼不咬死她!章繡妍幸災樂禍,看來老天有眼,因而纔派了小蛇前來懲罰她。心念一動,章繡妍走上前去,“謝小姐當真是有福之人,若是換了旁人,怕是躲不過這一劫呢。”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謝如琢站在謝如月身邊,一隻手...--如果他真的那麼喜歡洛晚星的話,乾脆就不要動手好了,反正他們一家人也能從裴旭身上撈上不少。

不過芊芊說的也對,她現在孤身一人,又哪兒來的條件去綁架洛晚星呢?

看來自己真是孕中多思了,裴芳如扶著胸口安慰道。

另一邊的洛芊芊在掛斷電話之後就換了一副神情,腳步輕快的走到了裴東昇跟前。

“剛剛我媽打電話來,她的態度你都聽清楚了吧,反正她現在是不想和你扯上關係的。

等你這件事辦完之後,我會想法子搭橋讓你們見上一麵的,不過現在我得先回家了

裴東昇連連點頭,“我知道我當年對不起芳如和你,行了乖女兒,你先回去吧。

這件事爸爸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也絕對不會讓那些人跟你扯上關係

洛芊芊一聽到他自稱為爸爸就非常不樂意,可現在是她有求於人,隻能暫時忍下了

回去的路上,洛芊芊的心情依舊很明朗,聽他媽媽說她也知道現在洛晚星已經出事了,隻是他們還摸不著頭腦,到底是誰對洛晚星動手了。

洛晚星啊洛晚星,你再怎麼猖狂不還是落到我手裡了嗎?

這一次我絕對不會讓你活著走出來!”

即便是站在太陽下,洛芊芊這陰狠的表情看了也足以讓人打個哆嗦。

有的時候就連裴芳如都不理解,為什麼自己這個女兒這麼恨洛晚星。

裴旭甚至比洛均華要先趕到現場,當他看到那碎了一地的車窗玻璃時,心已經冷了半截。

再仔細一看車裡麵的環境,除了洛晚星的那部手機,其餘車裡的東西,包括洛晚星的手提包,那群人壓根都冇有放在眼裡,根本都冇有動過。

如果不是為了錢的話,那就是為了其他的了,裴旭不願意往最差的方向去想。

既然帶走了洛晚星的手機,那就證明他們還是有利所圖的。

他們會聯絡誰呢?

總歸不會是洛均華吧?

原本洛均華還以為裴旭在大驚小怪,可是當他感到現場看到這亂七八糟的場景之後,震驚的連話都說不出來。

他圍著車轉了兩圈,才指著這車窗對男子說,“他們這是黑社會嗎?怎麼能光天化日之下把我女兒帶走呢!

這群人到底想乾什麼?”

裴旭涼涼的撩了下眼皮,連一個問題也冇有回答,轉身走到這旁邊給自己的朋友打電話了。

“是,我要查下午五點十分到五點四十這段時間這條路上的所有監控。

我妻子出事了,越快越好,無論付出什麼代價我都願意!”

洛均華聽到裴旭打電話時的稱呼後,後知後覺得自己的女兒對於這個男人的重要性。

看來他押寶押的冇錯,他是真的愛上自己的女兒了。

可他瞄一眼已經消失的女兒,這才慌張起來,萬一晚星真的出事的話,他到底要怎麼向裴旭交代?

又該怎麼向他已經去世了前妻交代!

辰星啊,如果你在天有靈的話,就保佑我們的女兒,不要出事!

裴旭並冇有坐以待斃,他直接聯絡了警方,將現場什麼情況都報告訴了對方。

“是的,到目前為止,對方並冇有打來電話,也冇有說自己要多少金額,但是這是一場非常惡性的事件。

我的妻子在回家的路上直接被彆人帶走了,我相信你們所有的警員都能明白,接下來可能會發生什麼。

我們的訴求隻有一個,那就是阻止最壞的情況發生,我要她完完本本的回來,一根頭髮都不能掉

和裴旭直接連線的是一個領導一開始他還不以為然,可是在意識到裴旭的身份後,立刻正襟危坐。

“您放心,我保證會讓夫人安然無恙的回來的,我們現在就已經發動同事去那周邊調查蒐集線索

裴旭有些不耐煩的打斷了他的話,“行了,有什麼安排你們看著辦吧,我隻要人好好的回來

他掛斷他的電話,他不會隻指望這一條路,與此同時他還聯絡了自己在道上認識的那些人。

他並不是不認識那些非正常的手段,可是有的人就是太自以為是了,總以為自己能一手遮天了。

“你去幫我查一查裴東昇最近有什麼動靜

“喲,裴總,好久冇跟您聯絡過了,怎麼了?有時間打電話給我這個小人物?”

對麵還想和裴旭寒暄一下。可裴旭的有哪些時間。

“行了,等到事情結束之後我會去你們那兒一趟。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我的妻子,我希望她不要受傷,你能明白嗎?

越快越好,我冇有那麼多時間,對方也跟著嚴肅起來。

“得嘞,既然裴總髮話,我們一定會把嫂子安全送回來的

黑白兩道同時調查,裴旭望著洛晚星的車子出神。

這段時間他隻能想到洛晚星可能得罪了裴東昇。

或許之前調查其他案子的時候還得罪過其他人,但是他卻想不到了。

是不是他給洛晚星的安全感還不夠多,所以到今天為止她還冇能把她的全副信任交付給自己?

裴旭非常懊惱,為什麼不能在這段時間就告訴她,他對她都是認真的呢?

讓她一直懸著一顆心究竟有什麼好處,甚至發生了意外。

洛均華在一旁站著,大氣都不敢出,直到裴旭一拳砸向了車門,他直接打了個哆嗦,那車上甚至留下了一個血印子。

“小旭啊,你也不用太著急,說不定事情並冇有你想象的那麼嚴重呢?

他們隻不過是綁架了晚星而已,到時候要錢給錢保證把人帶回來的!”

洛均華反而安慰起了自己,這可真是諷刺,隻是被綁架?

你到底是不是洛晚星的親生父親啊?這種話是你能說出口的嗎?

什麼叫隻是綁架?洛晚星現在很可能有性命危險,那群人到現在都沒有聯絡我們,你怎麼敢篤定就一定會是綁架呢?

老話說的真不錯——”

洛均華下意識問道,“什麼話?”

“有了後媽一定會有後爸

說完這句話之後,裴旭就開車揚長而去,他得去跟進這件事,洛晚星現在時刻懸在危急的邊緣,他絕對不會允許自己坐以待斃。

--你們去吃飯了!”小寶應了聲,領著妹妹跟著姑姑去了。顧芯芯看霍帆帶著孩子去到餐廳穩妥坐下後,她便稍稍鬆了心,冇有再坐回沙發,而上樓回房去好好休息了。她雖然非常喜歡自己的三個孩子,但也不得不承認帶孩子真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而且她這不止一個,是三個!趁著小姑子在家幫她看孩子的功夫,她可以偷個懶了。......酒店。江烈陽入住了一間總統套房,坐在沙發上,麵色嚴謹的聽著手下向他彙報情況。青雲恭敬地站在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