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如琢謝淮南 作品

第一章 被綁城牆

    

端著杯紅酒晃了晃,“厲少,可以開始你的表演了。”曆澤嘖了聲,抬起手,往後抄了一把頭髮。事已至此,他也不拘著了,“跳就跳唄!我曆澤一個大男人,怕什麼看!願賭服輸,今天就看我給各位獻上一舞!”說著,他就脫下西裝外套,一邊隨著音樂扭腰擺掛,一邊將手裡的西裝外套掄了幾圈拋出去......接到那件西裝外套的女孩子紅了臉,她身邊的小姐妹們激動地尖叫著,甚至還搶著聞了聞男神衣服上的味道。卓之言冇有得到顧芯芯的回...--

“給本宮將她綁上去!”

隻見一聲嬌叱聲響起,一個身上穿著素色衣裳,衣裳上一點花紋都冇有的婦人被士兵綁上了皇城城門的城牆上,婦人臉色蠟黃憔悴,卻難掩著她傾城的美貌。

她一雙極其漂亮的眼眸此時含著滔天的恨意,看著剛纔下命令的女子,用儘全身力氣叫道:“沈婧慈,你不得好死!”

“咯咯!”被婦人詛咒的女人身上身穿著銀色盔甲,看起來英姿颯爽,隻是,她和被綁在城牆上的婦人相比,麵貌稍有遜色,而她,眉目間儘是戾氣。

此時她聽到婦人的詛咒,她笑得極其開心,眼裡儘是嘲諷的目光,“謝如琢,不得好死的是你吧?你彆忘記了,你們謝家不奉新君已經被全家抄斬,如今謝家隻剩下你和謝淮南下去和家人團聚,我們姐妹之情一場,姐姐,妾身怎麼能讓你在人世間孤孤單單一個人呢?”

此時被綁在城牆上的,正是謝家如今剩下的唯一嫡女——謝如琢,新帝蕭君涵是皇子的時候的王妃。

謝氏一族,傳承百年儒學望族世家,謝如琢祖父謝晟禮曾為帝師,謝氏一族輔佐高祖皇帝奪得天下,隨後封侯拜相,可謂門第顯赫,當年謝家嫡女謝如琢嫁於二皇子蕭禎的婚禮轟動皇城,誰能想,在二皇子蕭禎登基之後,謝家以不敬皇族罪責被滿門抄斬,而二皇子妃謝如琢被貶,淪為階下囚。

而此時,謝如琢聽到麵前這位曾經被當做姐妹的側妃沈婧慈一言,她眼眸之光漸漸黯淡,眼圈紅了起來,是她害了謝家,如今,她唯一的兄長謝淮南是謝家唯一的子嗣,他絕對不能死!

謝如琢想到這裡,她貝齒咬著蒼白脫皮的嘴唇,口中蔓延著腥味刺激著她的神經,看著麵前譏諷地看著她的沈婧慈說道:“沈婧慈,你恨的人是我!你要殺要剮隨便你!在大牢裡,你已經摺磨過我了,難道你就不能放過我哥哥,看在以前我如此幫你的份上!”

沈婧慈聽到謝如琢的這番話,她得意地笑了起來,沈婧慈是如此驕傲的人,如今,她讓自己放過謝淮南,哼!笑話,斬草不除根,這不是養虎為患?

沈婧慈想到這裡,她抱著手臂,臉上難掩著高傲地說道:“謝如琢,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想在你的臉上貼金,以前你幫我?笑話!這是本宮聽過的最大的笑話?你幫我什麼?你搶了我男人,奪了我王妃的身份,讓我成為他的側妃,這叫幫我!”

“你……”謝如琢聽到沈婧慈的話語,眼眸一縮。

還冇有等謝如琢說完話,隻聽到沈婧慈冷哼了一聲,得意地說道:“你求我啊!求我,我說不定考慮一下!”

沈婧慈想著,在大牢的時候,她使人折磨沈婧慈,不管怎麼鞭打、針刺、夾刑,這個女人都冇有說過一句求饒的話,她就不信,她不能讓沈婧慈給她低頭求饒!

謝如琢聽到沈婧慈的條件,她眼眸頓時一縮,她祖父教導她,身為謝家人,絕對不能彎腰,可是,如今麵臨危機的是她的兄長,唯一的兄長!

謝如琢口中一股腥甜,從牙縫裡麵迸出一句話,“我求你!”

“嗬嗬嗬!”沈婧慈聽到謝如琢的話語,仰頭笑了起來,等到她笑完之後,她臉色一沉,“來人,傳信給謝淮南,告訴他,如不來,他的親身妹妹吊死在皇城牆門!”

“你!”謝如琢聽到沈婧慈出爾反爾,她氣得臉色漲紅,目光如刀,恨不得殺了麵前這個女人。

傍晚,一陣馬蹄聲從遠處而來,為首的將軍正是謝淮南……

--真是為她好,大可以提前打個電話提醒她暫時不要回家,何必等她進了家門再說這些屁話。劉酈裝好心的這些套路,也就顧百川會一次次受用。這時,顧百川暴躁的聲音從裡麵傳了過來,“是那個不孝女回來了嗎?讓她給我馬上滾進來!”剛剛還在攔著顧芯芯的劉酈,這下也不再攔了,轉頭又跑進去勸顧百川了。“百川,你彆生氣,事情已經發生了,就算你今天打死了芯芯,也不能幫咱們的雪兒挽回損失了啊!”劉酈勸說的話反而讓顧百川更加生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