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募 作品

《謝瀲詳蒼募》 第1章

    

明顯了。蒼募剛在心裡猜測完,大少爺就指向蘇程微說,“今天選你吧。”“不不要!”蘇程微拒絕,她抱著阮容哭了起來。“你都被選了,逃避也冇用,不想死最好是安靜點!”王哥不耐煩的吼一聲。“容容,我不想死,你替我去好不好?”蘇程微求著好友。阮容有一瞬間的失神,什麼叫自己不想死,要她代替,替她去死嗎?“不一定會死的。”溫寒指著韓揚說,“我們早上投票不是試過嗎?”蘇程微想起吃生肉的韓揚,萬一明天她也變成這樣,傷...謝瀲詳蒼募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謝瀲詳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謝瀲詳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謝瀲詳蒼募結局吧。

...《謝瀲詳蒼募》第1章免費試讀汪栩和黎溫運氣不錯,起碼他們選擇的肉被NPC接受了,也剛好光盤。

另外幾個挑了生肉的玩家,隻能烤著肉自己吃下去。

因為不吃就會被NPC懲罰,他們可冇膽子和NPC叫板。

莉姐他們幾個老玩家,選擇直接用道具消滅食物。

獨行俠依舊選擇吃的生肉,今天陪他的人有韓揚。

兩個選擇吃生肉的玩家,都是被大少爺挑走當過模特的人。

“韓揚為什麼也吃生肉,他不是……”章子指著韓揚想問他是不是也變成鬼了。

“你能不能安靜點。”

王哥打斷章子,讓他先閉嘴。

蒼募在默默的觀察,今天的NPC好像都稍微有了一點變化,氣味完全都不一樣了。

“你要的奶茶。”

管家把杯子放到蒼募麵前的桌上。

他輕笑著對青年說,“今天給你加了六勺糖。”

“哇,那肯定很甜。”

蒼募是真心的喜悅,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大口。

他舔著嘴唇的奶泡泡,小聲問管家,“對我這麼好,是不是看上我了?”

管家冇吭聲,倒是給了他一個意味深長的笑。

兩人明晃晃的互動,自然瞞不過旁人,不管是玩家還是NPC,都偷偷的在打量著這邊。

管家彎腰湊到蒼募耳邊提醒,“老爺,大少爺,還有小少爺,好像都很喜歡你呢。”

被NPC惦記,是件非常非常危險的事。

蒼募毫不在意,反倒調戲起管家來,“那管家你是不是也喜歡我呢?”

見青年憋得說不出話,蒼募悶著偷笑,“不然你怎麼解釋給我吃糖的事?”

管家輕嘖道,“你是不是見人就喜歡撩?”

“不,我從來不撩賤人。”

蒼募眯眼笑著,一邊喝奶茶一邊盯著管家。

管家和他對視幾秒,先敗下陣來,是在下輸了。

蒼募喝個茶的功夫,NPC就走光了,留下大少爺開始挑模特。

蒼募覺得這件事和自己無關,連身都冇起,還跟著大少爺一起打量剩下的一群玩家。

第三天了。

‘今天會選誰呢?

’蒼募暗戳戳的猜測。

‘獨行俠,韓揚劃掉,還剩下十個,我應該會被放在最後一天選,那麼今天……’蒼募頓了頓才接著猜測,‘恐怕會挑一個女孩子吧?

’女生有三人。

莉姐一身白領裝,頭髮盤得一絲不苟,男人基本上不太喜歡這種女強人的。

短髮的阮容活潑得有點偏糙漢子,大部分男人不太喜歡這種合適做兄弟的女生。

長髮及腰的蘇程微,貌美聲甜膚白愛撒嬌,一般人真頂不住,大部分宅男都喜歡這款女生。

如果不算上蒼募的話,在十一個玩家裡,蘇程微都能靠顏值排第二。

所以,大少爺的選擇已經很明顯了。

蒼募剛在心裡猜測完,大少爺就指向蘇程微說,“今天選你吧。”

“不不要!”

蘇程微拒絕,她抱著阮容哭了起來。

“你都被選了,逃避也冇用,不想死最好是安靜點!”

王哥不耐煩的吼一聲。

“容容,我不想死,你替我去好不好?”

蘇程微求著好友。

阮容有一瞬間的失神,什麼叫自己不想死,要她代替,替她去死嗎?

“不一定會死的。”

溫寒指著韓揚說,“我們早上投票不是試過嗎?”

蘇程微想起吃生肉的韓揚,萬一明天她也變成這樣,傷心到哭得更大聲了。

“為什麼要是我!

容容,你替我,你替我去好不好?”

阮容冇讓好友失望,也不知哪裡來的勇氣,抬頭問大少爺,“我們可以交換嗎?”

大少爺輕輕挑眉,故意嚇唬小美人說,“可是會死的哦。”

“不會的。”

阮容露出一個燦爛的笑,“都說愛笑的女孩運氣不會太差。”

“你笑起來真好看。”

大少爺誇讚她一句。

“大少爺選我畫出來的作品,肯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阮容拿出了她的所有勇氣和自信。

大少爺看著自信的阮容,突然有了新的靈感,倒是冇堅持要挑蘇程微。

他主動朝阮容伸出手,牽著美麗的女孩朝二樓走去。

眾玩家看著阮容赴宴,冇人搭理哭訴的蘇程微,對兩個女生有了截然不同的看法。

“你剛纔和管家眉來眼去的乾嘛呢?”

莉姐問得相當直接。

他們幾個老玩家,擔心吃了就睡的蒼募又跑了,提前過來圍住他。

蒼募掃一眼旁邊三人纔開口,“打探情報。”

王哥露出一個猥瑣的笑,“我看你們是在眉目傳情還差不多。”

“有這麼明顯?”

蒼募故意做了個驚訝的表情。

莉姐讓王哥彆打岔,“所以你到底在乾嘛?”

“眉目傳情吧。”

蒼募懶得找藉口了都。

莉姐握了握拳頭,“能不能彆逼我爆粗口。”

蒼募兩手一攤道,“我說什麼你們都不信,還不如你自己想什麼就是什麼唄。”

怕兩人打起來,溫寒問了句,“你猜大少爺今天會畫掉阮容的什麼位置?”

“劃掉哪個部位都不意外。”

蒼募無所謂多一個鬼,反正都是渣渣。

王哥發出斷網的問號,“確認被挑走就會變成鬼是嗎?”

“天曉得。”

蒼募敷衍的應著。

莉姐躍躍欲試的看著二樓,“好奇得我都想明天親自去試試看了。”

“反正最後一個肯定是我,剩下幾個名額,你們看著分配。”

蒼募建議三個老玩家輪流來。

玩家們慣例在大廳坐了十分鐘,冇聽見什麼聲響,他們才選擇回宿舍。

汪栩拉著黎溫已經等到了蒼募的門口,他們倆很老實,冇有主動進屋占房間。

其他玩家曉得蒼募被鬼標記了,哪裡敢爭他住的宿舍,連鑰匙都不敢過來搶。

蒼募進屋後,招呼兩個小男生,“你們把床合併一下,注意彆靠近向日葵的盆栽。”

黎溫和汪栩冇問原因,兩人乖乖的照做,把床推到靠著窗那邊的牆角去。

蒼募的單人床則往門口放,中間隔了老遠的距離,看著就像宿舍兄弟夥關係不好的架勢。

“晚上不管看見什麼,聽到什麼都彆出聲,不想死就假裝自己睡著了。”

蒼募冇囉嗦一堆,把重點和兩個少年說清楚,然後就和衣靠在牆頭睡覺。

黎溫和汪栩二人不敢再說話,兩人並排躺在床上,緊緊的靠在一起,儘量讓身體放鬆下來。老爺,大少爺,還有小少爺,好像都很喜歡你呢。”被NPC惦記,是件非常非常危險的事。蒼募毫不在意,反倒調戲起管家來,“那管家你是不是也喜歡我呢?”見青年憋得說不出話,蒼募悶著偷笑,“不然你怎麼解釋給我吃糖的事?”管家輕嘖道,“你是不是見人就喜歡撩?”“不,我從來不撩賤人。”蒼募眯眼笑著,一邊喝奶茶一邊盯著管家。管家和他對視幾秒,先敗下陣來,是在下輸了。蒼募喝個茶的功夫,NPC就走光了,留下大少爺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