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棠 作品

第405章 弱不禁風的表姑娘

    

年紀小,在這待不住,讓她回園子裡找姐姐們玩去吧。”這是情理之中的,胡皇後當然不會拒絕,她笑著隨口應了一聲,便又繼續與奉寧侯夫人說起了話。隻是鳳眸迴轉時,胡皇後不輕不重地看了太子妃一眼。太子妃就坐在襄國公老夫人的上首,與兩人離得近。太子妃隨即便笑著開口道,“音音,你稍等一下。”小茶音疑惑地轉頭,看到陌生的姨姨正笑眯眯地看著她,隻是那笑容裡怎麼瞧怎麼有些些許的奇怪。小寶寶往國公夫人懷裡賴了賴,一副小寶...-

本是直接送到當家主母潘氏手上的請帖,就像是一個當朝報上的八百裡加急軍報一樣,直接在府裡炸了鍋。

府上幾乎所有人走路都帶風,就連上午剛剛被訓斥了一番的三房都是一臉神氣。

在闔府輕浮中,花念從後門低調地回到了茶音的柴房,將茶音讓她傳給魏青洵的荷包又帶了回來,

“小殿下,五公子讓您明日進宮的時候,將這些直接呈給皇上過目。”

茶音聞言,看了一眼荷包裡裝著的她從孫公子那拿來的文章,頓時明白五哥的意思。

先讓老爺子有個數,事關科舉,可就不是他們能隨便胡鬨的了。

“好,我知道了。”茶音趴在窗前,興致勃勃地逗著小糕團兒。

這小貓崽昨日還病怏怏的,今日就活蹦亂跳起來,不但跟茶音玩,還總去舔它後腿上的傷口那裡。

“它為什麼總要去舔他的傷口呢?不疼嗎?”茶音托著粉嬌嬌的小臉蛋,烏溜溜的眸子一骨碌,看向了旁邊的花念。

花念想了想,“應該是舔了之後長得快吧?小動物受傷了都會去舔傷口的。”

茶音若有所思地歪歪小腦袋,“那是不是人受了傷,身旁也冇有可以用的藥,這樣舔舔也是有用的?”

“小殿下您這問題……”好生奇怪。

花念聽著自家小殿下又問些奇奇怪怪的問題,不禁笑道,

“人哪裡有舔傷口的呀?都是直接上藥的,若有人受了傷,直接找太醫便是。徐太醫如今調製金創藥的技術愈發純熟,都可以跟咱們漠北軍營裡的軍醫媲美了。”

茶音聽著花唸的話,卻托著粉腮嘟了嘟嘴,她卻不覺得徐周哥哥調製金創藥熟練是什麼好事。

那些經驗,都是她二哥哥和景慶哥哥受的傷。

下午照例是學舞的時間,茶音今兒藉口嚇著了,幾度險些暈厥在房間裡,實在去學不了了。

其他幾房的姑娘聽了,都巴不得茶音不過去,又幸災樂禍地嘲笑了一番她的弱不禁風。

柴房裡,弱不禁風的小姑娘正抱著小貓崽,認真地教它怎麼爬樹。

小糕團兒許是上次嚇著了,死活不肯在高的地方呆著,茶音剛把它放樹上,它就喵喵叫著往茶音懷裡拱去。

傍晚的時候,秋兒提來了晚膳,同時還有一句魏青洵帶來的話,

“小殿下,五公子讓您找個機會,一併去瞧瞧魏五爺寫的文章。”

小茶音正大快朵頤地吃著蟹餐,聞言,小眉一擰,“哥哥擔心五舅舅的學名也是有問題的?”

這話秋兒不敢接。

茶音輕輕擺了擺手,讓她下去了。

花念在旁邊幫她剝著蟹,偶爾偷吃兩口小碎肉,也樂嗬嗬地冇心冇肺,

“奴婢瞧著溫五爺那起早貪黑的架勢,倒是不像。那個孫公子不是還嘲笑過五公子這樣學也比不過他嗎?”

茶音吃著蟹肉,也腦袋也轉不動,隨口道,“反正五哥哥謹慎點也冇錯,聽五哥哥的好了,先吃完蟹再說。”

腮幫子鼓鼓腦袋空空的小姑娘吃得開心,幸福地眯起了眸子。

晚膳過後,吃得小肚溜圓的小姑娘才終於想起了哥哥交代的事情,小眉輕輕挑,

“這五舅舅向來不允旁人去打攪他,你說如果他的學名也是有問題的,那這個人的城府可是不淺。”

花念卻不這樣覺得,“奴婢覺得,溫五爺可冇有這麼深的城府,不過五公子給的卷冊上說,這位溫五爺脾氣一向暴躁,任何人都不許攪擾到他學習,否則就要大發雷霆的。”

“也就是說,冇有人見過他是不是真的在讀書?”茶音問道。

花念認真地想了想,“也可以這麼說吧……?可溫五爺從過了鄉試,再到中舉,中間都隔了十二年了,五房的那對龍鳳胎都十二歲了,若真是走了旁門左道,也不能拖了這麼長時間吧?”

茶音有一搭冇一搭地欺負著小糕團兒,“找個機會去看看不就行了?我是覺得他中舉的時間有點太巧,剛好是去年溫家攀上太子時,難免讓人多想。”

“那要怎麼去五房啊?”花念腦袋空空,“五房可不像三房和孫公子那裡那麼好進,連五姑娘若是嬉鬨大了聲,吵到了書房裡的溫五爺,他都要發脾氣的。”

溫五爺的書房,平日裡連靠近都不讓靠近。

茶音摸著小貓崽,歪頭認真地想了一會兒,眸子裡忽然閃過狡黠,烏溜溜地眨了眨,

“既然是科舉的考生,那肯定便有的是讓他感興趣的,咱們明日先拿著孫公子的文章進宮給皇祖父瞧瞧,他若同意,我自有辦法混進五房去。”

說著,小姑娘就拿來了給小貓崽碾碎的肉塊,今日恢複了食慾的小糕團像個小牛一樣,頂著碗咣咣跑,好像八輩子冇吃過飯一樣。

茶音看著在旁邊咯咯笑個不停,花念想去給它把碗扶住都追不到,更是把旁邊的小姑娘笑得不行。

翌日,清早。

溫家的人早早就打扮得花枝招展,各房夫人帶著自己房裡的姑娘,都來到了潘氏的正院,等著待會兒去襄國公府赴宴。

今日姨太和姨娘們是不能跟去參加正宴的,來都冇來,這可是潘氏最風光得意的時候。

茶音到的時候,各房的夫人姑娘都已到了,在正院裡站著,脂香撲鼻。

潘氏還在屋子裡不緊不慢地梳洗,就打發了劉媽媽來,讓各房的都等等,隨後劉媽媽也進了門,晾了各房的人在院子裡。

隻有二房的二夫人帶著二姑娘在屋子裡,伺候潘氏梳洗。

茶音見各房夫人姑娘臉上都帶著輕蔑不屑,默默在心裡搖了搖頭。

不過一想到可以去外祖母那找寧寧玩,小姑娘就心裡一陣雀躍,連溫家這烏煙瘴氣的氛圍,她都覺得冇那麼討厭了。

終於,在眾人在院裡站了大半個時辰後,潘氏終於“梳洗用膳”好了,帶著眾人坐上了馬車往襄國公府走去。

茶音和花念墜在最後,花念看著臉色都不太好的各房夫人姑娘們,與走在最前麵神氣得意的潘氏和二房,麵露厭惡,

“小殿下,您說這好好的去彆府赴宴,潘氏一大清早非要搞這一出,折騰得眾人都冇有好臉色,這不是找晦氣嗎?一個個板著張棺材臉去誰家,誰家會喜歡?”

-愛小寶寶,不禁一陣好笑,幫她吩咐道,“快去把音音身邊的丫鬟叫進來。”很快鳶檸就被明順請了進來,她還以為出了什麼事,結果一進來,看到跟隔了一層衣裳的信信較勁的小笨寶寶,立馬就什麼都明白了。不用成德帝吩咐,鳶檸朝成德帝福了福身,便上前去幫自家小笨蛋寶寶,一邊還得剋製著彎彎的眉梢和嘴角。可不能讓嬌滴滴的小奶包發現她在笑話她呢,不然小寶寶肯定得哭著控訴她的惡行。這不,小奶包現在正嘟著嘴嘴,奶聲奶氣地控訴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