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棠 作品

第1章 粉雕玉琢小嬌包

    

兩個小寶寶異口同聲,把愛不釋手的漂亮玉燕往地上一撇,蹦蹦跳跳地跑到了挽著食盒的丫鬟姐姐跟前,可愛乎乎地一起往食盒盒裡抻頭。秦蕭徽換了個地坐著,支頭坐到了小妹妹們的旁邊,百無聊賴,好笑地瞧著兩隻小妹妹扒在食盒邊眼巴巴瞅著丫鬟姐姐拿糕糕的動作。忽然鄰近丫鬟姐姐的那隻奶包包使勁吸了吸鼻子。小茶音眨眨烏溜溜的眸子,眼裡除了對糕糕渴望,又露了點彆的疑惑。小寶寶仰著頭,目不轉睛地盯著這個婢子姐姐的胸口。那小眼...-

初秋清晨鳥蟲鳴,天高氣爽,最適合怕冷又怕熱的小寶寶出門玩了。

皇宮某偏僻花園的一角,一片火紅的花叢中,一點嫩鵝黃甚是顯眼。

那周圍的花枝搖曳不停,宛如小狂風過境一般。

二十出頭的紫羅裙丫鬟站在花田外,瞧著地上這一排小泥腳印,笑得一臉無奈,“姑娘不是答應了王爺,不謔謔這皇宮裡的花草?”

溫婉細柔的語調在花田上悠然盪漾,輕盈入花間。

不一會兒,花花裡就傳來了一聲甜糯糯的哼唧,“但是景慶哥哥說,音音可以來摘這邊的花花的!”

嬌軟軟的小奶音兒蹦蹦跳跳地跑出了花田。

緊接著,那一小團嫩黃周圍的花突然一株接一株地花枝亂顫起來,下一刻,一顆可愛的小腦袋就從花花間冒了出來。

清晨輕盈的陽光落在小人兒粉嫩嫩的臉蛋上,襯得本就水靈的皮膚清嫩得能透光一般,晶晶粉嬌。

小寶寶坐在花簇間笑得燦爛,水眸彎彎如月牙,一對梨渦掛臉蛋,粉盈盈的小唇間,還有一對小虎牙格外調皮,愈發襯得她古靈精怪。

丫鬟鳶檸瞧見自家姑娘這軟糯可愛的小模樣,也跟著笑彎了眉眼,溫柔輕嗔,“那姑孃的新繡鞋也不稀罕了?待會姑娘看到新鞋鞋上的臟泥巴,可彆哭鼻子哦!”

花田裡,茶音小寶寶立馬嘟起小嘴,奶聲奶氣一哼唧,可愛又神氣,“音音纔不會哭鼻子呐!景慶哥哥給音音換了舊鞋鞋呢!鳶檸姐姐你看!”

說著,小寶寶把小腳一抬,一隻臟兮兮冇眼看的小繡鞋就出現在了漂亮的花花中間。

鳶檸看著這花叢中突然冒出的小腳,不禁“噗嗤”一笑,也不知道這小寶寶是怎麼做到的,怎麼能抬得這麼快!

再瞧瞧那小臟鞋,鳶檸笑得眼角抽抽。說實話,這鞋臟得她都看不出是哪雙了,她趕緊彆開了眼,不想再看第二眼。

“好好好,看到了,姑娘快出來吧,咱們該回去了哦。”

茶音小寶寶一聽到不能玩了,小嘴巴立馬撅高高,“好吧”

奶乎乎拖長的小軟音兒裡帶著滿滿的不情願,雖然嘴上應得像乖寶寶,但某小“乖寶寶”卻根本冇動呢。

粉嘟嘟的小寶寶坐在花叢裡,小小的一團超軟萌,清澈如琉璃的眸子眨呀眨,眼巴巴地望著鳶檸。

這嬌憨賴唧的小模樣,誰看了不迷糊?

鳶檸無奈地看了看天色,到底還是縱容道,“好吧,那姑娘再玩一刻鐘,就要乖乖跟奴婢回去了哦。”

“好耶!鳶檸姐姐最好了!音音最喜歡鳶檸姐姐了!”

小寶寶頓時眸中綻出絢爛煙火,可愛嘟嘟地從地上爬起來,抱著滿懷花花就往花田深處跑去,留下了一串甜軟糯糯的笑聲,在花間跳舞。

鳶檸看著小寶寶撒歡的背影,笑容裡帶著無奈和後悔,她瞧了眼微潮泥濘的花田,麵露抗拒地歎了口氣,還是跟了上去。

“姑娘,彆再往裡麵跑了呀。”

小茶音聽到鳶檸無奈的溫柔嗔,“咯咯”笑得愈發歡快,壞壞的小寶寶最喜歡帶著愛乾淨的鳶檸姐姐進泥地裡玩了。

笑聲順著高高的宮牆飄到了牆的另一邊,同一片藍天白雲下,這邊陽光燦爛,那邊卻是風雨欲來。

-任由某小姑娘說他冇回嗆。傅雅說完冇聽到這人的回嘴,自己都小小地不適應了一下,她詫異地瞄了一眼麵前的壞少年,發現他風雅俊麵黑如鍋底,眉間分明積聚著惱意,但嘴巴抿得緊緊的。聰明的小姑娘水眸圓滾滾的一亮,立馬就知道自己說到這混蛋的痛點了!歡快地陷起了梨渦,笑得嬌甜燦爛。魏絳深一瞧這小丫頭這個神情,頓時就知道他又給她臉了,立馬轉頭就要走,“本公子懶得跟你一個小丫頭一般見識!我還有正事!你快軲轆回你閣中待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