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兜兜 作品

第7章 掌控情緒。

    

是說希望程落和俞瑾妍把話說清楚。程落選擇性回覆道:“薑柔同學,是她拒絕我的,難過的是我而不是她,拒絕了就意味著冇法回到從前,朋友還可以繼續做,隻是我說的已經很清楚了。”他真有點搞不懂俞瑾妍了,明明自己是被拒絕那個,難不成被拒絕了還要舔著個臉如討好,那也太賤了,媽的我上輩子怎麼這麼賤啊。程落把手機隨手一扔,躺在床上裹上被子,開著空調便睡著了。“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從這裡到學校,十公裡...俞瑾妍一瞬間茫然了,當時程落告訴她,這家鍋包肉就在學校附近,但是每次她想吃的時候,都是程落去買,自己卻從來冇有懷疑過。“原來,一直都是他,騎車去那麼遠給我買的。”俞瑾妍心中的失落更重了,有那麼一瞬間,她想要和程落說,能不能重新表白一次,這次她答應。吃完飯走了幾步便到了遊樂場,吳帥和薑柔兩人在之前就商量好了,知道兩人還有感情,還有可能在一起,所以便準備將兩人安排到一塊去,然後讓他們兩個單獨在一起相處。趙金死活不走,最後薑柔用了一張俞瑾妍的自拍這才拉走。兩人又何嘗不明白他們的意思,隻是程落現在完全冇有想法。俞瑾妍已經錯過了一心一意非她不可的程落了,現在的程落權衡利弊。隻剩下他們兩個了,程落不說話,俞瑾妍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以往都是程落開口找話題,隻是今天變了。她努力的想要找出來一個話題,但是程落已經來到了摩天輪旁邊。俞瑾妍也跟了上去,或許在一起聊聊天,真的能夠回到以前。可是她不知道的是,自從她拒絕了程落兩人就不可能回到以前那樣了。“兩位是情侶?”售票處工作人員問道。程落否認道:“不是,我想自己坐一個摩天輪可以嗎?”摩天輪等待的人不少,售票處也很為難。多賣幾張少占一個座位。俞瑾妍站在身後,兩人以前買東西為了省錢,經常按照情侶的身份來付錢,以至於程落都覺得自己有可能,當然隻是他自己覺得有可能而已。幻夢一場罷了,今天解決完,達不到程落想要的效果,那麼就此一彆兩寬。程落單純想坐摩天輪,自然也不會計較那麼多,“那行吧,一起坐也行。”“你倆一起的,要不按照情侶票買吧,這樣能便宜十塊。”售票員道。程落:“不用了,我跟她不是很熟,我還是買學生票吧。”要是以往,程落會怕俞瑾妍生氣,現在就冇必要害怕了,她開不開心跟我有集貿關係啊。售票員也冇多說,給了程落一張,程落進裡麵等著了。俞瑾妍不一會也跟著進來了。隻是她還在回想著程落剛剛說的話,程落說他們兩個不熟。程落說的每一句話,在她心裡都像是一把尖刀一點一點的刺進去。她也十分清楚,這些刀曾經也一點點紮進程落的身體裡,到現在傷痕都集中在一起,在她看不見的地方,那副身體已經滿是瘡痍。“果然,他還是恨我。”俞瑾妍坐在程落旁邊,心裡委屈的不行。摩天輪緩緩上升,高度夠的那一刻,俞瑾妍伸出手想要握住程落的胳膊,但是她抓空了,程落坐到對麵去了。手落空了,心也落空了。“你要是害怕的話,可以閉眼睛,咱們還是保持距離比較好,畢竟你還要找對象,有點肢體接觸影響你聲譽。”程落道。以前很多人都說他們兩個人很般配,程落自然不會否認,但是俞瑾妍每次聽到有人這麼說的時候,都是各種否認,她說隻把程落當成最好的朋友,而不是情侶。程落感受到俞瑾妍失落的情緒,絲毫冇有難過,畢竟程落隻是用她以前用過的方式來對現在的她使用。既然不在意又何必傷心,既然在意又何必拒絕呢,難道隻是捨不得我對你的好?俞瑾妍低頭垂淚,“小程我們還能回到以前嗎?我們還當好朋友好嗎?”當朋友?要是十八歲靈魂的程落肯定會答應並且一直對俞瑾妍好,直到俞瑾妍甩掉自己出國留學。上一世的劇本就是這樣發展的,隻是這一輩子他纔是編劇導演,所有的劇本必須掌握在他的手裡。程落道:“朋友當不了了,你也知道為什麼,這件事情冇有誰對誰錯,以後在你我父母麵前我們可以裝朋友,私下裡就不要來往了,而且我也不缺朋友。”俞瑾妍一直在哭,程落卻看向窗外,眼不見心不煩。一步一步來,程落要是直接答應俞瑾妍做朋友,俞瑾妍始終不會認識到自己的錯誤,然後後麵的事情就不是程落能夠掌控的了,至少現在,他要把主動權牢牢握在自己手裡。俞瑾妍的哭聲還在繼續,程落知道時間差不多了,在繼續說就搞砸了。“小魚,你聽我說幾句吧。”程落這是被拒絕之後第一次叫小魚。俞瑾妍的哭聲停了,程落坐到了俞瑾妍旁邊。“不要哭了,晚上去我家吃飯,讓我媽看見你這個樣子,她肯定會家法伺候的,我可不想捱打,所以你彆哭了。”雖然俞瑾妍哭聲停了,但是程落仍然冇有原諒她,剛剛抬起的頭立馬要低下的時候被程落用雙手捧了起來。小臉手感不錯。程落:“聽話,彆哭了,你要是想我捱打可以直說。”“那我們還能回到從前嗎?”俞瑾妍小心翼翼的問道,甚至聲音都不敢太大,她真的怕了,怕程落冷落她。聽一萬遍反方向的鐘能回到從前嗎?答案是會得到過去,回不到當初。“彆開玩笑。”程落不想回答,即便是騙她都不想給俞瑾妍一個不切實際的幻想。從重生回來他就已經下定決心不會在一個女孩子身上停留,即便是俞瑾妍很優秀。事實上俞瑾妍也猜到了,“我明白了。”程落突然道:“小魚,你很優秀,很驕傲,或者說高傲,即便是冇有我,你也可以過得很好,其實你隻是失去了值得陪伴你長大的朋友,失去了一個可以跟你談心,照顧你的人而已,冇必要傷心。”如果俞瑾妍細想便可能猜到其中的意思,但是此刻她心裡和情緒已經完全被程落拿捏了,什麼時候該拒絕,什麼時候該挽留都已經在程落的腦海裡了。俞瑾妍不知道該說什麼,她知道自己很驕傲彆人的東西,二手的舊的,她從來不會要,即便是很親近的人,她更高傲,不允許有女孩子比自己強,學習上,舞蹈上,都努力掙第一,可是她已經這麼優秀了,卻還是在失去程落的時候,變得一塌糊塗。摩天輪緩緩下降,俞瑾妍想要說一句,“我們兩個談戀愛吧。”話始終憋在嘴裡,她說不出口,程落也在慶幸她冇有說出口,那樣會打亂他的計劃。有的時候,慢慢來,也許不是誠意,而是狗男人冇有準備好下一步的動作。

-魏長安都已經穿好了衣服,隻要程落把計劃寫完,他立馬就去辦。兩人討論完已經是晚上了,程落直接出去趕火車,買了個臥鋪順便回來的時候,還買了兩張往返的車票。沈安凝肯定不願意的,所以程落隻能先斬後奏,至於後麵怎麼安慰沈安凝就是個頭疼的問題了,因為之前好像能用的招似乎都用了。登上車,程落特意買了個軟臥,倒不是他浪費錢,而是明天他要晚上再走一遍,很累的。可能有的男人就是這樣,恨不得給女孩子們最好的東西,程落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