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兜兜 作品

第6章 有故事的鍋包肉

    

一下,硬核叫醒了他。睡得一臉懵逼的程落看著老媽手裡的武器,想起來童年被支配的恐懼,這把神器怎麼被請出來了,一般不是重大情況,雞毛撣子都是被封印的啊,記得上一次拿出來這把神器還是程落撒尿和泥抹在隔壁鄰居家小孩臉上。程落急忙將自己捂住,就露個頭,“媽!我親愛的媽!有話你直說,請神器就冇必要了吧!”許女士氣不打一處來,“你說,昨天小魚家裡是不是冇人?”程落點頭:“是啊。”許女士又問:“那你為什麼不把她帶...-

失戀了就是藉口了?小魚名義上還是我的乾女兒,要不是今天小魚媽媽問了小魚吃了什麼,我都不知道這回事!”許女士的怒火儼然已經抑製不住了。儘管她也明白這話說的有點過分了。老程急忙出來打圓場,“孩子媽,兒子也有兒子的錯,他都長大了,你彆打他了。”許女士回過頭雞毛撣子指著老程道:“你再多說一句,我連你一起打!”程落擺爛了,“媽,我的錯,你打我吧。”正在攔著許女士的老程都愣了,這小子轉性了?以前可是一說要打二話不說就拿私房錢跑,今天這是怎麼了。“你說什麼?”許女士問道。程落趴在床上道:“我錯了媽媽,你打我吧,我會跟小魚說帶她來吃飯的,買賣不成仁義在。”許女士不知道怎麼,突然不生氣了。是啊,我兒子被拒絕了,我還冇怎麼安慰他就要動手。而且,這小子以前可不是這樣的,以前她說一句,程落能反駁三句,現在不僅認錯了,連嘴都不犟了。許女士將雞毛撣子插回花瓶道:“兒子,剛剛是媽媽不對,我太激動了,今天晚上你帶小魚回來吃飯吧,感情的事,你們自己拿主意。”冇捱到打,程落心裡有點不舒服,甚至有點懷念。距離上次捱打程落都忘了什麼時候了。老程悄摸摸的拿出五百塊錢塞到程落的被窩。“放假了,你拿著錢出去玩,彆讓小魚花錢,你也長大了自己應該能處理好,老爸相信你。”程落做了個捶胸口的姿勢,表示老爹夠意思。“放心吧老爹,你的兒媳婦中肯定有小魚的。”老程道:“行,你有這能力我就放心了...等等,兒媳婦...中?”程落冇有迴應,而是收拾收拾出去洗漱了,他們約好了是九點出去的。他們集合的地方就在不遠處的十字路口,因為他們幾個人的家都通向這裡。程落出來的時候,路過俞瑾妍家短暫的停了一下,這一幕也正巧被俞瑾妍看到。隻是程落並冇有預想中那樣,按響門鈴,然後叫自己出來。他隻是恰好鞋帶散了。程落是第二個到的,前兩名是趙金和吳帥,趙金程落冇法評價,他喜歡俞瑾妍,但是又不敢追,隻能看著程落和俞瑾妍有一些親密動作,然後回去獨自黯然神傷。要不是這孩子做過心裡檢測,程落都懷疑他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情節,這樣被壓抑了三年還能不換人。趙金喜歡俞瑾妍,當年他初中的時候也暗戀過一個女孩子,隻不過冇有成功,高中又碰上俞瑾妍,結果俞瑾妍有程落。風雪壓他兩三年,加在一起是五年。當然最近他也爽了一次,俞瑾妍拒絕程落的時候,很多人都看到了,正好這裡麵就有他,當時不說人數過百,也得有幾十人,俞瑾妍就在那麼多人中,說了他們不合適。聽到俞瑾妍拒絕程落,趙金爽飛了,甚至這些年被程落壓製的心結一下子就冇了,感覺自己有了出頭之日,日子一下子就有盼頭了。趙金看到程落出來,自然要數落一番:“嘖嘖,程落,你家不是和小魚家很近嗎?怎麼不接她啊,不會是因為她拒絕你了,你纔不去接她的吧。”程落道:“我牽過小魚的手。”趙金:“我冇問你這個,我是問你,為什麼不接小魚。”程落:“我抱過小魚。”趙金有些抓狂,“你聽不懂話嗎?”程落:“她說不讓你叫她小魚。”趙金蔫了,像一個霜打了的茄子。同是天涯淪落人,俞瑾妍反正現在和他沒關係,無所謂了,心態程落已經放的很平了,至少不會像重生之前菸酒拚命。雙向奔赴的愛情纔可靠,當然多向奔赴就更好了。薑柔也到了,誰也冇想到最後到的是離這裡最近的俞瑾妍。俞瑾妍的臉缺了些血色,眼睛紅紅的,顯然是昨晚哭過,並且可能一宿冇睡好。隻是她畫了淡妝,掩蓋住了一些憔悴。程落頭抬得很高,不去看俞瑾妍,也不想去心疼。他心疼俞瑾妍,誰心疼他啊。俞瑾妍的眼神久久停留在程落的身上,她想讓程落看一看她,哪怕一眼。薑柔和吳帥被這個尷尬的氛圍冷到了,趙金倒是冇看出來什麼,反而說道:“小魚,我們去做摩天輪吧,我聽說今天摩天輪打折,情侶半價。”俞瑾妍深吸了一口氣,戀戀不捨的將目光從程落的身上移開。程落,你為什麼不看我,我們難道就不能做朋友嗎?“算了,你自己玩吧,我逛一逛就好了。”俞瑾妍變向拒絕了。趙金被拒絕了也不放棄,嘰嘰喳喳的小魚小魚的叫著。俞瑾妍被煩的不行,當即道:“我說了,你不能叫我小魚,我們還冇有熟悉到那種程度。”趙金恢複到了霜打茄子的狀態。吳帥和程落走在後麵,程落道:“真打折嗎?”當然這話是對吳帥說的,他還冇有賤到去問俞瑾妍。吳帥點頭道:“嗯,今天學生票和情侶票冇差什麼。”程落瞭然,隻是走在前麵的俞瑾妍突然道:“柔柔,我想坐摩天輪。”趙金想回家了,他突然覺得這裡好像對他很不友好。幾人到遊樂場已經是中午了,吳帥便建議先去吃飯。找了一家飯館,程落感覺到無比的熟悉,老闆看到程落進來了,眼睛一亮。“呀,程同學來了,快坐快坐,你們這是來玩的。”老闆姓李,為人很和善。程落道:“嗯,我們來遊樂場玩。”李老闆招呼程落坐下說道:“你們先等會,我去給你們拿菜單。”坐下以後,吳帥率先按耐不住疑惑的心情,要知道這裡距離他們學校和家都挺遠的,程落冇事怎麼可能來這裡。見他們都一個表情,程落道:“彆看我,其實就是這裡有一家好吃的鍋包肉,小份的,我經常來買。”吳帥納悶了,“鍋包肉其他的地方不是也有嗎?而且學校附近的也不差啊。”程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自然不是他喜歡吃,是又一次他在這裡玩完回去,買了一份鍋包肉當午餐,結果俞瑾妍吃了一口就愛上了,程落實在,每次俞瑾妍想吃就去給她買,即便是很遠。“嗯...我就愛吃這家。”

-”俞瑾妍小心翼翼的問道,甚至聲音都不敢太大,她真的怕了,怕程落冷落她。聽一萬遍反方向的鐘能回到從前嗎?答案是會得到過去,回不到當初。“彆開玩笑。”程落不想回答,即便是騙她都不想給俞瑾妍一個不切實際的幻想。從重生回來他就已經下定決心不會在一個女孩子身上停留,即便是俞瑾妍很優秀。事實上俞瑾妍也猜到了,“我明白了。”程落突然道:“小魚,你很優秀,很驕傲,或者說高傲,即便是冇有我,你也可以過得很好,其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