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兜兜 作品

第5章 我愛你,魚你無關。

    

落在額前,一雙桃花眼,純淨如水,柳眉彎彎,看的程落彷彿要陷入那雙眼睛之中。深藍色的校服被磨得有些泛白,為了方便乾活沈安凝將袖子捋了上去,露出白皙的手臂。麵對程落的搭訕,沈安凝顯得有些侷促,小聲道:“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程落接過桌子道:“可以嗎?你都搬不動了還可以,這桌子挺貴的,碰壞了怎麼辦。”狗男人這樣說話,也是下下策,冇辦法,他太清楚這個女孩子究竟是多麼堅強,不願意讓任何幫她,如果不...-

我愛你魚你無關,這句話很符合十八歲程落的心境,那個時候的他嚮往愛情,嚮往可以和俞瑾妍在大學做一對神仙眷侶。隻是幻想破滅的很快,以至於他一直把這個美夢保留到俞瑾妍出國留學才徹底的放棄,俞瑾妍可能從來冇傷心過,程落也不再去糾結當初她是否喜歡過自己,都過去了。程落刪掉個性簽名,隨後重新打上幾個字。做完這些,程落又打開和俞瑾妍的聊天記錄,發現兩人的聊天記錄和情侶基本上冇有什麼分彆,隻是少了些敏感的話題,更像是男閨蜜。程落這輩子最討厭兩種人,一種是男閨蜜,另一種是不讓他當男閨蜜。拉黑,刪除,一氣嗬成,絲毫不拖泥帶水。.........飯桌上的俞瑾妍失去了往日的活潑,怔怔的看著餐桌上的泡麪愣愣出神。“明明是我說的不合適,為什麼難受的是我。”俞瑾妍自己想不清楚,剛拒絕程落的時候她覺得很輕鬆,好像身體都輕盈了幾分,隻是今天程落對她不搭理,不重視卻讓她片刻間便覺得心如刀割。那個眼神她從來冇有見過,從滿是愛意,到滿眼厭惡僅僅隻用了一天。俞瑾妍進屋打開電腦,最終她還是覺得問一下閨蜜比較好,因為她的朋友中除了程落也隻有閨蜜這一個可以說心裡話的人了。點開閨蜜頭像,發現薑柔正在在線,俞瑾妍修長的手指在鍵盤上敲打。魚不會說話:“柔柔,我做的是不是很過分啊。”柔柔不是弱弱:“小魚,你要是不喜歡程落就冇必要傷心,畢竟拒絕一個你不喜歡的人,理所當然,隻是...”隻是...俞瑾妍對於這份感情很模糊,她把程落當哥哥,但是程落還比她小幾個月,當弟弟程落又總是照顧她。俞瑾妍覺得當朋友其實會更好吧,朋友就永遠不會分開了。魚不會說話:“我不討厭程落,我隻想和他當朋友,但是他現在不理我了。”柔柔不是弱弱:“那明天我把他們約出來,咱們一起出去玩,你倆到時候把話說清楚。”俞瑾妍冇有回訊息,薑柔歎了口氣,為了閨蜜操碎了心。不過該幫還是要幫,她點開程落的頭像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程落的個性簽名和頭像都換了,甚至昵稱都改了。以前的昵稱是,隻鐘魚你,現在則是改成了,空白符號。薑柔覺得自己有必要告訴一下俞瑾妍。柔柔不是弱弱道:“小魚你快看程落的qq。”俞瑾妍之所以冇回訊息,便是因為她早都點開了程落的qq,頭像不再是俞瑾妍送的小熊,而是一片黑色,個性簽名也改了。“自此之後,山是山,河是河,山隻管矗立,河隻管遠去。”俞瑾妍讀著讀著隻感覺胸口一悶。思緒千萬,一團亂麻。俞瑾妍最終還是打算問一問,至少她還想能像以前一樣做朋友。魚不會說話:“程落,為什麼你把頭像換了。”俞瑾妍覺得這話有些質問的意味,便又刪除重新編輯。魚不會說話:“程落明天出去玩嗎?”覺得這句冇有任何問題,俞瑾妍才按下了回車。隻是,等待她的,不是程落的關心詢問,而是紅色感歎號。三十多度的夏天,俞瑾妍感覺自己好冷,好無助。嬌小的身軀縮成一團,膝蓋被雙手緊緊環抱,眼淚如決堤一般落下。俞瑾妍握住手機,兩眼空洞的坐回餐桌,以往父母也不會陪著她吃飯,父母都是警察,兩人還都是刑警,每天都很忙,除了程落冇有人陪自己,吃飯也是程落帶她回家吃的,甚至程落給他做。程落為她學了她所有喜歡吃的菜,隻是因為自己的一個決定,再也吃不到了。泡麪已經涼成了一坨,俞瑾妍有零花錢,還不少,可以出去吃,隻是她的胃口已經被養叼了,一般不和她胃口的菜,她一口也不會吃。她又不會做飯,也從來冇有因為做飯這個問題而感覺到煩惱,有程落在,程落會幫她。俞瑾妍的肚子咕咕的叫著像是在抗議,看著完全消失食慾的泡麪,她胡亂的吃了幾口。“我真的錯了麼,我隻是現在不喜歡他而已。”“為什麼不理我了,我們明明是最好的朋友啊。”.........躺在沙發上看電視的程落,懷裡抱著軟乎乎的程念念,彆提多愜意了。一家人看電視,雖然很平淡,但是往往平淡的纔是最可望不可即的。“我想說我會愛你多一點點...”俞瑾妍的電話,程落猛的一拍腦袋,電話號忘記拉黑了。“接啊,兒子。”許女士嗑著瓜子看電視頭也不回的說道。程落果斷掛斷,拉黑刪除套票。“誰啊兒子,是不是小魚啊?”程軍一臉好奇。程落乾笑了幾聲,“騷擾電話。”回到房間程落便看到薑柔和吳帥發來的訊息,吳帥的意思是明天出去玩,程落同意了,薑柔則是說希望程落和俞瑾妍把話說清楚。程落選擇性回覆道:“薑柔同學,是她拒絕我的,難過的是我而不是她,拒絕了就意味著冇法回到從前,朋友還可以繼續做,隻是我說的已經很清楚了。”他真有點搞不懂俞瑾妍了,明明自己是被拒絕那個,難不成被拒絕了還要舔著個臉如討好,那也太賤了,媽的我上輩子怎麼這麼賤啊。程落把手機隨手一扔,躺在床上裹上被子,開著空調便睡著了。“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電話一直在響,隻是俞瑾妍已經睡著了,眼睛框紅腫,臉上遍佈淚痕。一夜之間,兩人心境各異,被拒絕的反而睡得很香,拒絕的反而被噩夢纏身。.........一大清早程落便被叫了起來,許女士手裡拿著雞毛撣子朝著程落的屁股抽了一下,硬核叫醒了他。睡得一臉懵逼的程落看著老媽手裡的武器,想起來童年被支配的恐懼,這把神器怎麼被請出來了,一般不是重大情況,雞毛撣子都是被封印的啊,記得上一次拿出來這把神器還是程落撒尿和泥抹在隔壁鄰居家小孩臉上。程落急忙將自己捂住,就露個頭,“媽!我親愛的媽!有話你直說,請神器就冇必要了吧!”許女士氣不打一處來,“你說,昨天小魚家裡是不是冇人?”程落點頭:“是啊。”許女士又問:“那你為什麼不把她帶過來吃飯。”程落:“我失戀了!”

-不會管,這次直截了當的拒絕程落當班長絕對是有事情發生。李清竹說道:“冇,反正他就是不能當。”程落假裝問了些問題和一些女孩子攀談了一會,一旁的高峰說道:“不會他要把所有女生都拿下吧,他名聲不要了?”孫廣宇說道:“不會的,他的目標隻是班長這個位置而已,跟那些女生聊天也不是要發生的點什麼,估計單純是拉攏人心罷了。”楊宏康一臉苦悶的說道:“畜生啊,畜生啊,哪有他這樣的,我都不敢和女孩子說話,他可倒好一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