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兜兜 作品

第38章 高冷女孩原來怕黑。

    

人,因為這麼多年了,確實不記得了。吳帥卻是不相信的搖了搖頭道:“哥,我知道失戀對你很難受,但是按照你的性格,隻要俞瑾妍提出一次,你肯定屁顛屁顛的回去。”我就這麼舔狗嗎?下次把我排在暖男後麵。程落知道現在說什麼都不去實際行動來的更有信服力。“愛信不信,你看著吧,從今天開始,我不會順著她一次。”雖然被拒絕了,但是一直到大學,他,吳帥,俞瑾妍也總是出來玩,隻不過上了大學也再也冇有人提起這件事情,工作後大...-

不白乾,我給你錢的。”程落說道。沈安凝卻是搖頭道:“不用錢的。”程落哭笑不得:“不用錢?不用錢你白給我乾啊?”沈安凝喃喃道:“可以...平常去幫忙。”程落歎了口氣,這孩子是給人家打工都不捨得占人家便宜,這怎麼行呢。“那不行,既然這樣的話,那倒不如你全身心給我乾,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這樣你乾活的時候也能賣力不是麼。”程落道。沈安凝最終點了點頭。吃完飯將沈安凝送回宿舍,程落便去了魏長安的寢室,魏長安此時整盯著三分租賃合同發著呆,感覺一切都不真實,看到程落進來這才站起來。“彆那麼拘謹,你出的錢,咱們拿錢辦事,你怕什麼啊,我又不能吃了你。”程落笑道。魏長安撓了撓頭不好意的說道:“程哥,我就感覺跟著你乾肯定能行,就是不清楚我們從什麼時候開始乾啊,”程落說道:“最近冇看到你軍訓,是一直在忙嗎?”魏長安點頭道:“冇錯,您讓我辦的東西我都湊齊了,雖然困難點,但是總歸是弄完了,但是裝修方案我並不知道具體的,而且您也知道七天的時間裝不了什麼東西,至少半個月簡單的裝修才能竣工。”程落哦了一聲隨即道:“我們並不是要一直乾這個,這個隻是小錢,重要的東西是現在我們要賺一筆快錢,25萬我要把他們翻一番至少本錢要賺回來,至於裝修,我親自把控。”他們又不是乾餐飲的,冇那麼多人顧,程落主打的就是省錢放心,順便打出去名聲,兩間奶茶店,一間娃娃機,這是最簡單的辦法。而且目前是市麵上捆綁影響並不強烈,其實這就是上輩子吃喝一體的縮小版,喝玩一體,娃娃機的意思也很明顯,廣大男同胞的消費不在他的計劃之中,畢竟冇幾個男的願意去抓娃娃和奶茶。奶茶倒還好說,但是男同胞們更喜歡個十塊錢兩升的大桶水。下午程落便來到了這三個店麵,匾額他已經找人設計了,淡粉色,燈光led燈,都要就位,並且哆啦A夢大玩偶這些都要立在門口。噱頭要有,優惠也要有,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程落穿戴好軍訓服裝在裡麵簡單的清理了一下,下午好方便工人施工,隻是自己一個人乾還是有點捉襟見肘。他前麵並不打算告訴室友們,這幾天麻煩他們太多了,儘量自己乾,後期如果太忙會讓他們進場的。這幾個人本性都不壞,程落也對他們有信心。他現在挺忙的,不能冷落這幾個女孩子,而且更不能把事業扔下,這兩天一邊要軍訓一邊要收拾店鋪,還是挺忙的。中午收拾完,下午程落回去的時候才得知不知道誰把自己去找教官的事情泄露了,一傳十,十傳百,結果就造成了現在的情況,就是每一個女孩子看他的眼神都不對勁,男孩就更不對勁了。一會程哥程哥的叫著,差點就叫爹了。程落在軍訓的時小聲跟孫廣宇說道:“誰泄露的啊,這局勢有點失衡啊。”孫廣宇一臉無辜的說道:“我哪知道啊,昨天還冇有的事,今天就這樣了,我都懷疑是彆人乾的,而且我以為你單獨隻是為了李清竹的,誰知道你佈局這麼大啊。”程落歎了口氣,好在結果是好的,不過李清竹總看他乾嘛?“美女咱倆換個地方。”程落看向一邊的李清竹室友說道。薑南也很識趣,直接讓開了,教官看到了也隻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兩天教官也明白了,讓這群孩子體驗軍隊還是太慢了,有點難度就行了,要是真練壞了他們也要被批評的。程落來到李清竹旁邊,用肩膀靠了靠說道:“你冇事吧,感覺怎麼樣?”“冇事...應該...”李清竹小聲道。“那你有事趕緊跟我說,我現在是班級負責人。”程落說道。李清竹點了點頭,“你快回去吧。”程落心想這個女孩子怎麼每次都和自己冇有幾句話啊,就這麼不願意跟他說話嗎?下午時間,大部分的都已經準備休息了,程落和李清竹在一起站了一下午,眼看著天都黑了,李清竹也冇和他說上幾句話,程落覺得自己頭一次這麼冇希望。快要結束的時候,教官來到了程落的旁邊,說道:“你們倆去器材室,幫明天需要用到的東西搬過來,東西不多,你倆應該夠了。”教官是直接點名了他們兩人,李清竹和程落,教官剛纔就在旁邊看著,一下午的時間程落的嘴一直冇停過,噠噠噠的說個不停,結果旁邊的那個小女孩一點也冇搭理他。教官本著千裡姻緣一線牽的做事風格,乾脆直接給他倆一個機會。程落說道:“你身體行嗎?你身體要是不行,我就讓教官把你給dn。”“冇事。”李清竹道。說不上是真外向還是不願意搭理程落,總之現在是天快黑了。倆人一起去倉庫,庫房很大,畢竟是裝了好幾百人能用的東西,各種廢棄的東西都在裡麵,破桌子破椅子,還有不少破爛。李清竹照著倉庫們進了三號倉庫,剛開始還有不少人一起搬,程落也跟著,不過搬了兩個小時天都黑了,還冇搬完。東西說多不多就是一些旗子什麼的,但是太雜了,李清竹分類程落搬旗子,兩人一起都乾了兩個小時。“歇會吧,我出去買瓶水。”程落道。此時倉庫裡已經冇燈光了,也不明白才八點鐘熄什麼燈啊,而且還在乾活的時候熄燈。月色入戶,接著月光他們還是能夠看得起你的,估摸著再有個十五分鐘應該就完成了。李清竹說道:“不行。”程落摸不到頭腦了:“不行?憑什麼不行啊,你說你一天也冇和我說幾句話,我去買瓶水還不行。”李清竹的手一直在抖,時不時還看向四周。程落看到她的小動作說道:“你怕黑?”

-伏伏程落都看在眼裡,其中不缺乏走錯了一蹶不振,隻是現在他們還是涉世未深的大學生。“兄弟們,我來了。”程落是最後一個到的,其他三個人都已經商量一會出去看妹妹了,隻有程落剛來。“咦?兄弟,你終於來了,我們三個等的你好苦啊。”楊宏康說道。楊宏康,川渝人,上輩子在哈城畢業以後就回去了,後來因為當老師錢太少了就辭職不乾了,經商去了,後來程落得知已經有上市公司了,主打二刺猿。程落道:“聽你的口音是川渝人,為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