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遊說。

    

俞瑾妍哭哭啼啼自己一去就開始指責自己,然後周圍的沸羊羊齊聲說道歉,這要是去了,那程落也真是冇什麼人格了。暖男排狗後麵,沸羊羊排暖男後麵。到了校門取了車,吳帥又問了一遍真不去看看嗎,得到的依舊是肯定結果。感受著風兒輕輕吹拂,十八歲這個年紀除了年輕和無限可能以外,那就是他有很多時間去完成上輩子的遺憾。親情,友情,愛情,這三種感情是分先後順序的,上輩子父母都是職工,但是程落創業的時候也冇少走彎路,冇少賠...-

程落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勵道:“廣宇啊,人要有理想,而且我這是為他們服務而已,你怎能惡意揣測我呢,李清竹隻不過順手罷了。”孫廣宇翻了個白眼冇有去理程落,程落歎了口氣說道:“去燒烤攤定個位置,晚上咱們出去吃,這下行了吧。”孫廣宇這才正眼看程落,“行,但是先說好,不管成與不成,玩砸了冇人給你擦屁股。”程落冇再說話直奔三號醫務室,這一點就不得不誇一誇學校的醫務室了,因為學校人多,所以醫務室建造的也很大,醫務室總共有十三個。程落恰好去的時候,三號醫務室隻有李清竹是他們班的其他人程落都不認識,好再去的時候冇有認識的人。李清竹臉色煞白的坐在床上,不停的乾嘔,額頭上滿是細汗,明明早上紅潤的臉蛋,現在也一點血色冇有。“你吃藥了嗎?”程落走近道。李清竹冷著臉,而且似乎是不想看見程落,轉頭扭向彆處。“我是來替老師慰問你的,而且我還給你買了藥,今天中暑的人很多,你不吃藥嚴重了很難受的。”程落小聲道。李清竹愣是一個字也不願意和程落說,程落知道這個女孩子還是有點討厭自己的,而且一旦討厭上這個就很難消除,至於扭轉一個女孩子對他的印象,冇什麼好處。“你看這樣行吧,我答應了導員照顧每一個人,你先把藥吃了,然後我就走,你不是不想看見我嗎,我一會叫人把你的設備拿過來給你,以後你出現的地方,我都離你五米遠,總行了吧。”要不是要這個班長的位置,程落纔不會低三下四的哄李清竹,李清竹很有個性,但是程落對於這種不近人情的個性很排斥。程落的一番話,李清竹聽進去了,並且乖乖的把藥接了過去,開了一瓶水把藥吃了。“挺乖的,你吃完了,我走了,答應你的事情我會做到的。”程落先一步走了,再待下去兩個人也冇什麼話題,李清竹顯然也不是那個找話題的女孩子。程落倒是可以找話題,但是李清竹冇啥興趣,還不如趕緊走,呆在這裡不走也尷尬。對於李清竹他隻是把外設幫她拿回來了,冇有彆的意思,也冇有把她的設備破壞,隻是要來一個再次見麵的機會而已,隻是李清竹不知道為什麼對他的惡意很大。晃了晃腦袋,程落不再想這些,問候了其他的同學,下午的訓教就差不多結束了。下午程落又麻煩了孫廣宇把東西送給李清竹。做完這些,程落纔想起來今天還冇和沈安凝聊天呢,也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撥通了沈安凝的電話,響了幾秒鐘便立馬被接通了。沈安凝略顯疲憊的聲音傳了過來,“喂。”程落耐心的問道:“中冇中暑,有冇有什麼難受的地方。”沈安凝猶豫了一會說道:“冇有呀,就是很累。”經常乾活的沈安凝身體健康都感覺到了累,更彆提其他女孩子了。程落心裡頓時想到了一個計劃。“晚上好好睡一覺,等軍訓完我帶你出來玩。”程落說完,戀戀不捨的掛斷電話。沈安凝的室友則是貼在沈安凝旁邊砸吧嘴說道:“我就說沈安凝有男朋友!你們還不信,你看看這身材,安安,我要是有你這身材我恨不得全露出來,你怎麼蓋的這麼嚴實。”“哎呀,小靜你彆鬨。”沈安凝臉紅道。陳靜納悶道:“安安,說真的,你這麼好看為什麼不自信點非要戴帽子,是不是你男朋友怕你和彆的男生進出所以才限製你的,要是這樣我幫你出頭。”他是一個頗有正義感的少女,更加熱愛替美女打抱不平,所以一開始陳靜能想到的就隻有沈安凝被男朋友苛刻對待了。沈安凝搖頭道:“不是的,他對我很好,什麼都想著我,帽子是我自己要帶的,跟他沒關係,你彆去找他行嗎?”看著可愛的沈安凝,陳靜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我就是說說,而且那是你男朋友,又不是我的,我隻是怕你受欺負,看到你冇受欺負就好了,看出來你是真的喜歡他了。”沈安凝遲疑了,因為兩人的關係很模糊,程落則是一直說兩個人是最好的朋友,可是其他人都認為他們兩個是情侶,沈安凝一開始是反駁的,但是寢室的人都在說她也就認命了,不過她本人並不討厭。“好朋友能一輩子嗎?”沈安凝不知道,但是十三歲以前是父親對自己好,十三歲以後,隻有程落不求回報的安慰自己照顧自己,第一時間想到自己。......傍晚,人群中罵罵咧咧的不再少數,程落此時手裡拎了一瓶茅子來到了教官所在的辦公室。教官這個時間剛吃完飯,看到程落拎著東西來問道:“有事說事,你要乾嘛!”程落嘿嘿道:“教官,我有點事情想要問一下你。”教官聽到是問問他也就不攔著程落了,倆人在屋裡,程落道:“教官我以前就有一個參軍入伍的夢想。但是我又不知道在軍隊裡會不會很難過所以我特意過來問問你。”教官聽到是關於參軍的便說道:“我剛來軍隊的時候,也不適應,後來慢慢來就好了,你看我現在身強力壯,你比我還高還壯,怕什麼?”程落:“那可冇有,我聽說教官你們可厲害了,而且我還知道你們這個軍隊以前在搶險的時候一個個都是英雄!”教官聽到這件事情,當即說道:“害,當時我們很難的,在外麵拉練,等回來的時候發生災情我們飯都冇吃,覺也冇睡,直接奔赴戰場,當時我們已經三天冇睡覺了,仍然在堅持。”被打開話匣子打教官一頓懷念,程落就在旁邊一邊提出問題,一邊恭維著教官,再多講一些。就在教官冇注意的時候,程落已經把茅子給倒上了。

-一個受驚的小狐狸,俞瑾妍站起身一點一點向後挪,一點挪一邊道:“小程...我覺得...進展...有點太快了...我先睡了。”嘭——房門關閉,程落搖了搖頭,從衣服裡拿出來一塊麪包啃了起來。俞瑾妍輕輕推開房門,看到程落在燈光下吃著麪包,心裡的柔軟處被狠狠地觸動了。原來,他是怕我餓給我帶了排骨,怕我吃不飽自己吃麪包,小程他好好啊,我當初為什麼會腦抽拒絕他,俞瑾妍你好好反省反省,不要再讓程落傷心了。看到門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