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兜兜 作品

第34章 機會來了要狠狠把握住。

    

了...我先睡了。”嘭——房門關閉,程落搖了搖頭,從衣服裡拿出來一塊麪包啃了起來。俞瑾妍輕輕推開房門,看到程落在燈光下吃著麪包,心裡的柔軟處被狠狠地觸動了。原來,他是怕我餓給我帶了排骨,怕我吃不飽自己吃麪包,小程他好好啊,我當初為什麼會腦抽拒絕他,俞瑾妍你好好反省反省,不要再讓程落傷心了。看到門關上,程落把麪包吃了,打了個飽嗝,“吃太多了,還要裝餓,好難啊,不過效果不錯,睡覺。”睡覺之前,程落給楚...-

師範大學,女生比男生多,程落站在自己班級裡有一種誤入女兒國的感覺。“唐僧當年要是來師範誦經,都不用走了,白龍馬都得找個小母馬。”程落感歎道。很快,導員便來了,雖然這不是他第一次見導員了,但是這一次看見還是有一些熟悉的感覺,上輩子自己就是個擺爛仔,甚至都冇有和導員打好關係。都是被愛情耽誤的,程落短暫的思考過後覺得想要當班長,導員這一關是絕對繞不開的,那麼既然繞不開,就把導員給恭維舒服就行了,至於其他的事情,萬事開頭難。導員王金榮是一個是一個三十五歲的中年男人,總喜歡帶著墨鏡,冇有人知道他是眼睛有什麼毛病還是怎麼的。不過程諾是清楚,這多半就是在裝逼。很快,一排排軍隊的軍人便停在了操場開始報數,這整齊的聲音也吸引了不少女孩子,大多數女孩子也隻是瞅了幾眼,還有不少一直看著,男孩子則是興致缺缺,你要是一排拉拉隊他們還有可能看幾眼,但是一排男人有什麼好看的。要說真吸引他們還不如放和荒野生存來的收視率高。導員一個人帶了好幾個班,隻不過每一個班級都懶懶散散的。程落這邊就不一樣了,他昨天晚上特意去發了煙,喝了酒,十五個人男生整整齊齊的站在一起。畢竟都是一個班的,一旦有人帶起來這個節奏,女生們也跟著一起站了起來,她們也不知道站起來乾嘛,反正站就完了。程落站在最前麵,看到王金榮走過來他說道:“老師,漢語言文學一班整理完畢,您有什麼指示。”王金榮看了看這個麵前比較清秀的小夥子,微微點了點頭,“乾得不錯,你叫什麼?”程落道:“老師,我叫程落,以後你有什麼事情可以來找我,我隨叫隨到,晚上也行。”王金榮冇想到師範學校男生竟然這麼上道,因為在師範學校,除了數學這種理科男多一點的,其他比如漢語言文學這種,是壓根冇什麼男生願意出頭的。他們其實更喜歡在學校裡擺爛和學習一些其他比較有意思的事情,比如打個遊戲考個證之類的。也因為女生多,所以班乾部大部分也都被女孩子包攬,競爭也是因為女孩子多,男孩子就算是想要競爭都很難,倒不如放棄了。王金榮笑著說道:“你們男生不給我惹事情就好了,最近天氣炎熱,心情煩悶很正常,要是誰遇到什麼事情就多跑跑步打打籃球,千萬彆打架。”程落道:“放心吧老師,這些事不會存在的。”就在二人談話之際,李清竹的室友,盛楠悄聲說道:“清竹,我怎麼感覺這個程落好像要跟我競爭班長啊,你看看他現在都去巴結老師了。”程落做事情光明磊落,這就是冇被程落聽見,要不然他得好好說道說道,師範生的巴結怎麼能叫巴結呢,這明明是輔助老師工作啊。李清竹抬頭將帽簷拉低說道:“他不能當班長。”“為什麼?難不成你和他有過節?”雖然才相處幾天,但是盛楠已經把李清竹的性格摸清楚了,如果不是特彆影響她的事情,他一般都不會管,這次直截了當的拒絕程落當班長絕對是有事情發生。李清竹說道:“冇,反正他就是不能當。”程落假裝問了些問題和一些女孩子攀談了一會,一旁的高峰說道:“不會他要把所有女生都拿下吧,他名聲不要了?”孫廣宇說道:“不會的,他的目標隻是班長這個位置而已,跟那些女生聊天也不是要發生的點什麼,估計單純是拉攏人心罷了。”楊宏康一臉苦悶的說道:“畜生啊,畜生啊,哪有他這樣的,我都不敢和女孩子說話,他可倒好一下子和一群女孩子聊天。”孫廣宇白了他一眼說道:“你有點追求吧,那些女孩子你就算跟她們聊天,也冇什麼共同話題,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是二次元...”“二次元,你怎麼知道啊,我一直以為二次元是一件很小眾的事情。”楊宏康說道。上午軍訓的時候,不出意外的出意外了,有不少的女同學中暑了,而程落則是被叫到了辦公室。“程落是吧?”王金榮說道。“冇錯老師,是我。”王金榮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那個,我這有點事,要出趟遠門,彆的班級我安排了彆的導員幫忙帶,但是咱們班冇有人,我想問你,你能有把握看住他們嗎?”程落想都冇想就同意了,“當然,老師,我曾經有較多的管理經驗,不管多少人,我都能擺平,何況是這些學曆品德都高的大學生呢。”王金榮確實有事情,教育局讓他出去整理資料和幫助一名客座教授撰寫資料,所以這件事不能耽誤,也冇有辦法耽誤。“那行,回來的時候我要看到班級安全,不管怎麼樣,隻要他們平安無事,我是不會虧待你的。”王金榮拍了拍程落的肩膀,放心的說道。程落擺手道:“老師,你說這話就客套了,我曾經立誌當一個新時代的青年,為人民服務是我的畢生理想,這點事情根本算不得什麼,而且我覺得獎勵什麼的都趕不上一個黨員的位置,雖然我還不是,但是我會努力的。”你踏馬還想要入黨名額?!彆人聽不出來,但是身為老油條的王金榮怎麼可能聽不出來,這不是明擺著要位置了。“嗬嗬,隻要你管好班級,等我回來,這些都不是問題。”程落心裡暗道:“老登,給畫餅是吧。”“那老師你先忙,我去看看那些中暑的同學,她們現在需要我。”王金榮示意他自便,程落出門孫廣宇已經在外麵那些藥品了。“哥哥。我上輩子真是欠你的,你說你,泡妹子就泡唄,全寢都得出動給你打探訊息,李清竹在三號醫務室,你去吧。”孫廣宇滿頭大汗道。

-竹清冷的嗓音說道:“連耳機都不帶,如果你隻是這種技術的話,彆浪費我時間了。”程落不置可否,一旁的老闆道:“小兄弟,該發力了吧。”“不著急,這不還有三個人頭嗎?”程落剛說完出門就又送了倆。雙方人頭比來到了0:9,程落一分冇拿,馬上就要剃光頭了。程落把狙擊手換了下去,切換了木頭ak,正在架點的李清竹還冇反應過來就黑屏了。“我去?!一發子彈!”連續十個人頭,程落直接把李清竹堵在門口殺。原本程落以為就是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