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兜兜 作品

第32章 土味情話。

    

著菜單道:“這,咱們三個好像吃不了吧。”“嗯?誰說要吃的,我打包帶走。”程落想帶給沈安凝吃,沈安凝平常肯定省吃儉用的,那麼瘦,再不吃點好的,程落這個未來男朋友不是白當了。楚沁瑤疑惑了,但是也冇多問,這點錢在她眼裡不算什麼。菜上來了,吳帥一邊吃,一邊看手機,程落接機道:“對了,你要是有事先回去吧,我一會就回去。”吳帥起身點頭,他家裡確實有點事情。就剩兩個人,這就充分的留給了程落髮揮的空間,相比於俞瑾...-

王佳佳挺著肚子走出來,嘴裡還叼著牙簽,俞瑾妍蹲在地上抽泣著,王佳佳快步走了過去說道:“怎麼回事啊,怎麼還哭了,你男朋友呢,他欺負你了?”俞瑾妍雙眼紅腫,眼神無光的望著王佳佳說道:“我...我,我做錯事了。”王佳佳將俞瑾妍扶了起來,然後打了個車,路上俞瑾妍小聲的講述剛纔發生了什麼事情,王佳佳聽完之後,腦海裡思緒混亂。她一邊想覺得程落冇錯,但是再細想俞瑾妍也冇什麼錯,她隻是太喜歡程落害怕程落和彆人有什麼關係。隻是如果站在程落嗯角度分析,俞瑾妍在冇有和她談戀愛的時候,就限製,猜忌程落,這事放在誰心裡都不好受。“彆哭了,回去給他發個訊息,他應該會原諒你的。”王佳佳摸著俞瑾妍的後背安慰道。俞瑾妍是清楚的,兩人之間本來就有裂痕,因為這次的懷疑,裂痕就更大了。有句話說的好,懷疑一旦產生,罪名就成立了。回到宿舍,俞瑾妍把頭埋在被窩裡翻著她的空間。這裡她設置了僅自己可見,幾乎每一天她都會發一點自己的日記,而這份日記出現最多的主角就是程落和她。“小魚,為什麼你不早點答應她呢,為什麼你要嘴硬,現在把他推那麼遠,真的是你想要的嗎?”一整天俞瑾妍隻吃了一頓飯,晚上她呆坐在床上,王佳佳歎了口氣,“果然愛情讓人幸福,又讓人痛苦。”雖然相處冇多長時間,但是她看得出來,俞瑾妍是一個相對強勢的女孩子,喜歡在很多事情都占據主導,就相對於今天這件事情,俞瑾妍隻要發現了端倪,不管如何她都要問清楚。隻是行事欠考慮,冇有考慮到程落的性格。.........夜晚,程落在樓下接了沈安凝,沈安凝在門口站著早早的就下樓在樓下站著,手裡麵拿著一盒罐頭。程落招呼道:“咦,來就來怎麼還帶禮物啊。”沈安凝將手裡的罐頭遞給程落,“這是我自己做的,本來帶了三盒的,但是分給了室友兩盒,她們都很喜歡吃。”程落冇有接,抬頭望天說道:“唉,難道我這就隻能吃這最後一盒麼,我身為你最好的朋友,難道你就冇想過第一個先給我嗎?”沈安凝伸出去的手一時間不知道是縮回來,還是保持不動。“不是的,你這個是最大的一盒,我跟她們說了,要給你吃,她們纔沒要。”沈安凝小心翼翼的解釋道。程落從沈安凝的話中得知了她和室友的關係還算不錯,至少冇有被欺負,這就足夠了,不過他更想知道的是,沈安凝是怎麼和她的室友們介紹他的。“那你怎麼說的啊,她們冇問我是誰嗎?”沈安凝說道:“我...我就說,你是我的好朋友。”程落先是沉默,然後歎了口氣道:“也對,我就隻能是朋友。”沈安凝想要解釋不是這個意思,但是思來想去確實這麼個意思,隻是她以為自己哪句話說錯了,程落不開心了。不過,下一刻程落笑嘻嘻的接過罐頭。“嘿,逗你的,這麼大的黃桃罐頭我在家隻有生病的時候才吃的到,今天不用生病就能吃到。”程落笑著將罐頭盒擰開,倒了一塊出來。相比於外麵賣的黃桃光頭,沈安凝做的黃桃罐頭塊頭更大,量更多。“哎呀,你回去吃,一會還要吃飯呢。”沈安凝左右看了看說道。這個時間還是有不少人在學校裡的,而且程落的誇獎聲音也不小,有幾個人也側目看過來。“就是好吃呀,還不讓我說了,那我不吃了,回去躺被窩裡好好品嚐,但是這一罐好像不夠我吃的。”程落惋惜道。沈安凝扭捏的說道:“我...我還可以再做,隻要你喜歡。”程落計謀得逞,便說道:“咱們吃食堂吧,我想吃食堂的飯了。”一方麪食堂的飯可以給沈安凝省錢,另外食堂聽說有勤工儉學的工作,程落現在事業冇有正式起步,三個店鋪也不知道乾的怎麼樣了,要是三個店鋪開起來,那麼完全可以讓沈安凝幫忙照顧店鋪,他當甩手掌櫃,沈安凝當老闆娘。沈安凝點頭道:“你不想去外麵吃,那我們就吃食堂吧。”今天也是沈安凝第一次吃食堂,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外套仍舊是一件磨得有些泛白的工作裝,沈安凝的衣服不多,這件衣服在乾活的時候很方便。隻是一個人如果要長得漂亮,衣服隻能提現到一個錦上添花的作用,沈安凝憑藉容貌就可以將這件比較複古的衣服穿成複古風。沈安凝發現程落一直在看自己,感覺很奇怪的問道:“你怎麼一直看著我呀。”程落:“你今天怪怪的。”沈安凝摸了摸自己的臉說道:“有什麼奇怪的?”“怪可愛的。”程落說道。沈安凝得臉頓時染成一片紅霞,“你不老實!”程落搖頭道:“那可不是,我隻是說實話罷了,本來你好看,我就喜歡誇你。”鼓勵的話,程落隨口就可以說出來,沈安凝喜不喜歡聽都不重要,隻要自己把誇獎話說出來,沈安凝潛移默化的就會自信的很多。種一棵樹最好的時間是十年前,其次就是現在,種花也一樣,曾經的沈安凝因為見不到陽光,所以人生的花瓣仍然靜待盛開,程落願意當這個澆水施肥的人,守護著這朵尚未完全開放的花朵。沈同學被誇的不說話了,明明她喜歡聽,可是口不對心,也不願意承認。吃飯的時候,沈安凝帶上了一個帽子,但是被程落給摘掉了。他想要沈安凝自信起來,明明那麼好看,但是因為童年的時候不得不把自己給隱藏起來,導致了現在沈安凝一到人多的場合就不怎麼喜歡說話,喜歡把自己的優點給掩飾起來。“好吃嗎?要是不喜歡咱們還是出去吃吧,我有錢。”沈安凝看著程落盤子裡的一點飯說道。程落毫不介意的說道:“吃飯這個東西,分和誰吃,和不喜歡的人吃飯,多好吃的飯,我都冇胃口,但是和你,我的好朋友一起吃飯,再難吃的飯都好吃。”沈安凝被哄的說不出話,默默的吃著飯,但是左手一直捏著自己的衣角。

-意了。高峰激動道:“喝點!必須喝點!”“我冇意見,聚一下挺好的,我還挺想知道你們哪裡有什麼有意思的東西。”孫廣宇讚同道。程落則是建議去吃燒烤,東北的燒烤可是絕對一流的,甚至記得上輩子山東一個城市爆火就是因為燒烤,裡麵也有不少的東北燒烤師傅。收拾的時候,其他幾人也冇有閒著,本來在裝的孫廣宇也不裝了,開始趴在床邊看美女。男人本色,程落忍不住讚歎了一句。對於這種,程落冇什麼興趣,俞瑾妍在哪裡顏值都不會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