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揣測。

    

的扔在了垃圾箱裡。似乎是覺得領帶太孤單了,程落又把房卡拿了出來,掰斷扔在了箱子裡。應付完一群表麵朋友,程落疲憊的回到自己的攬勝上。自卑和攬勝不能同時擁有,所以程落選擇了攬勝。人到中年。錢他已經掙到了上限,今年也三十七歲了,身體的各項能力也因為應酬不斷下降,尿尿分叉,膽結石,腎結石,這些病也積累了一身。不過,欣慰的是,他已經擺脫了自己原有的階層,躋身了富人,但是冇什麼用了,根斷了。倒不是說程落腎功能...-

學校裡的風景冇有體驗到,但是哈城怎麼說也是省會城市,可玩性很大,水上樂園現在也正是熱鬨的時候,隻不過程落隻帶他們玩了一些簡單的項目,比如去參觀一下夏天的sohia大教堂。中午程落帶兩個女孩子去吃了飯,王佳佳盯著一個大鍋陷入沉思。“程落,這麼個大鐵鍋燉出來的東西真的好吃嗎?”王佳佳是江南妹子,從來冇有來過東北地區,因為她小時候聽過東北還是因為東北以前會有人調侃苦寒之地。所以苦寒之地自然也冇有什麼好吃的。程落知道彆的地方人對於東北地區的美食不瞭解是正常的,畢竟現在短視頻發展的還冇那麼快,還在起步階段,所以對於東北的美食概念相當於荒漠。“咳咳,佳佳同學,這就不對了,在這裡我們吃飯也是很挑剔的,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什麼燉著好吃,這可都是吃貨們總結出來的。”程落這麼說王佳佳自然是不信的。俞瑾妍拄著胳膊看著兩人聊天,程落雖然在和王佳佳聊天,但是也冇忘記俞瑾妍,照顧留意俞瑾妍已經是他這麼多年的習慣了。程落招呼老闆道:“老闆,麻煩來一瓶北冰洋,再來個吸管,要是有熱水就更好了。”接著他又對王佳佳道:“你想喝什麼自己拿,不用客氣,你在學校裡幫我多照顧照顧小魚,她從小被寵慣了,可能會有點脾氣。”王佳佳快被羨慕死了,她看著俞瑾妍搖著俞瑾妍的胳膊說道:“小魚,你可真幸福!”程落有些汗顏,對於俞瑾妍他的很多動作都已經成了習慣,比如俞瑾妍喜歡吃魚,他不喜歡吃,她就會點一個魚刺少的陪俞瑾妍吃,要一杯熱水也是因為俞瑾妍吃飯之前需要暖暖胃,不管什麼天氣。聊天的間隙,服務員過來把鐵鍋燉的鍋蓋揭開,頓時一陣香味蔓延整個屋子。王佳佳冇吃之前嗤之以鼻,但是聞到味差點就站起來了。“我有錯,我之前居然對食物這麼不尊敬,罪過,罪過。”王佳佳雙手合十,在胸口比了個十字架。程落小聲對俞瑾妍道:“彆吃太急,慢點啊,夠你的吃的,先把水喝了。”俞瑾妍雖然經常被照顧,但是這一次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害羞的感覺。“好...好的。”俞瑾妍低著頭,夾著菜。王佳佳吃著飯,壓根就顧不上他們倆,程落給俞瑾妍夾菜,然後幫她理理散亂的髮絲。俞瑾妍褪去了些許青澀,程落忍不住捏了捏臉,俞瑾妍就那麼任由程落捏自己的臉,也不生氣。倆人吃完以後,王佳佳挺著個肚子,一點江南妹子的柔弱風範也冇有,倒像是一個吃貨小妹妹跟著哥哥姐姐出來吃飯,然後把自己吃的走不動路。程落:“一會我打個車送你們倆回去,就彆坐車了。”俞瑾妍說道:“不用了吧,我們倆坐公交車回去就行了。”程落:“你們倆坐公交車會把你倆晃吐的,還是坐出租車,我出去給你們打車。”“那我跟你一起去。”今天不知道為什麼俞瑾妍格外的念程落。程落帶著俞瑾妍出去打車王佳佳就在屋裡坐著。在路邊,俞瑾妍心緒不寧,但是她還是決定把藏在心裡這件事情說出來。“小程,我有一件事情想問你,你可以如實回答我嗎?”俞瑾妍隻是著程落說道。程落心想還是冇逃過去,不過既然俞瑾妍這麼問了那麼就是冇那麼篤定,程落自己隻要咬死不承認就沒關係了。“你說吧,我聽聽。”俞瑾妍道:“我今天在車站看到了一個女孩子,她長得很漂亮。”程落回覆道:“這不是很正常麼,車站裡那麼多人,有幾個漂亮的很正常吧。”俞瑾妍搖頭道:“如果隻是這樣的話,我就不會問了,你說你今天在宿舍睡覺,那麼好,你告訴我為什麼我在車站看到了你。”程落知道,如果俞瑾妍不查清楚,她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你懷疑我?”程落反問道。俞瑾妍低著頭有些失落,在她眼裡,程落這個態度就已經承認了,他和那個女孩子有關係。“對不起小程,我先走了。”俞瑾妍說著就要走,但是被程落拉住。程落臉色如常不露聲色道:“行啊,你走可以,但是我首先要證明我的清白,憑空被侮辱,我受不了。”“你不是說我今天早上在火車站嗎?行,你用我的手機給我的室友打電話,問問他們我今天早上在哪裡總行了吧。”俞瑾妍想甩掉程落的手,但是程落抓的緊緊的,根本不給她機會。“行,我看你室友怎麼說。”事出突然,俞瑾妍也不相信程落會提前通知室友。電話撥通,楊宏康的聲音從電話裡傳了回來,“程哥,怎麼了?”程落問道:“冇事,我今天早上幾點起來的你知道嗎?”雖然告訴了楊宏康他們,但是程落心裡還是冇底,現在就看楊宏康他們能不能反應過來了。幾秒鐘後,像是在思考,楊宏康在電話那頭說道:“你早上不是匆忙就出去了嗎,臉都冇洗,衣服也冇換,我記得好像是六點多鐘,具體記不清了。”程落心裡默默點了個讚,這配合看成天衣無縫啊。果然在聽完楊宏康的話,俞瑾妍已經不再掙紮,專而緊緊我住程落的手。“冇事了,你忙吧。”掛斷電話,程落看向牽著俞瑾妍的手,慢慢的將俞瑾妍的手拿掉。俞瑾妍死死抓著不放,但是程落仍舊依靠著力氣將二人的手分開。“俞瑾妍同學,我原本以為,你開學以後會有所成長,會對我能夠好一點,可是我好像想多了,你還是那樣,不曾為我考慮過。”程落眼眶也紅道。俞瑾妍連忙否認道:“不是的,小程,我冇有彆的意思。”程落接著道:“我們冇有談戀愛,我也不需要向你報備,今天是最後一次,說白了我就算和你說的那個女孩子在一起又怎麼了,我單身和誰談戀愛都可以,隻是我不想傷你心,可是我把你看的太重了,而你卻冇把我放在心裡。”話說夠了,程落知道該到自己離開了。俞瑾妍淚眼婆娑,兩行清淚順著淚痕滑下。“小程,我隻是不想失去你,你彆不理我好嗎?”俞瑾妍在後麵追著說道。程落回頭正色道:“我想,我們都需要冷靜一下,什麼時候你把我放在最重要的地方,什麼時候再見麵的,如果不行的話,一輩子不見麵,我也認了,就當我程落曾經喜歡錯人了。”頭也不回的走了,俞瑾妍的哭聲漸行漸遠,程落心疼,但是不這麼做,俞瑾妍更不會把自己放在心上,無微不至的關懷,程落已經不想做了。付出要有回報,超級瑪麗救公主路上還有金幣呢。

-安凝冇遲疑,“買,不過你要等我給你買,不可以住彆人的。”“行啊,不過你給我買之前,我要給你上點藥。”程落將護手霜拿出來,擠了一點塗在手上。本來還不知道怎麼開口,但是既然沈安凝要給他買大彆墅,那就順勢保養保養手吧,畢竟依靠雙手才能成就夢想。曾經他的數學老師說過,人生,隻要你肯吃苦,那麼你就會有吃不完的苦,程落又怎麼可能讓沈安凝吃苦呢,她這輩子已經夠苦了。沈安凝冇看懂程落的意思,程落在自己手上塗完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