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兜兜 作品

第30章 再表白一次。

    

有人得到結論:這艘潛艇是在環太平洋98演習中失事的,美國就在現場,就連美國海軍都冇有能力救援!明州集團的造船技術,妥妥的世界第一啊。利益更是有了,兩億啊,明州集團賺錢永遠都是這麽容易!“這些都是小道,關鍵還是要找到k48魚雷,如果實在找不到,咱們就想辦法從島國的潛艇上弄到手,那裏肯定是現成的!”島國是美國的小弟,美國有什麽武器,島國就有什麽武器,島國的潛艇上,主力使用的就是89式魚雷,至於這種魚雷...-

"W程落在路邊打了個出租車,“師傅,哈城師範大學,快一點。”沈安凝雖然疑惑但是也冇問,她現在還是很困。程落看著上麵的資訊,俞瑾妍說她今天早上就要去學校見程落。公交車的時間是半個小時到哈城師範大學,但是程落坐出租車隻需要十分鐘,這其中有二十分鐘的操作空間,也就是說,他必須趕在俞瑾妍之前到學校佈局。哈城的出租車服務出奇的好,甚至隻用了八分鐘就到了哈城師範大學,程落帶著沈安凝進學校。程落讓沈安凝在門外等著,然後衝進安保室,安保室內坐著一個老大爺,程落直接說道:“大爺,一會要是有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孩子來學校你就攔住她,她不是本校的,這盒煙是我孝敬你的。”程落拍下一盒華子,這是他自己都冇捨得抽的,今天拿出來辦事了。大爺倒是爽快道:“放心吧,我號稱哈城第一火眼金睛,保準給你攔住了。”“大爺,你眼睛多少度?”“散光五百度,怎麼了?”“冇事,希望你能攔住吧。”一路上冇什麼阻礙,到女生宿舍樓下,程落叮囑道:“中午好好睡一覺,晚上我帶你去吃飯,畢竟我先到的,儘一下地主之誼,到宿舍好好和舍友相處,也彆委屈自己,你有我呢。”沈安凝靜靜的聽著程落的囑咐,程落看了眼時間,還有五分鐘到站。“捨不得我?還不上去。”程落說道。沈安凝點了點頭,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程落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應對,但是又不好給沈安凝扔下,畢竟她都說捨不得自己了。“那...嘿嘿,抱一下吧!”程落擺出來猛虎出籠的架勢,沈安凝雖然說捨不得程落,但是對於擁抱,這麼多人大庭廣眾之下,還是不行的。“我...我上樓了,你流氓!”沈安凝提著行李箱上樓,一步三回頭。“流氓,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程落就那麼微笑著看著沈安凝上樓,待到沈安凝完全消失在視線裡,他這才撒腿狂奔。三分鐘到達宿舍。楊宏康看到程落回來,還納悶呢,“你不是回去家了嗎,這麼快就回來?”程落滿頭大汗,喘了口氣道:“記住,我從來冇有離開寢室,你們也冇有見過我離開,我整天都在學校睡覺,知道了嗎!”幾人點頭,以為是有什麼大事。程落換了身衣服,然後將剛纔那套衣服扔進垃圾箱。“我看起來亂不亂?”程落問道。孫廣宇說道:“還行,不是很亂,怎麼了?”程落歎了口氣道:“冇辦法了,就這樣吧。”事出突然,實在是冇有辦法準備,他本來想要把自己的頭髮營造出來剛睡醒的那種爆炸頭,但是那樣子的話太有損形象了。出門的時候,程落有的倒是冇有那麼快了,他快累死了,要不是俞瑾妍突襲師範大學,他連準備都冇有準備好。但是說突襲也不對勁,因為俞瑾妍突襲是因為自己冇有看到訊息,隻是他冇想明白,明明開學才第一天俞瑾妍就過來找他,有這麼想他嗎?程落走過去的時候,俞瑾妍和王佳佳已經在外麵等著了。俞瑾妍看著程落滿頭大汗,她突然問道:“你剛纔去哪裡了?”程落擺佈一副疑惑不解的樣子回答道:“去哪了?我這不一大早上看到訊息出來了麼,昨天晚上太累了就冇看到訊息。”俞瑾妍倒是鬆了口氣隻是還是覺得不對勁。程落知道現在可不能讓她占據主動權,要不然俞瑾妍會讓他吃不了兜著走的。“那好吧,這是我的室友,王佳佳,我帶她來你們學校逛一逛,你帶路吧,小程子。”俞瑾妍說著就要往學校裡走。程落心裡一沉,這時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的門衛老大爺出來了。救星啊大爺!怪不得那些玄幻小說裡的主角都喜歡最後一刻出來救世。老大爺:“小姑娘,校外人員禁止進入學校,想要進學校等開學再來吧,現在不行。”王佳佳鬱悶道:“啊,大爺你通融通融唄,我們好不容易來一次,再來不知道什麼時候了。”老大爺看了眼程落,嚴肅道:“快走,要不然就把你們列入黑名單,以後你們也彆想進去。”程落咳咳走過來,打了個圓場道:“對不起大爺,他們不知道規定而已,我帶他們出去走走,麻煩你了。”“小夥子還挺懂事的嗷,煙不錯。”老大爺說道。“什麼煙?”俞瑾妍敏銳的捕捉到了一絲華點。老大爺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急忙補救道:“什麼什麼煙?再不走我就真把你們給記上了。”程落道:“咱們走吧,雖然校園進不去。但是咱們可以在附近轉轉,你倆來這麼早肯定也冇吃啥,轉一圈咱們去吃飯。”王佳佳在一旁附和道:“哎呦小魚,你男朋友還挺細心知道咱們起來的早冇有吃飯。”男朋友這個詞彙俞瑾妍隻和王佳佳說過,根本冇有在程落麵前提起,而且她也不好意思,所以當這個詞彙出現,俞瑾妍立馬臉紅的不想說話。程落看出來貓膩頓時反駁道:“可彆的,我可不是她男朋友,我曾經在高中跟你麵前這位俞校花表白,結果慘遭拒絕。”王佳佳並不清楚這個情況,俞瑾妍也冇說,但是聽完以後,她覺得該好好審視一下俞瑾妍和程落的關係了。在她的思維裡,被拒絕還不離不棄的男生一定是癡情且專一的。“小魚,你彆告訴我這是真的,要不然我可要跟你競爭了!”王佳佳打趣道。說歸說,程落雖然冇有怎麼精心打扮,但是放在校園裡也是帥哥一枚,而且那種超脫同齡人的氣質,遠比臉更加吸引人。俞瑾妍扭捏道:“我...我倒是腦抽了,你要是在表白一次,我說不定就答應了。”程落認真道:“好話不說二遍,走,哥帶你們去吃哈城最好吃的鐵鍋燉!”其實冬天的哈城更加高考,記得上輩子的那個冬天哈城爆火,南方的小金豆更是蜂擁而至,可謂是天時地利人和都駕馭住了,當然還有東北特殊的人文關懷。俞瑾妍冇有聽到自己想要聽的答案顯得有些沉默,當然令她沉默的還有那個女孩子。

-”程落問道。孫廣宇說道:“還行,不是很亂,怎麼了?”程落歎了口氣道:“冇辦法了,就這樣吧。”事出突然,實在是冇有辦法準備,他本來想要把自己的頭髮營造出來剛睡醒的那種爆炸頭,但是那樣子的話太有損形象了。出門的時候,程落有的倒是冇有那麼快了,他快累死了,要不是俞瑾妍突襲師範大學,他連準備都冇有準備好。但是說突襲也不對勁,因為俞瑾妍突襲是因為自己冇有看到訊息,隻是他冇想明白,明明開學才第一天俞瑾妍就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