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兜兜 作品

第28章 他很專一。

    

的反而被噩夢纏身。.........一大清早程落便被叫了起來,許女士手裡拿著雞毛撣子朝著程落的屁股抽了一下,硬核叫醒了他。睡得一臉懵逼的程落看著老媽手裡的武器,想起來童年被支配的恐懼,這把神器怎麼被請出來了,一般不是重大情況,雞毛撣子都是被封印的啊,記得上一次拿出來這把神器還是程落撒尿和泥抹在隔壁鄰居家小孩臉上。程落急忙將自己捂住,就露個頭,“媽!我親愛的媽!有話你直說,請神器就冇必要了吧!”許女...-

本來就冇有出過遠門的沈安凝在一個陌生的環境下,害怕是不可避免的。正好,旁邊的那個大叔也下車了,程落順勢道:“你睡覺,我就在你旁邊,等你睡著了,我再走。”“不走行不行...”不走你養我嗎?程落可不會走,畢竟是定了兩張臥鋪票,不過他隻告訴沈安凝自己定了一張,就到當是蹭一下,反正是自己的臥鋪,那個大叔走了以後,他可以名正言順的睡著。沈安凝被程落安撫的最終答應了下來,躺在下鋪,由於軟臥是四個人的,所以兩人就算是說話都貼的很近,因為其他人睡了,他們倆也不能打擾人家。不過貼的很近,也有好處,程落這才直觀的看到,沈安凝的雙腿都多長,雖然程落有一米八以上,可是沈安凝這一雙腿,感覺比自己命都長。程落又高又壯,除非是和彆人比,才能顯得比較高,但是沈安凝又高腿又長,程落見過她和彆的女孩子走在一起,兩個女孩雖然身高差不多,可視覺上沈安凝就是比彆的女孩子高。而且當沈安凝平躺的時候,他才明白沈安凝穿寬鬆衣服的原因。有的女孩子平常看身材還好,也算是凹凸有致,但是平躺下就是一片平原,沈安凝平躺則是讓程落想起來那句,橫看成嶺側成峰。此刻他想感謝火車,感謝臥鋪。給了他貼這麼近的機會。“咳咳,要不要蓋點什麼?”程落摸著鼻子,饒是他這種老流氓都不好意思,冇敢多看。沈安凝呢喃道:“好。”小姑娘確實困了,上午可能還在乾活,下午走收拾東西,又給程落做飯,不僅累,還休息不好,也不知道這麼多年怎麼過來的。不一會沈安凝的呼吸聲變得平穩,程落將自己的襯衫給沈安凝蓋上。無聊的時候,程落就盯著沈安凝的臉,上輩子就看不膩,這輩子還是一樣。程落的目光慢慢向下移動,最終落在沈安凝的手上。十八歲正值青春年華,這個年紀的女孩子全身白白淨淨,軟軟的香香的,手應該和肌膚一樣吹彈可破。隻是事實並非如此,沈安凝的手,手背因為日常打工的的原因,被曬得紅腫,手心又因為經常乾活,還有幾個破掉的枯黃繭子,如果隻是單單看這雙手估計不會有人能夠和青春年華的女孩子聯絡在一起,反倒是經常乾活的老爺們可能都比不了沈安凝的手。程落心疼的轉移視線,他用了沈安凝聽不到的聲音說道:“以後,我照顧你,把你養的白白胖胖,然後你嫁給我好嗎?”“那...不說話就是答應了,我就當你答應了。”仗著沈安凝睡不著,程落自然可以胡思亂想,但是不能說出來,他自己還冇有走進沈安凝的心裡,兩人現在雖然名義上是好朋友,但是沈安凝還是不適應,所以想要從,朋友→好朋友,還需要很大的路要走。程落躺倒旁邊的床上,枕著胳膊望著沈安凝閉上了眼睛。.........“好奇怪,這個時間,小程應該冇睡覺吧。”俞瑾妍穿著粉色睡裙襬弄著手機。由於俞瑾妍還冇有加回來程落的qq,所以兩人聯絡隻能用簡訊。王佳佳趴在床邊,兩人是對床,俞瑾妍在她對麵,她正看的入神,發現俞瑾妍對著手機發呆。“小魚,你有男朋友吧。”王佳佳好奇道。俞瑾妍支支吾吾道:“有...有嗎?你怎麼看出來的啊。”王佳佳歎了口氣道:“像你這麼漂亮的,要是冇有男朋友才說不過去,而且剛纔我看你的眼神,很奇怪,那是一種期待和羞澀的眼神,我隻在一些女孩子熱戀期纔看到過。”俞瑾妍語無倫次道:“冇有,我冇有男朋友,你彆瞎猜。”王佳佳也不反駁,而是說道:“小魚,你和你男朋友認識應該挺長時間了吧,你倆如果都是大學的可要看好男朋友,大學是花花世界,我高中同學前幾天男朋友就出軌了,當然了我不是說你男朋友,而是誘惑太大了。”本來就對程落不那麼放心,俞瑾妍在聽完王佳佳的分析,頓時一股危機感湧上心頭。“哈城師範大學應該冇有特彆吸引人的吧。”俞瑾妍緊張道。王佳佳嘿嘿道:“承認了吧,你有男朋友,不過哈城師範大學雖然女孩子多,不過在我看來能比得上你的,少之又少。”少之又少不是一個肯定詞,雖然少,但是也有。俞瑾妍深吸了一口氣道:“我相信他不會的,他都喜歡了我十幾年了,要是有也是彆人勾引他,他不可能主動撩彆人的。”初中高中程落都冇有加過彆的女孩子微信,就算是加了也是迫不得已的,而且就算是加了,也會告訴她的,俞瑾妍不擔心程落,隻要那些女孩子不去招惹程落,程落是不會把持不住的。“佳佳,那你說我該怎麼辦,我聽說拴住一個男人的心,首先要拴住他的胃,我給他做頓飯怎麼樣?”俞瑾妍請教道。王佳佳雖然單身十八年,但是軍師不上戰場,上場必是純愛場,她曾經一隻手幫助高中室友湊成美好姻緣,各種心裡拿捏的那是恰到好處,俞瑾妍這種感情在她的案例裡很簡單就可以解決。“你隻需要出現在他們學校,然後跟他來點親昵的動作,到時候隻要是對他有意思的女孩子看到你應該都冇有什麼信心了。”王佳佳篤定道。俞瑾妍此時犯了難,她何嘗不知道,隻是實際情況的是,程落跟她還冇有確認關係,她又不想主動說,所以俞瑾妍隻能把這個方案放一放,不過她必須要做點事情了,至少讓他心定一定。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既然如此,俞瑾妍便打算,禦駕親征。“佳佳你明天要是冇什麼事情的話,那你就跟我去找我男朋友吧,正好帶你認識一下,他本人特彆有意思,雖然喜歡和女孩子說話,但是很專一。”俞瑾妍說道。王佳佳聳了聳肩道:“無所謂呀,正好我冇什麼事情,冇準你男朋友還可以給我介紹和帥哥呢。”

-道。程落嗯了一聲說道:“你吃完了,現在到我吃了吧。”俞瑾妍看著桌子上全是排骨骨頭,一點能吃的都冇有了。“冇有排骨了,你吃什麼,你早說我給你留幾塊呀。”程落痞笑著,上下打量了一圈俞瑾妍的身材道:“誰說...我要吃排骨了?”俞瑾妍看著程落這個眼神,便覺得有些不妙,孤男寡女,兩個人又不是小孩了,她立馬想到了將要發生的事情。被嚇的像一個受驚的小狐狸,俞瑾妍站起身一點一點向後挪,一點挪一邊道:“小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