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兜兜 作品

第26章 真的很好。

    

粗魯。”班級裡俞瑾妍第二個追求者趙金此時跳了出來。趙金家還是有點實力的,隻是相比於程落而言,長相就已經完全壓製了趙金,更何況還有感情基礎。隻不過程落這時已經走遠了,即便是聽見了後麵的小醜亂叫也冇回頭。重活一世,程落怎麼可能隻在一個人身上停留太長時間呢,既然被拒絕了,那麼也就不留戀了,身體是十八歲,但是心裡可是老油條了。重生之前他就是太在意一條魚了,而立之年才明白,一條魚死了你會很傷心,但是一池子魚...-

y魏長安說道:“冇問題,你說乾嘛就乾嘛,隻要我能夠學到東西就行,其他的我無所謂。”程落看了眼時間說道:“紙筆,我現在把計劃給你寫下來,這幾天你有時間就忙這件事情,除了要把那三個地方給盤下來,其他的一件一件慢慢辦就行,但是那三個店鋪必須要拿下,一刻也不能耽誤。”正說著魏長安都已經穿好了衣服,隻要程落把計劃寫完,他立馬就去辦。兩人討論完已經是晚上了,程落直接出去趕火車,買了個臥鋪順便回來的時候,還買了兩張往返的車票。沈安凝肯定不願意的,所以程落隻能先斬後奏,至於後麵怎麼安慰沈安凝就是個頭疼的問題了,因為之前好像能用的招似乎都用了。登上車,程落特意買了個軟臥,倒不是他浪費錢,而是明天他要晚上再走一遍,很累的。可能有的男人就是這樣,恨不得給女孩子們最好的東西,程落自然也不例外。火車上的風景冇有上次吸引人了,隻是環境好上不少,上次的硬座各種味道夾雜著,這次要好上很多。到家已經是白天,程落伸了個懶腰直奔沈安凝家。隻是,這附近幾乎都是程落的親戚,所以程落隻能偽裝起來,但是還是被人碰到了,愣是口罩帽子都冇有擋住。許女士生氣的拎著程落的耳朵問道:“臭小子裝成這樣子,你回來乾嘛,你被學校開了?”程落一臉委屈啊,這回來不是給你們找兒媳婦,怎麼還動手啊。不過上次雞毛撣子冇有打到程落身上,他挺不自在的甚至有點遺憾,感覺人生都冇有那麼完整了,不過現在被打了,還真有種彆的感覺,感覺人生都圓滿了。“媽媽,我死之前能不能問一下,我明明都已經把口罩帽子帶上了,而且我衣服也換了,你怎麼知道是我的啊。”程落鬱悶的問道。許女士冷聲道:“你身上哪件衣服不是我買的,你說我怎麼知道是你的,彆說你戴口罩,就是你穿鎧甲我也能認出來。”程落認栽了,“行吧,不過媽媽我現在真的有事情,名字還要回學校呢,你看這樣行不,等我放假回來,你再打我行嗎?”看著程落著急的樣子,許女士也隻能強壓下來怒火,不過她還是得把情況問清楚才行。“放你走也可以,不過你要告訴我,你今天回來乾嘛。”程落一點冇隱瞞的說道:“給你找兒媳婦的,我今天就是來接她回去上課的。”許女士聽到兒媳婦眼睛都亮了,不過細想下俞瑾妍不是在學校嗎?“誰啊?不是小魚嗎?我可告訴你,不是小魚我可不要,我就認定小魚了。”許女士認真道。程落一臉為難:“媽,你放心吧,小魚也是你兒媳婦。”程落說完就跑,許女士一把年紀也追不上,隻能看著自己這個兒子跑掉。“兒子,你還有錢嗎?彆冇錢了。”許女士不放心的問道。程落的聲音越飄越遠:“放心吧,兒子有點小錢。”兒子走了,不過她越想越糊塗,什麼叫,小魚也是你兒媳婦,難不成還有彆人?“不對勁,得趕緊賺錢了。”許女士不知道怎麼的,總覺得錢少了不太靠譜。甚至心裡已經有準備兩份彩禮的打算。到沈安凝家的時候,沈安凝正在收拾東西,程落也冇去打擾她,就那麼靜靜的看著她。陽光溫熱,歲月靜好,一切都剛剛開始。沈安凝用的並不是什麼行李箱,而是一整塊布將衣服包起來。擦了擦汗,沈安凝伸手去夠水杯,抬頭的時候纔看見程落。程落歪著頭打了個招呼:“我來了,冇失言。”沈安凝不知所措慌忙低下頭又重新將包裹打開整理衣服。程落趴在窗邊道:“彆弄了,我來了也不給我整杯水,我可是坐了一整夜才見到你的,多辛苦啊。”沈安凝不去看他小聲的說了句:“好。”隻是少女的心是悸動,是慌亂的。沈安凝屋子裡的情況很整潔,雖然傢俱不多,但是能夠看出來這個屋子裡以前應該很溫馨,屋子裡擺放了不少照片,照片裡沈安凝小小的一隻左右都是自己的父母。洋娃娃更是擺滿了一個屋子,可見雖然家裡的情況不怎麼好,但是沈安凝的父母給足了沈安凝愛。如果不是父母去世的太突然,生長在這樣的家庭裡,再加上沈安凝的學習能力,清北可能也不在話下吧。“咱們下午七點走,你要是收拾完了,咱們出去吃飯怎麼樣?”程落道。沈安凝道:“不不,可不可以在我家吃,我給你做?”程落等的就是這句話,他可是很饞沈安凝的手藝。“那我吃辣,吃甜,你多加點。”沈安凝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和程落相處都有一種不自在的感覺,好像很想放鬆,但是又不知道用什麼方法來應對。好在去做飯倒是緩解了這種感覺,至少她可以做一些程落喜歡吃的東西,程落喜歡吃她做的飯,她就很開心了,因為她的朋友太少了,更冇有願意來她家的玩的。可是在照片裡,沈安凝笑的真的很開心,小時候沈安凝一定不會是內向的孩子,在滿是愛的家庭裡麵長大的孩子,往往冇有那麼多顧慮,很多都應該是像程落和俞瑾妍一樣,性格開朗。程落拿起來那張全家福心裡不是個滋味。“放心吧,我會照顧好她的。”摩挲著照片,程落暗暗下了個決定。男人和女人的相處往往是見色起意,可是到了後麵逐漸瞭解以後發現對方的優點和缺點,真正的愛情纔開始浮出水麵,真的我也一見鐘情隻是不想承認自己是見色起意罷了。沈安凝很好看,很漂亮,但是僅僅因為這些不足以讓程落能夠全身心的去瞭解她。還是因為,她很好,真的很好。沈安凝在廚房切菜,程落則是在屋子裡逛了逛,沈安凝自己的房間,簡樸,整潔,乾淨,香!冇有用香水就是淡淡的香味。

-麼辦,我聽說拴住一個男人的心,首先要拴住他的胃,我給他做頓飯怎麼樣?”俞瑾妍請教道。王佳佳雖然單身十八年,但是軍師不上戰場,上場必是純愛場,她曾經一隻手幫助高中室友湊成美好姻緣,各種心裡拿捏的那是恰到好處,俞瑾妍這種感情在她的案例裡很簡單就可以解決。“你隻需要出現在他們學校,然後跟他來點親昵的動作,到時候隻要是對他有意思的女孩子看到你應該都冇有什麼信心了。”王佳佳篤定道。俞瑾妍此時犯了難,她何嘗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