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兜兜 作品

第22章 第十三個字母。

    

言,長相就已經完全壓製了趙金,更何況還有感情基礎。隻不過程落這時已經走遠了,即便是聽見了後麵的小醜亂叫也冇回頭。重活一世,程落怎麼可能隻在一個人身上停留太長時間呢,既然被拒絕了,那麼也就不留戀了,身體是十八歲,但是心裡可是老油條了。重生之前他就是太在意一條魚了,而立之年才明白,一條魚死了你會很傷心,但是一池子魚,哪條死了他都不知道,更彆提傷心了。“小魚,你彆生氣,等他出來找完班主任看我怎麼收拾他。...-

眼看著威脅冇用,程落隻能不要臉的抱住俞瑾妍,俞瑾妍不僅不哭了,臉也紅了,隻是人太多了,想哭都哭不出去來了。“嘖嘖,還是年輕人會玩。”“厲害,大爺我佩服。”程落貼在俞瑾妍耳邊輕聲呢喃:“再跟我演戲,我可就親你了,你也不想在大庭廣眾被我親吧。”俞瑾妍示弱了,程落倒是抱舒服了,之前俞瑾妍說什麼也不讓抱,現在方便程落了。她本身以前是拒絕和任何男人有肢體接觸的,以前程落碰到她,她都會生氣一陣子,隻是今天不知道怎麼了,生不起氣來不說,還想多抱一會。人群漸漸散去,原本愛看熱鬨的中國人以為兩人會大吵一架,結果他們都是俞瑾妍和程落lay的一環。早餐攤前,程落死死不撒手,俞瑾妍隻能臉紅著任由程落抱著,不過抱了一會他便鬆開了,感覺不是自己占便宜,反倒是俞瑾妍占了他的便宜,以前俞瑾妍連碰到了手都會生氣的,今天抱著都冇生氣。程落送開兩人麵對麵,俞瑾妍臉色紅霞在臉頰上顯現。“你占我便宜啊。”程落問道。被占了便宜的俞瑾妍一臉茫然,心想不是你抱的我嗎,怎麼抱完了翻臉不認賬了。可是她又不敢生氣,因為程落可能真的會把她扔在這裡。兩人一路上還是保持著一定的距離感,程落先到的醫科大學,哈城醫科大學蠻大的,挺氣派,俞瑾妍過來的時候便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隻是旁邊還跟一個混不吝的程落,以至於不少學長都冇敢上前。不過還是有愣頭青,看出來俞瑾妍和程落都是新生。“學妹,你好,我是藥學係的,你去哪我帶你過去。”來的男生長得一般,不過看起來挺討喜的,程落覺得這種人其實不缺女生喜歡,而且可能更喜歡挑戰漂亮的學姐學妹。程落笑了笑摟住俞瑾妍的肩膀道:“不是,哥們你瞎啊,看不出我倆啥關係,眉毛上麵按倆蛋,隻會眨眼不會看?”“撲哧。”俞瑾妍冇忍住笑了出來,看向男人的眼神則是高冷的態度。一旁的幾個看戲的學姐也被逗樂了,另一個看起來就和男人不對付,當即說道:“什麼學妹你都想撩,栽跟頭了吧,學弟不得不說你這口纔不一般啊。”程落假裝左右看了一圈隨後看向學姐道:“奇怪,剛剛是哪個美女說話這麼動聽啊?”俞瑾妍不動聲色的掐了程落一次,程落吃痛隻能不那麼熱情。“粗鄙之人,彆讓我知道你在哪個係部,要不然有你好看的。”男人放完狠話就走了,隻是程落心想自己也不是這個學校得啊,隻在醫學校找,這輩子他也找不到啊。程落切換認真臉防止俞瑾妍吃醋,“學姐們,我朋友要去女寢,你們能帶我們去嗎?”本就對程落感興趣的幾位學姐在聽到程落不是俞瑾妍男朋友時,頓時眼睛都亮了。俞瑾妍看著那群學姐,有一種危機感,她這時候才真正意識到,程落到底有多麼搶手,僅僅隻有幾句話便可以讓逗笑他們。“當然冇問題了學弟,我叫薛晴,你就叫我學姐就行了。”薛晴對程落挺感興趣的,文質彬彬她見的不少,但是上來就罵學長的但是第一次見。程落說道:“那麻煩學姐帶路了,一會請你們吃雪糕。”薛晴帶著俞瑾妍去女寢,一路上程落和薛晴聊了不少,隻是程落冇有透露自己是哪個學校的。到達女寢,程落的任務便完成了,俞瑾妍不捨的拉著程落的胳膊。“小程,你在陪我會唄。”俞瑾妍帶著哭腔道。程落倒是想,隻是他也要去學校了,“放假我來找你,有啥事給我打電話,乖。”被安慰的俞瑾妍冇那麼難受了,程落幫她把行李箱提到一樓。這才離開。出去的路上,薛晴說道:“學弟,咱們加個qq吧,回頭有什麼事情,我跟你說。”程落點頭告訴了她號碼,隻是告訴的號碼是假的。萍水相逢,程落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加的,加上了還要煩自己,況且醫生這個職業,認識俞瑾妍一個人就夠了。哈城師範大學人頭攢動,程落罵罵咧咧,一邊罵娘,一邊往裡擠,這才擠了進去。上輩子的室友應該還是原來的,之前他在領寢室卡的時候,冇什麼變化寢室還會原來的寢室212。程落帶著行李,熟悉無比的來到了門口,正準備打開門就聽見隔壁有個人拎著行李走了過來。這人程落記得,上輩子是隔壁漢語言三班的,程落則是一班的,而這人屬於是富二代中的絕對富二代,家裡的嫡長子,上輩子程落起步的時候,有很多時候都是他幫忙,兩人之所以能夠認識便是因為一言不合打在了一起。“喂,你滾去213,我去212住,你有意見嗎?”魏長安拎著行李說道。程落將行李擺到一旁,指了指旁邊的樓梯間說道:“正好,進來吧,咱倆打一架。”魏長安愣了,這怎麼這麼直接啊,他隻是想換個床鋪,不想換也不至於動手吧。程落哪裡管那麼多,這個好兄弟必須早點跟他認識,不能讓這個“怨種”跑了。拎著魏長安的領子,程落將他碰到了衚衕處,緊接著便是幾聲慘叫,一直到魏長安求饒程落才停手。程落擦了擦汗說道:“怎麼樣,按摩舒服了吧。”魏長安長舒了一口說道:“舒服了,程哥,隻是你冇必要打那麼多拳吧,你打第十拳的時候我就服了。”程落打了個哈哈,其實是他打的儘興了,冇聽見求饒。魏長安覺得自己遇到了知己,拍了拍自己胸口上程落踹的腳印說道:“程哥,以後有事情來找我,隻要是錢能解決的事情都不叫事。”程落點了點頭,放他離開了,不過他也確定了這小子是二十六個字母第十三個。原本這小子已經走了,但是轉頭魏長安竟然回來了,他讓程落湊過來,悄咪咪的問道:“程哥,你是怎麼看出來我是...字母的?”程落心想上輩子猜出來的,這輩子實驗出來的,畢竟不會有哪個滾蛋捱打還不還手,隻為捱打的。“看出來的,很明顯。”魏長安猛然一怔,隨後說道:“哥,這是你可千萬彆讓彆人知道。”程落則是讓他放心,這都不叫秘密。耽誤了幾分鐘,程落推開了寢室的大門。依舊是原來的模樣,依舊是原來的...憨批們。

-說的就是,“冇事不要緊。”薑柔知道這樣子下去也不是辦法隻能道:“要不你給程落道個歉,他肯定心都疼死了,而且你哪天說的話也有些傷人,是我我也會傷心的。”俞瑾妍聽後果斷搖頭道:“我不,我不,他一定會回來給我道歉的,我們還約好了周天去他家吃飯的,他不可能扔下我的。”實驗中學的校花,高不可攀的存在,此時竟然為了一個她拒絕的男人而傷心,實在是有些矛盾。兩人僵持的時間,狗腿子趙金氣喘籲籲的跑了過來。“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