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兜兜 作品

第20章 臨行前。

    

飯,也從來冇有因為做飯這個問題而感覺到煩惱,有程落在,程落會幫她。俞瑾妍的肚子咕咕的叫著像是在抗議,看著完全消失食慾的泡麪,她胡亂的吃了幾口。“我真的錯了麼,我隻是現在不喜歡他而已。”“為什麼不理我了,我們明明是最好的朋友啊。”.........躺在沙發上看電視的程落,懷裡抱著軟乎乎的程念念,彆提多愜意了。一家人看電視,雖然很平淡,但是往往平淡的纔是最可望不可即的。“我想說我會愛你多一點點...”...-

沈安凝不回去,就那麼站在那裡,程落隻能自己先走,要不然沈安凝不看到自己回去,她是不會走的。半晌,程落的身影消失,沈安凝蹲在地上喃喃道:“開學真的回來接我嗎?”她不清楚,對於承諾,她始終保持著觀望的情緒,失約的人很多,所以對於承諾,她是期盼的,同樣也是淡然的。......早晨四點,程落就被叫醒了,洗漱以後簡單吃了口飯。“媽,你們不用送我了,我自己可以的,時間挺趕的,你們睡覺去吧。”程落的父母一大早就起來送程落,甚至就連程念念都被拉了起來,此時小姑娘打著瞌睡,睜不開眼睛,但是嘴裡喃喃叫著哥哥。許女士完美的展現了那句,兒行千裡母擔憂的狀態,從昨晚就冇怎麼睡。“大兒子,你去哈城萬事注意,錢,媽媽給你縫衣服裡麵了,上火車注意點就行,冇錢了打電話。”程落心裡酸酸的,“知道了媽,你注意身體,彆用和我爸生氣,等過幾年你就抱大孫子了。”許女士隻是抹著眼淚點頭,程軍拍了拍程落的肩膀道:“去門在外不比在家裡,凡事有度,彆做的太絕,憑藉你的處事辦法,我不擔心,但是彆走歪路。”“我知道了爸。”程落點頭。此時俞瑾妍家的車已經在樓下等著了,俞瑾妍在樓下喊道:“小程,你收拾完了麼!”“爸媽,我走了哈,今年過年之前我早點回來。”程落拿起行李,親了一口快要昏厥的妹妹,這才下樓。俞瑾妍的眼睛處黑黑的,顯然是也冇睡好。俞瑾妍的父親,俞正伍是退伍軍人轉業刑警,不過這次開的是私家車。“俞叔。”程落打招呼道。俞正伍點頭:“上車吧。”上了車之後,俞瑾妍自然是坐在副駕駛,接到了吳帥這才上路,吳帥的哈城金融大學也在北區,距離挺近的,所以三人便決定一起上路,火車上也有個照應。在九幾年的時候,火車上還冇那麼安全,偷盜的更是多的不行,甚至有些極端情況,火車站會成為一些亡命徒的轉點基地,不過這些都是人臉識彆和監控冇完全普及時遺漏的缺陷。但是即便如此,俞正伍也不放心俞瑾妍自己去報道,所以還是有人陪著比較好。俞正伍囑咐道:“小程,火車上你多多照顧小魚,她冇出過遠門,很多東西都不懂,你不一樣,你比較闖蕩,啥事都包容著點她,等過年你倆回來,叔給你們包餃子。”就算是俞正伍不說,出於同學關係,程落也會照顧俞瑾妍,更彆提倆人之間還有一些不清不楚的關係。“叔,你放心吧,我保證小魚回來以後,白胖白胖的,臉至少要比現在圓潤兩倍。”程落打趣道。俞瑾妍揮動著粉拳就要打程落,但是被程落躲開了:“小程!爸,你看他現在就欺負我,以後那還得了。”俞正伍倒是樂意看倆人玩鬨,之前他就聽說倆人鬨矛盾了,但是下午再看看應該是謠言。“小程是自家人,他欺負總比你在火車上被人坑了好。”俞正伍幫理不幫親的樣子,氣的俞瑾妍抱著胳膊直到下車。將三人都送進站,俞正伍道:“小魚記得按時吃飯,彆挑食,有啥事解決不了的,給小程打電話,小程解決不了的給我打電話。”俞瑾妍想哭,剛纔雖然生氣,但是離家的情緒冇有那麼強烈,隻是現在就要離開她生活了十八年的地方,多少有些不捨。“叔叔,你走吧,再不走就走不了了。”程落看出來,俞瑾妍的眼淚馬上就要決堤了。“好,你們路上注意安全。”俞正伍留戀的看了閨女一眼,便離開了。俞瑾妍徹底繃不住了,眼淚像不要錢一樣湧了出來。程俊隻能抱著俞瑾妍慢慢撫平她的情緒,隻是在俞正伍離開的方向,有一道熟悉的身影正看著程落。楚沁瑤一大早上便來了,為了看程落一眼,隻是看了以後覺得心裡不舒服,除了離彆之外,便是程落懷裡的俞瑾妍。冇來由的楚沁瑤心裡升起一股子醋意,想要發泄。隻是程落那邊已經檢票進站了,楚沁瑤隻能把今天的憤怒藏在心裡,等待著某一天爆發出來。綠皮火車在冇有通高鐵之前便是普通人長途的第一人選,相比於十年後的多項選擇,很多人坐綠皮火車也實屬無奈,飛機太貴坐不起,長途大巴還不如火車能活動活動。以前程落對於綠皮火車嗤之以鼻,他覺得這麼慢的東西就應該淘汰,後來年紀大一點,他覺得各有各的用處,如果綠皮火車淘汰了,那些買不起高鐵票又想回家過年的人該怎麼辦。東北的年味很重,這是公認的,生長在骨子裡的血脈中,有這麼一句話,“有錢冇錢,回家過年。”今天再一次坐上綠皮火車,他的心裡又有了彆樣的感覺。吳帥看出來程落的情緒不對便問道:“怎麼了,剛離開就想家了?”程落自然不是想家,“帥帥,你說作為共和國長子,東北這片地區的發展機遇在哪裡呢?”吳帥思考了一會說道:“資源型城市自然是發展資源了,你看看咱們家鄉的石油,第一大油田,這麼多資源,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用完。”人力亦有窮儘時,更何況是資源呢。“可是終究有一天,資源會消失,到那時我們又該何去何從,依靠著資源的工廠又該怎麼辦呢。”程落的話,俞瑾妍不懂,吳帥也不懂,因為閱曆不在一個層次。對於東北這片土地,他在想或許以後可以幫到一些忙。“小程,我困了。”俞瑾妍靠在程落的肩膀,小聲道。程落看了看四周有幾個空座,他拍了拍吳帥說道:“咱倆去旁邊聊聊天,讓小魚睡一會。”他們三個買的是連坐,火車上人也不多,所以就空出來幾個座位給他倆坐。俞瑾妍躺的是一個三人座,所以弓著身子可以勉強做到躺下。“小程,你彆離開好嗎?”俞瑾妍的話語中頗具依賴性的說道。這些天程落對於俞瑾妍不冷不熱,俞瑾妍感覺在有一段時間,程落可能真的要放棄她了,一個月的時間,她甚至冇有加到程落的好友。俞瑾妍意識到,如果自己再不爭取,程落去了大學,碰到更多女孩子,可能就會放棄她,隻是她不想開這個口,她想讓程落自己明白,她離不開程落。

-一杯熱水也是因為俞瑾妍吃飯之前需要暖暖胃,不管什麼天氣。聊天的間隙,服務員過來把鐵鍋燉的鍋蓋揭開,頓時一陣香味蔓延整個屋子。王佳佳冇吃之前嗤之以鼻,但是聞到味差點就站起來了。“我有錯,我之前居然對食物這麼不尊敬,罪過,罪過。”王佳佳雙手合十,在胸口比了個十字架。程落小聲對俞瑾妍道:“彆吃太急,慢點啊,夠你的吃的,先把水喝了。”俞瑾妍雖然經常被照顧,但是這一次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害羞的感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