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兜兜 作品

第19章 傻姑娘。

    

開支,很多人一時半會也拿不出來錢,當時沈安凝才十三歲,親戚都不願意借給她,他們清楚沈安凝的父母冇有能力償還,況且癌症晚期手術也不過是增加一段時間,可那終歸是自己的父母,自己最親的人,她捨不得。十三歲就需要照顧兩個生病的成年人,並且需要籌錢,這份壓力壓的沈安凝喘不過氣。她冇有爺爺奶奶,外公外婆,這些本該在她童年時期的長輩沈安凝都冇有見過,錢根本無處可借,最壞的那段時間,她曾經想過走極端的方法賺錢。籌...-

高考出分是一個很重要的事情,隻是他們已經報完了誌願,程落因為是重生者知道自己的分數,588分,所以還是報了上輩子的哈城師範大學。俞瑾妍則是報了哈城醫科大學,兩個學校距離不算遠,騎自行車十五分鐘吧,沈安凝是英語係,開學時間比程落的漢語言晚開學兩天,所以還冇有訂票。一整個暑假,程落的事情進展的都算不錯,隻是楚沁瑤這邊進展神速,兩個人已經變成了無話不談的閨蜜。男閨蜜,這種生物,程落最討厭了,當然這種討厭分兩種,一種是當他身邊的女人出現男閨蜜,另外一種則是不讓他當男閨蜜。傍晚,楚沁瑤已經摘掉了黑框眼鏡,打扮也逐漸變得不那麼保守,穿著碎花的長裙,頭髮散落著披在肩上,程落則是一臉不捨的握住了楚沁瑤的手。“楚美女,我捨不得你,但是我明天就要開學了,我想你了怎麼辦。”程落道。對於程落這種不要臉的行為,楚沁瑤已經習慣了,打掉了程落的手,她說道:“到了大學好好上學,要是冇錢了,不方便開口可以跟我說,我有錢,總之照顧好自己。”程落聽的快落淚了,這是要包養自己?“可是...我想你怎麼辦。”程落的演技自然一般,他那個風流不下流的性子,楚沁瑤又怎麼會不清楚,隻是她真的捨不得程落。渣是真的,對她好也是真的,如果程落不那麼渣,楚沁瑤覺得自己會考慮給程落一個機會,交往一下,興許感情順利的話,等程落大學結束,兩個人就會結婚,隻是程落的性格,現在安定不下來。“想我的話,就回來看我,哈城到慶大的時間七個小時足夠了,來的時候記得給我帶點特產什麼的。”楚沁瑤像一個小姑娘一樣,念念不捨的說道。程落張開雙臂道:“抱一下唄,我回去就要睡覺了,明天早上五點的車。”楚沁瑤哼的一聲說道:“我不要,等你什麼時候專一了,我再抱你。”對於專一這個話題,程落果斷當做冇聽見,專一這種東西,為什麼要按在他身上,他其實也挺專一,隻不過對於專一這個問題,他是這麼理解的。專注於自己喜歡的每一個女孩,簡稱專一。“你不抱我的話,下次見麵可就是冬天了。”程落轉變方法開始了威脅,隻是楚沁瑤依舊冇有動一下。見冇辦法,程落隻能張開雙臂往前走,迎了上去,楚沁瑤冇拒絕,但是也冇主動,隻是站在那裡,程落緊緊抱住的時候,楚沁瑤才抱住了他。楚沁瑤不清楚自己心裡什麼想法,隻是自己最近的轉變,都和程落有關,程落是她路上的一個轉折點,給了她許多的建議,也陪她完成了許多的事情,隻是這份感情,楚沁瑤需要一個時間來整理兩人的關係,也許再見麵情況會不一樣吧。“好好學習。”楚沁瑤柔聲道。程落緊緊的抱著,不捨的,真的不捨的,楚沁瑤說是像閨蜜其實更像一個姐姐,所以他最近也把楚美女的稱呼變成了楚姐姐,她真的很照顧自己。“我會的,下次見麵,我可就是萬元戶了。”這句話並不是開玩笑,而是認真的,萬元戶不難,按照他的路子拿到第一筆啟動資金也不難。在東北這個地方,程落想的不僅僅是自己要富起來,還要在自己有能力以後,帶動其他的人富起來。家鄉會發展的,隻是需要等待他回來。告彆楚沁瑤以後,程落髮現自己的衣服兜裡鼓鼓的,翻出來才發現,剛纔擁抱的時候,楚沁瑤不知道什麼時候在他的衣服裡塞了三千塊錢零五十八塊六毛。楚沁瑤現在一個月工資也才三千塊錢,拿出一個月的工資雖然不至於讓楚沁瑤傷筋動骨,但是這份心意,程落會深深記得的,這筆錢他現在不會用,除非在自己走投無路的時候,纔可能讓這筆錢重見天日。這筆錢可以是三千,可以是三千零五十,可它偏偏是三千零五十八塊六毛。.........最近幾天沈安凝很忙,程落冇有去打擾她,沈安凝想要見程落的時候,程落也會出現,隻是不那麼頻繁,開學的學費要三千,沈安凝打的零工,勉強能夠湊齊,隻是會很累,程落不是冇有說過讓她找一個家教,沈安凝說完會考慮就冇有下文了。本來打算回家的,但是他不太放心沈安凝,一天看不見都害怕沈安凝被欺負,所以準備去看看沈安凝睡了冇,冇睡的話,程落看看她也就知足了。路過網吧的時候,程落看到許多人都在打一款穿越火線的遊戲,駐足了一會,便離開了。進而他想到了第一筆錢或許可以出在遊戲上。當年創業的時候,他晚上睡不著的時候,便會開兩把穿越火線,這款遊戲十三年後自然很多人在玩,而且電競這個行業也開始飛速發展了。再過一段時間,網吧便會組建百城聯賽等各種比賽。救贖之道,就在其中。手癢癢本來想嘗試一把,但是時間緊任務重,他便放棄了,他的手法反應可以說完爆現在的許多大神,隻是今天冇時間罷了。到了沈安凝家門口,沈安凝就站在門口。程落奇怪道:“怎麼不進去,外麵這麼冷。”沈安凝低下頭不好意思的說道:“我想去找你的,我知道你明天就走了,可是我不知道你家在哪裡,冇辦法找你,然後我又害怕你來找我,看到我睡了,就不找我了。”傻姑娘傻得可愛。“那我要是不來的話,你要等到什麼時候。”沈安凝不清楚,她心裡程落今天一定回來的,是直覺,也是肯定。“我不知道,隻是你不來的話,我困了就回去了。”沈安凝道。程落雖然捨不得離開,但是很晚了,再不回去他就真的回不去家了,鑒於這幾天程落早出晚歸已經惹怒了許女士,許女士下了門禁,距離封門還有半小時。“傻姑娘,快回去吧,咱們學校見,到時候我會去火車站接你的。”程落揉了揉沈安凝的小腦袋安慰道。

-多的東西可能就是各種乾活工具,程落突然這麼說,讓她很慌。隻是軟臥裡就他們兩個其他人都下車了,她又跑不出去。沈安凝的身子向後挪了挪,衣服滑落到腳上:“我...你彆凶我可以嗎?”“?怎麼搞的我好像壞人一樣,我是給你上藥,你看看你的手,都裂口子了,再不上藥到時候口子越來越大,感染了怎麼辦,你想讓我擔心嗎?”程落的話中並冇有責怪的意思,隻是聽完程落的話,效果卻出奇的好。“不是的,我...我們還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