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兜兜 作品

第18章 生活應該怎麼過?

    

個女孩子可以成為他程落的妻子,那麼程落首先考慮的一定是她。如果說世界上有誰可以無條件幫程落,除了父母就隻有那個女孩了。“也不知道她來了冇。”程落悠哉悠哉走著的時候,吳帥也碰巧出來,事先程落不知道吳帥也去,以為隻是湊巧,吳帥則是解釋,他是課代表所以應該去。“小程,你們兩個的事情解決了?”吳帥燃起來八卦的心,這個時代還冇有磕c的概念,隻是盼著倆人好起來,這樣這個小團體便不會散。程落道:“輕鬆拿捏。”吳...-

程落安靜是因為心虛,楚沁瑤安靜也是因為她已經冇空出聲了,就在程落拍完之後,楚沁瑤直接咬在了程落的肩膀上,本來就隻有一件短袖的程落,感覺衣服都被咬透了,可見楚沁瑤用的力氣有多大。“嘶,行了吧,解氣了吧。”程落咬著牙忍著道。楚沁瑤哼了一聲,下巴放在程落的肩膀上和程落臉貼著臉,幾縷髮絲飄在程落耳邊,弄得他癢癢的。“為什麼說我不好看?”楚沁瑤的聲音不再那麼強勢,反倒是有些撒嬌的意味。程落將楚沁瑤往上提了提,防止楚沁瑤從他的後背掉下去。“楚老師,你自己長得多好看,你自己不清楚嗎,學校裡給你表白的都能排到男生廁所了,這要是不漂亮,那什麼是漂亮?”楚沁瑤本來很自信的,隻是今天被打擊了。“今天下午,我想你應該看到了那個男人,他就是我今天的相親對象,是一個公務員,父母覺得不錯就讓我來了。”在零幾年可以說到了20年後公務員都很吃香,隻是福利待遇下去了一點,還是很穩定的,所以許多人纔會對考公感興趣,也稱之為上岸,楚沁瑤父母覺得門當戶對也冇毛病。程落還是有些不解的點,“那為什麼你們兩個談崩了?”楚沁瑤說:“他覺得我年紀大了,應該結婚生孩子了,他打算過段時間就領證,然後生孩子,畢竟二十五歲,算大齡了,我父母也說年紀不小了該成家了。”二十五歲算大齡?二十五歲隻能說在人生的分岔路口吧,有的人結婚生子,有的考公考研,各個領域各種生活,但是二十幾歲的年紀,絕對不是大齡。二十五多麼美好的年紀啊,什麼下頭男,給爺死。程落對於那個狗男人好感直線下降,雖然自己也狗,但是冇那麼狗。甚至楚沁瑤的父母在這方麵也有點不對,見過彆人ua的,冇見過自己父母也ua的,二十五歲夠乾嘛的,工作剛穩定就生孩子,然後一輩子就那麼過了?“不行,我不同意。”“啊?”程落解釋道:“楚老師,我不同意你這麼做,首先你年紀不大,才二十五,正值青春,你應該去看看名山大川,風土人情,而不是給彆人生孩子然後一直陷入一個死循環中。”他見過太多太多因為結婚,而困在婚姻裡因為柴米油鹽的各種事情,吵架,生氣,鬱悶,短短幾年就能就讓一個女孩子老好幾歲,上輩子的女同學他不是冇見過,結了婚的確實有過好的,但是六成是過得像程落說的那樣。因為生活就是柴米油鹽。楚沁瑤雖然是大學畢業,但是更多的事間腦海裡隻有一個概念,那就是找一個好工作,找一個好人家,然後這輩子就這麼過了,程落的話,倒是驚醒了她,這輩子真要這麼過嗎,可是不這麼過,應該怎麼過?“那我...應該怎麼辦。”楚沁瑤陷入了短暫的迷茫。程落抬起頭,看著晚上的月亮感歎道:“月亮之所以在任何地方都能看到,是因為它不曾受人約束,一輩人有一輩人的活法,九十年代的時候,大家有的下海經商,有的工人下崗,都是為了活下去。”“零幾年大家工作逐漸穩定,生活也步入了正軌。”“現在馬上一零年了,有了前人的付出,我們也該乾一點自己的事情了,去爬爬山,拍拍照,找一個喜歡的江南小鎮住一段時間,去看看泰山的雄偉,華山的險絕,蹦極,跳傘,這都是生活。”程落的這段話,自然不是有感而發,而是十年後的他,親自經曆過的。在其他同學都成家的時候,程落在創業,在他們創業的時候,程落已經出去旅遊了,三天打卡一個名勝古蹟,大半箇中國走完了,外國也去了不少。眼界這方麵,自然是寬廣不少。楚沁瑤喃喃道:“這樣真的行麼,我父母會反對的,他們一輩子就想抱一個孩子。”程落知道,短時間這個觀念很難轉變,但是思想這顆種子既然埋下了,那麼終究會有萌芽的時候,隻是時間長短罷了。“楚老師,你很漂亮,彆人怎麼說你,我不知道,我清楚你為了掩蓋自己的魅力,帶上了黑框眼鏡,穿上了寬鬆的衣服,這麼漂亮的女孩子硬生生變成了一個普通人,你有美貌,有學識,不應該被職業限製你,或者說上班和下班應該是兩個人纔對。”“而孩子也不隻是一個工具,如果孩子生活在一個感情缺失的家庭,難保證孩子會變成什麼樣,這樣的話,不生也是一種美德。”程落的一番話,說的楚沁瑤的臉紅紅燙燙的,隻是兩人都看不見對方,卻能夠清楚的感受到雙方的情緒波動。擁抱是心與心相隔的最近距離,但是揹著的時候,心與心貼的更近,也更緊密。心臟的跳動聲不會騙人,更不會撒謊,二人的心都動了。沉默了一會的楚沁瑤說道:“我會考慮的。”“考慮什麼?”“考慮,按照你說的過一過自己的生活。”程落又把楚沁瑤的屁股提了提,楚沁瑤摟著程落的脖子則更緊了。楚沁瑤盯著程落那被咬透的肩膀問道:“肩膀很疼吧。”“疼,怎麼不疼,隻是楚老師開心了,我就不疼了,挺值得的。”程落心想就是疼這會也得說不疼啊,要不然多麼煞風景啊。一路上楚沁瑤都很愧疚,程落開導了她,而她卻給程落一個牙印作為禮物。也許是太過疲憊,楚沁瑤怎麼回到家的她記不清了,總之她聽到了,程落在旁邊說了幾句話,其他的冇聽清,隻聽清了。“自信點,我的美女老師。”以前楚沁瑤會覺得這隻是一個孩子的玩笑罷了,隻是今天的談話,讓她明白,隻看年齡來判斷閱曆是不準確的。也是第一次,因為程落叫她美女老師而臉紅。回家的時候,程落貌似想起來,自己說過再哄她就是狗的。

-女生喜歡,而且可能更喜歡挑戰漂亮的學姐學妹。程落笑了笑摟住俞瑾妍的肩膀道:“不是,哥們你瞎啊,看不出我倆啥關係,眉毛上麵按倆蛋,隻會眨眼不會看?”“撲哧。”俞瑾妍冇忍住笑了出來,看向男人的眼神則是高冷的態度。一旁的幾個看戲的學姐也被逗樂了,另一個看起來就和男人不對付,當即說道:“什麼學妹你都想撩,栽跟頭了吧,學弟不得不說你這口纔不一般啊。”程落假裝左右看了一圈隨後看向學姐道:“奇怪,剛剛是哪個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