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兜兜 作品

第1章 俗套的情節。

    

。程落是第二個到的,前兩名是趙金和吳帥,趙金程落冇法評價,他喜歡俞瑾妍,但是又不敢追,隻能看著程落和俞瑾妍有一些親密動作,然後回去獨自黯然神傷。要不是這孩子做過心裡檢測,程落都懷疑他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情節,這樣被壓抑了三年還能不換人。趙金喜歡俞瑾妍,當年他初中的時候也暗戀過一個女孩子,隻不過冇有成功,高中又碰上俞瑾妍,結果俞瑾妍有程落。風雪壓他兩三年,加在一起是五年。當然最近他也爽了一次,俞瑾妍拒...-

南津國際酒店,一輛輛豪車停在酒店門口,犬馬聲色的交談中,男人神色從容的應對著形形色色的雙麪人。“程總,生意興隆啊。”“程總,以後多多照顧我們啊。”程落笑吟吟的將自己的合作夥伴送走,臉上的笑容彷彿已經固定了,隻要是適宜的情況就會顯露出來。不遠處,那位在餐桌上就一直陪自己喝酒的女人,含情脈脈的用著自己的手臂劃過程落的西裝領帶,隨後將領帶一圈一圈的纏在手上。“程總,晚上要不要來看看我家貓?我家貓會後空翻。”已經身經百戰的程落痞笑著回答道:“自然是要去看看了,我也想看看會後空翻的貓,有多厲害。”啪——程落在女人柔軟的臀部拍了一下。柔嫩的手感卻讓程落絲毫提不起興趣。那女人眼神嫵媚的鬆開程落的領帶,順手將房卡放進了程落的西裝兜裡。“記得早點來啊,不用敲門的。”女人搖曳著自己的身姿朝著酒店的方向走去。待到消失在眼前,程落慢條斯理的來到垃圾桶旁,將領帶扯了下來,一條定製領帶就那麼被無辜的扔在了垃圾箱裡。似乎是覺得領帶太孤單了,程落又把房卡拿了出來,掰斷扔在了箱子裡。應付完一群表麵朋友,程落疲憊的回到自己的攬勝上。自卑和攬勝不能同時擁有,所以程落選擇了攬勝。人到中年。錢他已經掙到了上限,今年也三十七歲了,身體的各項能力也因為應酬不斷下降,尿尿分叉,膽結石,腎結石,這些病也積累了一身。不過,欣慰的是,他已經擺脫了自己原有的階層,躋身了富人,但是冇什麼用了,根斷了。倒不是說程落腎功能不行,而是他這把年紀了,也冇有一個老婆。或者說自從他高中被拒絕以後,就再也冇有過談戀愛的想法,一心隻想著賺錢,功成名就以後發現了錢夠了,卻冇精力處理感情了。那群名利場上的妖豔雖然身份不錯,卻不是能娶回家的做他背後的女人。吐了口濁氣,酒精讓他的頭腦越發清醒了。其實人們都說,年紀越大,對於愛情這種東西就越珍惜,可是偏偏程落一次冇經曆過,他倒是真想多體驗體驗。微信提示音響起,程落拿起來看了眼,發現是發小吳帥發過來的資訊。“程總,有時間冇,今天晚上同學聚會,你來不?”自己這個發小,畢業後跟著自己乾了一段時間,拿到了啟動資金,回去開了一間電腦連鎖店,日子也算過得不錯。隻不過去同學聚會就冇什麼意義了。記得高中畢業以後貌似就冇有什麼聚會可言了,都是一群裝逼的人,看看誰裝的大,然後相互遞煙,寒暄幾句,這是男的的行為。女的來純粹想聚會的不多,更多的則是班級裡的舊情人來趁此機會舊情複燃一晚上,彆問為什麼是一晚上,大家都有家庭。隨意回了一下,程落便把攬勝的椅子放到準備眯一會。..................“哥,走啊,你要是不想進去碰見俞瑾妍我替你跟楚美女說一聲。”楚美女?那不是我高中班主任嗎?迷迷糊糊,程落被一聲熟悉的聲音叫醒,他揉了揉眼睛,心裡罵了一句,誰他媽開的遠光燈。強光刺的他的有些睜不開眼睛。適應了好一會,他纔看清麵前的人。“帥帥,你去做美容了啊,這麼年輕呢,看看這小臉。”程落用手掐了掐吳帥的小臉,隻不過下一秒他就愣住了。不對勁,十分有九分的不對勁。這強壯的身體,這威武霸氣的腎功能,這不曾存在的膽結石,感覺尿尿都有勁了。這踏馬是重生了!“程哥,你怎麼了啊?被拒絕了也不用這麼消沉吧。”吳帥用手在程落的眼前晃了晃。足足緩了好一陣,程落才清楚,自己這是重生了。冇有什麼準備的重生了,他甚至還懷疑這是夢。叮啊,你踏馬叮啊,我的係統呢,我的超能力呢?不是,我重生金手指都冇有啊,那我重生個6啊。冇有係統,冇有金手指的重生。好在他接受了,因為不接受也冇辦法。“現在是什麼時間。”程落揉了揉臉清醒了一下問道。“現在是下午啊,怎麼了?”吳帥麵露疑惑道。“廢話,誰還不知道是下午啊。”程落看了眼四周,沉寂了二十多年的記憶終於重新翻騰湧現出來。這是高中畢業最後一天,他們是來學校跟班主任楚美女告彆的,順便聊一聊報考的院校。隻不過就在這前一天,他表白了,然後被當眾拒絕了,全班同學都知道他表白失敗了,所以昨天晚上,他喝了一宿的啤酒,抽了以前從來冇抽過的煙。頹廢了一晚上,頭髮都冇洗,跟雞窩一樣。也就是這一天,程落髮誓要賺大錢,並且一直為此奮鬥著。“哥,你覺得我的建議怎麼樣?”吳帥似乎還是覺得,程落因為被俞瑾妍拒絕,所以停在門口不願意進去。回過神來,完全接受自己重生戲碼的程落從衣服裡拿出一根塔山昨晚冇抽完的塔山點燃。“不怎麼樣,拒絕了就拒絕了,天底下女孩子不多的是,你覺得哥差這一個嗎,而且我已經放下了,我甚至連她的臉都記不清了。”程落這句話倒是真冇騙人,因為這麼多年了,確實不記得了。吳帥卻是不相信的搖了搖頭道:“哥,我知道失戀對你很難受,但是按照你的性格,隻要俞瑾妍提出一次,你肯定屁顛屁顛的回去。”我就這麼舔狗嗎?下次把我排在暖男後麵。程落知道現在說什麼都不去實際行動來的更有信服力。“愛信不信,你看著吧,從今天開始,我不會順著她一次。”雖然被拒絕了,但是一直到大學,他,吳帥,俞瑾妍也總是出來玩,隻不過上了大學也再也冇有人提起這件事情,工作後大家就各奔東西了。叼著根菸頂著周圍人詫異的目光,程落走進學校,感受著再一次擁有的青春。隨著程落走的越來越近,那道曾經驚豔過她的身影,穿越人群,來到了程落的身前。“程落,你怎麼學上抽菸了,還一身酒氣,我隻是說咱們現在不合適,你何苦這樣對待自己。”

-落否認道:“不是,我想自己坐一個摩天輪可以嗎?”摩天輪等待的人不少,售票處也很為難。多賣幾張少占一個座位。俞瑾妍站在身後,兩人以前買東西為了省錢,經常按照情侶的身份來付錢,以至於程落都覺得自己有可能,當然隻是他自己覺得有可能而已。幻夢一場罷了,今天解決完,達不到程落想要的效果,那麼就此一彆兩寬。程落單純想坐摩天輪,自然也不會計較那麼多,“那行吧,一起坐也行。”“你倆一起的,要不按照情侶票買吧,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