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苿 作品

第一回 東山有巫 越王有情(1)

    

。與南召風家,皇境伏白家,天子玉室,併爲大昱朝最古老的四大王族。大昱立朝三百年,蔚族傳承逾三百年,其源遠流長甚者遠勝天家玉室。可就是這樣一個百年王族,今夕熄矣!蔚胄轉頭看向四周所剩無幾的殘兵敗卒,一個個血汙滿麵,殘肢斷骨。他們中許多人都是初入戰場,哪裡又經過這等鏖戰,慘烈之狀幾使其木然!至此,再想青鳶那句“死生之地,切莫以私念誤我將士”,又是何等痛心,何等悔恨!蔚胄不禁淒然苦笑,恨自己又何嘗不是剛...-

故事要從東越王決意迎娶一位巫族女子說起。

東越王,姓蔚,名朔,字元初。東越國第十七位王。

大昱皇朝,太勳六年,越境大瑤山有匪寇作亂,攻城掠地,荼毒百姓。

東越王蔚朔奉天子之命伐之。

可憐兵敗,三千王軍被困白猿穀。

時值寒冬,暴雪不休,白茫茫的山穀已橫臥無數血骨!

越王也早已戰到力竭,埋身雪中,深知大限將至。

身邊將臣所剩寥寥,能舉劍者惟餘宗親蔚胄,及大司衛鄭鳴。

此二人亦心知肚明——此境此地,縱是神仙下凡,隻怕也再無迴天之力。

隨征的三千王軍多是蔚王族宗親子弟,越王初衷——

是想帶他們建功立業,以博天子封賞,為東越再添更多公侯將卿。

隻未承想,首次出征,一敗塗地!

今夜之後,蔚室宗親子弟怕是要儘亡於此,蔚室終矣。

越王躺地怔望,漫天飛雪宛如铩羽跌落,天地蒼茫,泯滅所有生機。

越王試圖撐劍起身,奈何半截殘劍此刻也失了力道,支撐間冇入雪地,同樣如失魂落魄。

持劍瞭望的蔚胄與鄭鳴見狀急忙上前,各攙一邊,拖拽起一身血甲的越王,卻不知何言以對。

越王彌留之際,緊緊拉住蔚、鄭兩位近臣,悲涼中仍存十分堅定,留下三句話——

其一:“悔不該棄信青鳶之言!三千亡魂,皆孤王之罪!”

其二:“在孤之後,東越當舉青澄為王,爾等上下齊心,萬不可有逆!”

其三:“爾等當斬孤首級,與敵詐降,留得餘力以求他日再戰!”

蔚胄無話,緊握越王手臂,淒淒然老淚縱橫。

鄭鳴愧悔難當,拉著越王的手,哀哭不止,“臣願百死,隻求換我王康泰!臣願百死……”

-世供奉!蔚族不亡,上仙恩德永不敢忘!求上仙大德!求上仙垂憐!”蔚胄一番陳詞引得東越將士無不淒歎涕淚,想到東越蔚室三百年而今存亡懸於一線,或是說懸於眼前這位仙子的一念之間——救或不救,東越將是兩樣境地!女子佇立雪中,身披清冷月光,神容似冰雕玉琢,也幽幽泛著冷光。她許久未言,任憑蔚胄和東越將士的哀告迴盪山穀。誰也不知,在那無數個一呼一吸的時光流逝裡,她的心念曆經怎樣風雲。以至經年之後,她自己也無從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