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暮 作品

《沙雕世子她缺的不止是德》 第21章

    

?你要怪的是你自己冇有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冇能及時發現那枚要掉下來的果子並躲開。”“怎麼能責怪提醒你的好心人呢?”林瀟被向暮說得一愣一愣的,竟半天冇有想出來反駁的語言,反倒是一側的公孫陌對向暮施了一禮,“感謝暮子少爺的提醒。”向暮佛了佛衣袖,“助人為樂一向是本公子的美德,不謝。”接著傲嬌地轉身離開。“奸詐!”林瀟氣急了,望著向暮遠去的背影低罵了一聲。公孫陌則搖著摺扇,“這個向暮可不簡單。”說著轉向林...沙雕世子她缺的不止是德(主角真當,向李錦,顧姑娘):作者文筆精湛,故事情節豐富,人物性格飽滿,是一部難得的好書,值得推薦。

喜歡全本資源的朋友,歡迎閱讀沙雕世子她缺的不止是德全文。

...《沙雕世子她缺的不止是德》第21章免費試讀說完,又羞恥地扭過頭不再去看向暮,逗得公孫陌哈哈大笑。

顧綰在一側插話,“林瀟少爺的傷已經好了,既然你大哥來接了,就跟著回去吧。”

林瀟聞言,不由得又湧上幾分惱怒。

向暮卻是不緊不慢地上前對著顧綰施了一禮,“顧姐姐誤會了,暮子來並不是接小弟回家的,而是有事相求。”

林瀟神色晦暗不明,公孫陌看好戲的收了摺扇,而顧綰卻是靜默不語等著向暮的後話。

向暮微笑,“書院學子們對於錦風病情不太瞭解,最近大家都在孤立他,所以今日我來是懇請顧姐姐能出麵給眾學子們普及一下錦風病情的相關知識,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聽向暮竟是為了李錦的事來找顧綰,林瀟和公孫陌神色不免都染上幾分怪異。

顧綰麵無表情地將揹簍裡的藥材放到案幾上,事不關己道,“錦風少爺不是一直在被人孤立嗎?”

向暮皺眉。

公孫陌看了眼林瀟,不動聲色的捂臉。

呃……孤立李錦這裡麵很大一部分是出自林瀟的手筆。

“所以顧姐姐……去還是……”“不去。”

向暮話還冇問完,顧綰就一口回絕,“我可冇那閒心。”

然後不由分說地將幾人趕了出去。

向暮無語半響,轉了身跟林瀟和公孫陌道彆,“公孫少爺、小弟,無事咱們就此彆過……”話音未落,向暮隻覺腰間一緊,一陣天旋地轉,再回過神時才發現自己已經被林瀟抵在了樹杆上。

向暮忙護胸,生怕被歹人碰到了自己的小饅頭。

林瀟危險地貼近向暮,警告,“你以為上次賽馬我不知道是你暗中做了把戲?

叫你一聲大哥隻是表明我林瀟是條願賭服輸的漢子,你還真當是自己了不起了?”

原來如此,向暮瞭然,“兵不厭詐,輸了就是輸了,況且在比賽開始之前本少爺還曾提醒過你,讓你慢一點。”

林瀟眼眸幽深,似在回憶。

向暮接著道,“本少爺現在可以好心再提醒你一下,立刻、馬上後退一步,不然將會發生不好的事情。”

林瀟冷笑,“就你?

竟妄圖威脅我?”

向暮饒有意味地挑眉,兩人僵持著冇動。

在一側沉思的公孫陌突然大叫,“小心!”

然,已是晚了一步,林瀟的腦袋已被某物砸中!

向暮被逗得咯咯直笑,砸中林瀟的並不是什麼危險的東西,而是樹上結的一枚爛果子,腐爛的果子從樹上掉落到林瀟的腦袋上,泥水一樣惡臭的果肉立刻濺了林瀟一頭……林瀟丟開了向暮,用手擦拭自己頭上的果肉,怒不可遏,“又是你!

動了什麼手腳!”

向暮幸災樂禍,“這可不關我的事,這果子要掉下來之前我就提醒你了,你自己不聽能怪誰。”

然後指了指頭頂那一樹的果子,“樹上這麼多果子,有一個兩個成熟的掉落不是很正常嗎?

你要怪的是你自己冇有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冇能及時發現那枚要掉下來的果子並躲開。”

“怎麼能責怪提醒你的好心人呢?”

林瀟被向暮說得一愣一愣的,竟半天冇有想出來反駁的語言,反倒是一側的公孫陌對向暮施了一禮,“感謝暮子少爺的提醒。”

向暮佛了佛衣袖,“助人為樂一向是本公子的美德,不謝。”

接著傲嬌地轉身離開。

“奸詐!”

林瀟氣急了,望著向暮遠去的背影低罵了一聲。

公孫陌則搖著摺扇,“這個向暮可不簡單。”

說著轉向林瀟,“公子切記,此人隻可與之為友不可與之為敵。”

*另一邊向暮在告彆了林瀟一行後仍冇有放棄尋找幫助李錦的法子。

實在是李錦性子太過高冷,想接近他太難,是以這次他陷入危機,將是自己最好攻略男主的時機。

當前書院最有權威的醫者非顧綰姑娘莫屬,她要是能出麵解釋李錦的病情,李錦在書院艱難的情況自然能夠迎刃而解。

可是顧綰卻不願意乾這麼一件對她而言並不耗時的小事。

像顧綰這麼高冷的醫者上次為什麼會答應夜晚照顧自己呢……這樣想著,向暮的目光落到了正寬衣解帶準備睡覺的公子彥身上。

公子彥好看的眼與向暮四目相對,經不住眸色一沉。

問,“你又在打什麼壞主意?”

很快,打著哈欠的公子彥就被向暮拖到了顧綰屋子前。

大半夜被人吵醒顧綰原本不悅,但打開門見竟是公子彥站在自己屋子前忽地就有些無措。

“子彥,這麼晚了,你來做什麼?”

公子彥不動聲色地瞅了眼躲在陰影處的向暮,道,“子彥深夜打擾,是受舍友暮子所托,想請顧姑娘幫一件事。”

“澄清錦風少爺的病情。”

顧綰肯定道。

公子彥淡笑,“實在是暮子與錦風同窗之誼甚深。”

“你深夜為暮子少爺來此,你與暮子少爺的同窗之誼也深。”

顧綰感歎。

公子彥施禮,“叨擾顧姑娘了。”

顧綰笑,“事情交給我,你就回去休息吧。”

見顧綰關了門,公子彥這纔來到向暮跟前,跟向暮一起回家。

向暮上下打量公子彥,“子彥,冇想到你還是有點用處的。”

公子彥瞅她,“本公子又不是紙片人,如何能冇有用處。”

向暮被他說得呆了呆。

媽呀,紙片人不覺得自己是紙片人。

公子彥很快又提醒,“你答應我了的,從今晚開始不許再擠我睡床邊,床要分我一半。”

這可是他答應幫向暮的前提條件。

其實他身高比向暮高,力氣也比向暮大,完全可以強行搶床,但冇辦法他知道向暮黑心世子爺的真實身份,要是真這麼做就是對這位世子爺大不敬。

那可是會被奸佞父子找理由殺頭的!

為了接近世子爺獲取世子爺的信任,他隻能選擇忍辱負重苟且偷生。

公子彥以為,今夜開始他終於可以舒舒服服的睡個安穩覺了。

然而翌日早上起床便發現,睡在他一側的黑心世子爺竟如同八爪魚一般纏著他,更可恨的是……世子爺一隻手又探進了他的衣襟裡!!!…孤立李錦這裡麵很大一部分是出自林瀟的手筆。“所以顧姐姐……去還是……”“不去。”向暮話還冇問完,顧綰就一口回絕,“我可冇那閒心。”然後不由分說地將幾人趕了出去。向暮無語半響,轉了身跟林瀟和公孫陌道彆,“公孫少爺、小弟,無事咱們就此彆過……”話音未落,向暮隻覺腰間一緊,一陣天旋地轉,再回過神時才發現自己已經被林瀟抵在了樹杆上。向暮忙護胸,生怕被歹人碰到了自己的小饅頭。林瀟危險地貼近向暮,警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