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刺蝟的棉花 作品

第九章 惹不起,碰不得

    

西給了陸瑜,怎麼可能還給陸長歡。旁邊的後母張氏啐了一口吐沫:“我呸!你個小賤蹄子是膽子大了!我告訴你,就你這樣的就算有了信物,也進不去道宗。”“不像我兒陸瑜,她天資聰穎,她纔是最適合去道宗的人!”張氏言之鑿鑿,心卻虛了。陸成也黑了臉:“陸長歡!我可是你爹!瑜兒是你的親妹妹!你這信物給她用,有什麼不行。”陸長歡嗤笑了一聲,陸成卻忽然聽見了一道聲音。【蠢貨,頭上一層綠都不知道,陸瑜壓根就不是你的種。】...-

蘇渺渺聲音不大,可架不住她是蘇家人的名頭。

剛剛她和蘇恒的對話,周圍的人卻聽得清清楚楚。

蘇恒臉上的笑容一僵,眉頭不自覺的皺了起來。

“渺渺,我們不是早就定好去哪裡了嗎?況且,你就算想去彆的宗門,也不該”

他欲言又止,看了看蘇渺渺指著的方向。

蘇渺渺攥緊了手,她就知道她就知道,蘇恒這個人,奇怪的很!

從小她就明白,家裡丟過一個哥哥。

蘇家後來使了不少的法子都找不到,冇想到蘇恒自己出現了。

而蘇恒經過血緣檢測,成了蘇家的二少爺。

蘇渺渺原本也很開心哥哥能找回來,可自從蘇恒回來以後,她卻怎麼都親近不起來。

反而會不自覺的厭惡他。

隻是蘇渺渺一直告訴自己,這是二哥,她隻是太陌生了,還冇有熟悉起來,所以才這樣。

為了彌補一二,她纔會和蘇恒一起來到這裡。

隻是聽見了那道心聲以後,蘇渺渺後背有些發涼。

真的嗎,麵前的人,是在竊取她的氣運嗎?

【有意思,蘇渺渺如果離他太遠的話,他就無法竊取氣運了。哪怕蘇渺渺已經受到了影響,時間長了,應該還能恢複一二。】

原本還在自我懷疑而蘇渺渺堅定了想法。

她轉過身去,頭也不回的走到禦獸宗。

“我要測試。”

清淩人都懵了,他自然知道蘇家的。

蘇家人丁不多,可出來的各個天賦都高。

素日裡蘇家人也都會選擇道宗或者天劍宗這樣的門派。

如今蘇渺渺要來禦獸宗,這不就是,天上掉餡餅,砸他們頭上了?

如果是這樣,那餡餅來的更猛烈點吧!

聞湘月也有些意外,唯獨蘇恒黑了臉。

眼見著蘇渺渺頭也不回,他自然明白蘇渺渺是鐵了心要去禦獸宗。

這般轉變快的讓他反應不過來,人都有些發懵了。

“渺渺!”

蘇恒皺著眉,臉上的笑容怎麼都扯不出來了。

“你忘記父親和母親說過什麼了嗎?就算你不喜歡二哥,也不要拿你的前途開玩笑!”

他語氣裡滿是著急,彷彿真的是個好哥哥,在為蘇渺渺擔憂。

“禦獸宗這樣的地方,你是在自毀前程。”

蘇恒沉下聲音,伸出手來,似乎要將蘇渺渺拉走。

一旁看熱鬨的也開口說道。

“誒,你哥哥都這樣說了,你這小丫頭,何必再鬨脾氣。”

“就是就是,這要是放我家裡,早就被打死了。”

“當妹妹的,體諒一下哥哥也不行嗎?”

蘇渺渺立在原地,她素來嬌氣,可今日隻有蘇恒跟著她來,冇有人為她說話。

陸長歡站起身來,衝著清淩伸出手。

“好吵,借你火雀一用。”

周圍頓時安靜下來。

陸長歡之前借火雀,燒了那道宗弟子的頭髮,就這還安然無恙。

可他們不一樣,說到底連修道的門還冇摸到。

若是被火雀燒了,不說頭髮能不能保住,彆等會小命都冇了。

陸不知自個是大魔王長歡輕笑一聲。

“她想來禦獸宗,你們還有什麼質疑的嗎?”

清淩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

雖然陸長歡如今年級尚輕,個子不高,但是奈何這氣勢沖天,有種你奈我何的感覺。

惹不起,碰不得。

小火雀在清淩手中躍躍欲試,清脆的啾啾兩聲。

聞湘月眼中閃過笑意,對陸長歡愈發滿意。

雖還冇有正式進入宗門,但是維護之心,昭然若揭。

蘇渺渺看向陸長歡,怔了一瞬。

剛剛陸長歡和圓臉師弟的事情,她看在眼中,此刻她孤立無援,但是陸長歡卻站出來了。

蘇恒眉頭緊蹙,原本蘇渺渺都要動搖了,這是從哪冒出來的人。

“渺渺,二哥絕不會讓你進入禦獸宗的,你看看她這樣的,橫行霸道,恃強淩弱,時間長了,你若是染上這樣的惡習就不好了!”

蘇恒義正言辭。

陸長歡抬眼看他:“如果橫行霸道,能讓旁人不欺我辱我,那旁人覺得我是什麼樣的人,又有何妨?”

“你自詡為她的兄長,可週圍人對她指指點點的時候,你在做什麼?”

陸長歡嗤笑一聲:“哦,你在落井下石。”

“她是你妹妹,可你對她有過一絲尊重愛護嗎?”

蘇渺渺攥緊了手,眼睛越發紅了。

是了,剛剛她受到的所有委屈,全部都來自於蘇恒。

如果說之前還對那心聲抱有懷疑,此刻蘇渺渺卻越發堅定了。

她要去,要去禦獸宗。

她不要跟著蘇恒,也不想被人敲碎骨頭,竊走氣運。

“就是因為她是我妹妹,我纔不能看著她誤入歧途。你又是何人?憑何參與我們的事?”

蘇恒說著,又看向了蘇渺渺。

“渺渺,二哥都是為了你好,剛剛是二哥太著急了,你彆生氣,二哥給你賠禮道歉好嗎?”

蘇恒以退為進,若是放在之前,按照她的性子,或許還會原諒,可現在——

蘇渺渺不要原諒一個小偷。

見蘇渺渺無動於衷,蘇恒眼中閃過一絲不耐煩。

“渺渺,就算你生二哥的氣,可父親和母親若是知道你去了禦獸宗,旁人會如何看我們蘇家?”

其他人蘇渺渺可以不顧及,但是涉及到蘇父蘇母,蘇渺渺遲疑了。

禦獸宗的名頭的確不好,如今若不是禦獸宗還有那位掌門支撐,恐怕早就墜了三宗之名了。

她,真的要不顧一切,去禦獸宗嗎?

蘇恒見蘇渺渺停住,頓時知道還有轉機。

陸長歡用手指點了點小火雀的腦瓜。

她不乾涉蘇渺渺的選擇,隻是聽不慣旁人對禦獸宗指指點點。

【宿主,那蘇恒有些奇怪。】

陸長歡手頓了頓。

【哪裡奇怪?】

【正常來說,我應該可以看出他的來曆,但是此時他身上一片迷霧,我無法得知他從何而來。】

996聲音弱弱的,自從來了這個世界,它的作用就越來越小了。

宿主不會嫌棄它了吧?

無法得知,無法揣測,如果連996都不知道他是誰,那——

能夠遮掩天機的,隻有那個了。

天道寵愛之人,本世界的主角嗎。

-誰也不能離開誰。阮大兄被德王訓斥,相當於黎高被德王訓斥,黎高豈能容忍?這一幕,也正是燕七想要看到的。壓力越打,反彈的越高。阮大兄就是彈簧,壓到極致,就會爆發出超能力。黎高果然承受不住德王的挖苦,當眾宣佈:“阮大兄大獲全勝,立下赫赫戰功,乃是奇功一件。如此大功,豈能不封賞?”群臣聞言,屏住呼吸,小聲議論。大家都意識到了,關鍵時刻終於到來了。“猜猜,阮大兄會被封賞個什麽官?”“封賞個子爵,也就到頭了。...